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裂天空骑在线阅读 - 第781节-意难平

第781节-意难平

        一切都是为了妹妹,陈非这个当哥哥的真是用心良苦。

        双首白风鹤载着陈小妹抵达医院的抢救现场后,看到尸横遍野,不,躺得整整齐齐的伤员们,不仅仅是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整个人就像破布娃娃一样支离破碎,而且血流成河,令人作呕的腥臭气扑面而来。

        丫头直接崩溃了。

        呕……

        真是亲哥!

        -

        趁着军队顺利展开并推进一条条街区,彻底扫除隐患,稳定住市区的局势,完成了任务的十架侦察型无人机依次回归,连同机械巨龙在内,被收进了“空间烙印”。

        陈小二再次变得人畜无害,一脸纯良的跟着母亲拎着大包小包的蔬菜果肉徒步回家。

        满大街不止是坑坑洼洼的地面,水泥块、碎玻璃碴子和连根拔起的大树随处可见,更是横七竖八的布满了怪物尸骸,腥臭的血液在低洼处聚集成潭,城市公共交通暂时瘫痪,就连地铁线路也停止了运营。

        战斗结束的城区莫名多出了几分末日色彩,幸好威胁已经被清除,民心稍定,善后处理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走了约摸十几分钟,居住的小区近在眼前。

        一辆军用吉普车拦住了陈非和他的母亲。

        “b级异能者,陈非,战斗呼号‘菜鸟’,上车!”

        车上的人推开车门,向陈非招了招手。

        就在这时,陈非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来电号码显示是城市治安局快速反应中心。

        “陈非,kdk-1吸气式高超音速智能导弹的使用,需要你亲自出具书面报告,请跟接应的车辆走,车牌号码是……”

        巴拉巴拉,大概是告诉眼前这辆军车和这个通话是同一个目的。

        车牌号码对的上,陈非不再犹豫。

        “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没有对母亲太多解释,交待完这一句后便直接上了车。

        “小二,注意点安全啊!”

        母亲余晓艺目送着军车远去,

        仿佛听到了她的话,就见后座的车窗内伸出一只手,一路挥着,直到拐过街口,终于再也看不到。

        家中次子是异能者,而且等级不低,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你不站出来保护别人,别人也不会站出来保护你,所以有些事情在所难免。

        虽然担心不已,作为母亲却不会阻止。

        这辆军用吉普车似乎只是负责接人,车上的人在陈非上了车后,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全程保持着沉默,直至抵达目的地。

        相对靠近市中心的一座公园如今被军队临时征用,当军用吉普车驶入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一排排整齐的集成房屋占据了公园内的空地,来来往往的人员、标准运输集装箱和各种作战装备将公园的每一个角落都给填得满满当当。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第一时间运送到公园营地的物资足以支持一场小规模战争。

        与陈非同坐后排的军人第一个跳下了停稳的军用吉普车,回转身对他说道:“下车,跟我来!”

        跟着对方,陈非来到一座集成房屋前,门口一侧挂着标识牌,“快速反应中心第四处”。

        公园现在是军民两用,除了得到临时授权的邻近驻军,本地的治安局也派了相关部门进驻,所以在一路过来时,还能看到临时竖起的指示牌上会有“快速反应中心”的字样。

        “到了!进去吧!”

        领路的军人向陈非敬了一礼,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去。

        哈?真的是顺风车?

        陈非大致猜到了军用吉普车的主要任务,只是捎带着他把领到快速反应中心第四处的临时办公室前。

        他想了想,抬脚踏入一侧挂着那块标识牌的大门内。

        这座集成房屋的面积并不小,光占地至少就有两百多个平方,而且有三层,里面各种设施齐全,都是提前准备好的,通过空间系炼金储物法器释放,随放随用,十分方便。

        刚踏进门,入门处的接待台就有人站了起来,向陈非打着手势示意方向。

        “陈非,那边,3号接待室有人在等你。”

        手机和健康手环都拥有身份识别和定位的功能,再加上电子ar视觉辅助设备,直接省去了自我介绍的过程,让效率又提升了一大截。

        或许会涉及到隐私权,但这是公共权力,并非是私权滥用,毕竟个人自由不是无限制的,而是相对的。

        “谢谢!”

        陈非向对方点了点头,循着对方的手势指向,走向了一个用玻璃隔断的小单间,门口挂着牌子。

        3号接待室。

        房间里已经有人,似乎刚到没有多久,坐在桌旁的两人面前两个杯子正散发着热气,一杯咖啡一杯茶水,都满满当当。

        “坐!想喝点儿什么?我是快反中心第四处处长,钱大钧,这位是我的助理,卢尚,咱们就聊一聊,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看到陈非进来,坐在桌子另一侧c位的那人主动开口,同时指了指桌对面的一张椅子,没有任何寒暄,直接开门见山的进入了主题。

        这样也挺好,没有弯弯绕,就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和算计,陈非也挺喜欢这种简洁明了的沟通方式。

        他轻轻松松的拉开了椅子坐下。

        “白开水就行!”

        “那么……干脆利落的在城区上空发射‘杀龙弹’,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腾的一下子,治安局快速反应中心第四处处长钱大钧站了起来,双手按住桌面,充满了压迫感的俯视着陈非。

        接待室的角落里挂着正在运作的摄像头,对准了三人。

        画风大变让陈非吓了一跳,指了指对方的位置,小心翼翼地说道:“呃!您能不能坐下?”

        县官不如现管,对方算起来可以当作本地父母官来看。

        “请回答,陈非同志!!!”

        钱处长依旧气势十足的瞪着陈非。

        “凡事不决就‘杀龙弹’,这样的操作在军事承包商圈子里,应该很正常吧?”

        “杀龙弹”不可对人,不可用于企业战争,除此之外,一直都是针对变异体和失控凶性魔兽能够一锤定音的决战级武器,对方如果了解过陈非的职业履历,应该知道他所说的这个规则在军事承包商一行的确存在,并不是随口瞎编乱造。

        尽管“杀龙弹”价格昂贵但是与雇员们的人身安全相比,却又是必需的,甚至还会用“杀龙弹”开荒,boom!!!一家伙,碍事的地形没了,土地平整完毕,特么省大钱了!

        “这里是人口密集的城市,不是空勤基地所在的荒山野岭,这可是战术级武器啊,不是烟花爆竹啊,混蛋!!”

        钱处长终于再也按捺不住,用力拍打着桌面。

        陈非小手一抖,“杀龙弹”走你,虽然成功解决了黑色的旋涡云,可是“杀龙弹”这种战术级武器在人口密集城区投放使用所造成的影响却完完全全的落在了快速反应中心身上。

        陈非诧异了一下,说道:“快速反应中心不是同意了吗?”

        指挥能力者和魔兽们展开反击的正是快速反应中心,出了任何意外,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治安局的旗下单位,这锅你不背谁背。

        压力层层传递下来,直接面对陈非的第四处处长看到当事人陈非却一脸轻松无辜的模样,难免会因此失态。

        “正因为是我们同意了,难道你就不会犹豫一下吗?”

        快速反应中心第四处处长钱大钧依旧意难平,在他的身上,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城区连烟花爆竹都不给燃放,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连犹豫都不带一下,直接扔了一颗大炸逼,还敢自诩为手欠?!

        一枚“杀龙弹”落下来,他们所在的这座公园立刻就没了,只会留下一个裸露出各种纵横交错管线和泥土砾石的大坑。

        不论是快速反应中心,还是治安局,归根到底都是民事单位,敏感度相当高,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牵扯到民众的态度,不像军队那样杀伐果断。

        “犹豫一下,恐怕又会多死几个市民吧?”

        陈非的作风更加倾向于军队,简单粗暴,执行力爆表,毕竟他的家人就在本地,万一有哪头不开眼的怪物冲进父亲所在的小区,冲进母亲和妹妹所在的大超市呢?理所当然是先一口气的干你个凉!

        为了保护家人,陈非怎么可能会犹豫,这枚“杀龙弹”用也得用,不许用也得用。

        “社会舆论可不会跟你讲这个道理!”钱大钧的视线一转,落在了陈非左手,说道:“交出你的储物法器,暂时由我们保管!”同时给身旁的助理卢尚递了个眼色。

        然后陈非不痛不痒的挨了一针,左手腕上的那枚腕镯当场被扒了去。

        “从现在起,你的人身安全由快反中心负责,小卢会跟着你,保护你的安全,这里是经济区,还有军队,安全方面不用担心。”

        钱处长郑重其事的收起了陈非的腕镯,装进密封袋,然后用特制的盒子锁了起来,每一件空间系炼金储物法器都价值不菲,需要郑重对待。

        他接着说道:“你暂时留在这里,小卢会给你安排住处,不要有心理负担,暂时淡出公众视线也是为了你好,等过了这个风头,该是你的,仍旧是你的。”

        公共部门靠着民意考核kpi吃饭和拿奖金,但是在许多时候,民意都是非理性的,就怕有人明明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众伤亡会不断增加,却依旧会死死的咬住“杀龙弹”不放,反智主义从来就没有消停过,一不小心就会带起节奏,真是好日子过惯了给大米饭撑的。

        这才是让钱大钧感到最头痛的地方,不用多,来个千八百人投诉,黄泥巴落裤裆,哪怕不是屎也是屎了。

        到时候为了平息所谓的“众怒”,推个处长出来祭天,处长是谁,钱大钧喽!这位处长对陈非已经是十分客气了,陈小二拍拍屁股就走了,工资照拿,可是他自己的饭碗就没啦!

        “好吧!我能够理解!”

        陈非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注射异能抑制剂,并不像其他异能者那样敏感。

        偷偷试了一下,狗系统还在,倒是“空间烙印”失去了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