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言情 - 大国实业在线阅读 - 第四二九章 弄回来才好摆弄他

第四二九章 弄回来才好摆弄他

        陶光慧说:“你来了正好,早就该跟你结算了。你等等,我叫财务拿表格和钱上来。”

        陶光慧用对讲机跟财务讲了一声,就起身给李文军倒茶。

        李文军问:“最近销售怎么样。”

        陶光慧说:“啊,对了。昨天我们从市服装厂拉了一批衣服回来,里面有卫衣和风衣。都卖得很好。我都一样买了一件。那个风衣穿上很有范儿啊。我一穿上,瞬间就觉得自己洋气了好多。”

        李文军微笑:“再过半个月,等天气凉下来,就能穿了。”

        陶光慧点头:“最近上的博物架,书桌什么的销量也不错。上次你给我们设计的茶桌也很不错,茶具,我爸妈也很喜欢,问我们在哪里买的。”

        李文军说:“陶领导喜欢就好。”

        陶光慧叹息:“我总有一种感觉,你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不然怎么不管什么技术,理念都比现在要先进个十年以上呢。”

        李文军嘴角勾了勾:“慧姐过奖了。”

        正说着,财务进来了。

        李文军看了看表格,签了字,然后又收了一大叠钱。

        陶光慧等财务下去了,说:“你来,肯定不只是为了问问销量,拿个钱。”

        问销量可以打电话。拿钱什么的,李文军从来不着急,因为他压根就不缺钱,只是放在这里和放在那里的区别。

        李文军沉默了一下,才说:“是,光明有点不放心你。”

        陶光慧自然明白他说的什么事,往后一靠说:“这事,你别管。我心里有数。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那时候还不是最好时机吗?现在最好时机到了。”

        短短一句话,李文军却已经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她有计划,她不会白白受委屈。

        李文军点头:“行,知道了。”

        陶光慧:“到时候,如果需要你帮忙,你可要帮我。”

        李文军一扬:“那是自然,慧姐不用交代。”

        “那就行了。”陶光慧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寒光,“总归是要把他弄回我的地盘,才好摆弄他。不然山长水远的,那边我又不熟……”

        李文军微微挑眉:果然……呵呵,又好戏看了。

        他从来不管闲事,但是也不拒绝看热闹。

        看着背信弃义,得陇望蜀的小人倒霉,更是人生一大快事。

        ------

        李文军从办公室下来,车子停在原地,安然无恙。

        李文军用水壶倒在手心,喂黑条喝了几口水,说:“回去了。”

        黑条摇摇尾巴。

        李文军上车一路往矿区开,到了河边停下来,指着河,对黑条说:“这里不能带点点来。绝对不准点点下水,她要下去,就把她拖回来。”

        黑条摇尾巴表示听懂了。

        李文军又开了一阵,到了废矿坑边上,指着废矿坑:“这里也有水,还很深。也不能来。”

        然后他又指着山上不远处的矿井:“那边是井下,也不能进去。明白吗,但凡有水或者去地底下的地方,都不能让点点去。”

        黑条叫了一声“汪”。

        李文军嘴角抽了抽:“行,你明白就好,回家吃饭。”

        他把窗户全打开,微微凉风从田野和山里吹来,十分舒服。

        这会儿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拿着碗去食堂打饭或者回家吃饭的人很多。

        大家看见李文军开车路过都纷纷停下来看。

        这一看不打紧,所有人都看见了后座上那只眯眼享受微风的狗。

        有些人的眼红病又犯了。

        “特么的,我们还不如人家李文军的一条狗。人家的狗都有车坐。”

        “就是,李文军真是为富不仁,有钱了就瞎折腾。给我们矿区职工改善生活多好。”

        “说的是,食堂和澡堂子都该翻新了,他那么有钱,不就该拿钱出来翻新一下吗?”

        “对对对,特别是澡堂子,眼看天气要凉下来了。”

        也有些在电子厂兼职的人回嘴:“又开始做白日梦了。李文军都不是矿区职工了,凭什么别人要把自己赚的钱拿出来给你改善生活。”

        “呵呵,就是那狗能给李文军看门,你能干什么?”

        “想要钱,自己努力干活赚的,整天说风凉话,有个屁用。”

        “还不是没得到好处,心里不平衡了。”

        ------

        李文军在不妨碍别人的地方,停了车,从车里取了个饭盒,然后交代了车里的黑条一句,就去打饭了。

        那些眼红的人一看李文军停下来了,不敢再说话。

        平时李文军是很少打食堂的红烧肉,因为全是肥肉,皮上还有毛,今天却打了两份。

        刚才说风凉话的人低声议论:“你说他打两份肉干嘛?”

        “吃呗。人家有钱,喜欢吃,就多吃点了。听说这个月他交矿里的钱都五千了,你算算他赚了多少钱。”

        “啧啧,吃不死他。”

        “不对,我觉得他不是卖给自己吃的。”

        话音刚落,大家就看见上了车的李文军拈了一块红烧肉扔给在车里等他的狗了。

        那些人顿时又炸锅了:“看见没看见没,这就是浪费粮食,多少人没肉吃,他竟然把肉给狗吃!”

        “卧槽,老子一天都不舍得吃顿肉,他竟然喂狗吃肉,太气人了。”

        王小兰正好路过,一听,立刻翻白眼骂:“人家李文军,自己赚的钱,就算给狗带金项圈,镶钻石牙,那不也是花得他自己的钱,你管得着吗?”

        其他人越发来劲了:“呦吼,王小兰同志竟然帮李文军说话,还说跟他没关系。”

        还有人说:“我又没占他李文军便宜,行得正站得直,一身正气,看见不良行为,为什么不能说。”

        王小兰冷笑说:“你好意思说没占人家便宜?你们几个是井下工的家属,背着的是李文军赞助你们的包。睁大眼睛看看,上面还印着‘文军实业’四个字呢。真那么有骨气,就把包扔了啊。人家花自己的钱,买肉喂自己的狗,怎么就叫不良行为了。你那么看不惯,自己也养一条啊。”

        那些人一听气得脸通红,想要很有骨气地把包掼在地上,可是拿起来一想,听说这个包在百货商店要卖两块钱呢,又舍不得,只能悻悻走了,可是始终是不甘心又回头指桑骂槐。

        “狗仗人势。”

        “就是个狗东西。”

        王小兰也不生气,凉凉地说:“留点口德吧,说不定有一天,你们还要靠这狗东西和他的主人救命呢。”

        /81/81179/27023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