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言情 - 大国实业在线阅读 - 第八六一章 搅屎棍

第八六一章 搅屎棍

        李文军想了想问:“你认识文物局的人吗?”

        陶光明说:“不认识。”

        李文军说:“现在就去想办法认识。你们就说那块地有个元代的古墓。叫文物局去叫停这个项目。”

        陶光明说:“不可能啊,那一带的古墓,前朝已经平掉了。”

        李文军说:“这地下的事情,你能确定?”

        陶光明想了想,摇头:“不能。”

        李文军说:“所以啊,你说有,它就有。你花点钱,让附近的上了年纪聊天时多说说,一传十,十传百,不就有了吗?”

        陶光明将信将疑说:“这行吗?”

        李文军说:“呵呵,季青韬这人其实还算有点本事,就是多疑而且还贪,见不得别人好,所以他听见这些风言风语肯定会停下来观望。你们要是换地方,他也会来凑热闹。那家伙就是个搅屎棍。”

        陶光明问:“然后呢。”

        李文军笑:“然后你要陶家一定要摆出急于从这个项目里撤资抽身的姿态,我给你们另外指个地方,你们去做那块地的工作,要认真地做工作,不能让人看出任何问题来。”

        “妙啊。”陶光明一拍大腿,想了想,又皱眉,“要是他知道在诈他,不理我们怎么办。”

        李文军叹了一口气:“那就只能我们再去一趟了,差旅费,要陶家报销,我要住五星级宾馆,总统套房。”

        陶光明点头:“好好好,那就这么办。”

        -----

        菜农里流传着一个传言:挖土挖深一点的话,要小心,下面有古墓,万一挖到陪葬的宝贝,挖坏了就可惜了。

        然后就有人去问附近的老人家了。

        “这一块的坟,不是说早推平了吗?”

        老人家笑:“那地推平了,也没挖出来啊。该在那里的不还在那里吗?”

        然后越传越玄乎,最后文物局都知道了,叫停了项目,说要派人下来好好勘测一下。

        季青韬听说了,让人去打听陶家的动态,陶家先前铺下的人脉,这会儿都转了向,要去弄另外一块地。

        季青韬冷笑:欲擒故纵,给大爷玩这一手,你们还嫩了点。

        他只吩咐说:“该怎么做怎么做。”

        只是这边,他也叫人严密注意着李文军和陶光明的动态。

        现在李文军和陶光民把个矿区弄得像个铁桶一样,他想探听里面的风声都难。

        不过李文军如果要帮陶家,总归是要出来的。

        只要一出黄铁矿,他就知道了。

        他交代盯着黄铁矿大门的人,只要有小轿车出入,就告诉他。

        结果李文军和陶光明安分得不行。只有每天来河边运河里沙子卵石的车来来去去进进出出。

        对于这个情况,季青韬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毕竟李文军又拿到了一块地,听说谈得挺顺利的,所以他肯定是要开始修新厂房了。

        ------

        这天负责盯梢的人打电话来说:“今天有一辆卡车运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出来,去了县城。可能是要运到汽修厂去修,所以回来的时候,卡车是空的,装了一车河沙回去。”

        季青韬一听,紧张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那人怯怯地说:“早上,天刚亮的时候。”

        季青韬开始骂骂咧咧了:“蠢货,他们哪里是运车子去修,明明是障眼法,把车运到远处就放下来,然后李文军和陶光明开走了。”

        那人说:“没看到李文军和陶光明。不然我早报告给您了。”

        季青韬气得摔电话:“他们两不会坐班车出来吗?”

        季青韬挂了电话,立刻给京城打电话,叫那边一看到李文军和陶光明出现,就赶紧报告。

        后来想了一下,又觉得不稳妥。

        李文军这个混蛋,从来都是预先准备好才出击,这会儿他去京城,肯定是陶家已经要换地方,他去帮忙敲定位置。

        那元代大墓的事情就是真的了。毕竟之前醴县那个古窑的事情,李文军就准确的预言了。

        这边合伙人催着他出钱,季青韬觉得自己要是真投钱,又被文物挖掘这边卡住了,会亏得老本都不剩。

        他想了想,决定亲自去京城一趟。

        说起来,这还是他改名换姓之后第一次出来公开露面。

        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季青韬了,他是杀人不眨眼,黑白两道通吃的“水货王”李强!

        想想那些人看见他之后脸上的表情,他就好兴奋呢。

        出发,出发,一定要搅它个天翻地覆。

        -----

        季青韬坐最近的一趟飞机去了京城。

        他在盯着李文军,殊不知,陶光明也叫人盯着他。

        所以他从机场一出来,陶光明就知道了。

        李文军听陶光明过来跟说这件事之后,笑了笑说:“就怕他不来,不来就是没上钩。既然来了,就好办了。”

        陶光明伸了个懒腰:“因为担心蔬菜批发市场这事,好几天都睡不安稳。听你这么说了,我觉得今晚上终于能睡好了。”

        李文军摆手:“赶紧回去睡吧,我累死了。要洗澡睡觉了。”

        陶光明:“我真觉得你没有必要一人住一个套间。”

        想想就气人,虽然是他们请李文军过来,可是李文军也不用一人住一个套房这么奢侈吧。所以他想着能在李文军这里住着,把他那间标间退了才好。

        反正这里外面还有沙发。

        李文军说:“滚滚滚,现在又不是什么紧急情况,我干嘛要跟你睡。你打呼噜带节奏分上下场,还磨牙,吵死人。”

        陶光明眯眼:“你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体缺陷,不能让我看见。老话说得好,太完美的人本身就是缺陷。你肯定有什么内在缺陷,因为你外在表现太完美了。”

        聪明至极又冷静过人。爱老婆不乱搞女人,不抽烟喝酒又会赚钱,孝顺父母对兄弟又有义气,儿女双全还喜欢孩子。

        他么的,这种人,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老天都会嫉妒。

        李文军肯定有身体缺陷,见不得人,所以不肯跟他共居一室。

        陶光明暗暗点头。

        99mk.infowap.99mk.info

        /93/93962/31768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