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言情 - 大国实业在线阅读 - 第九五七章 自愿炮灰

第九五七章 自愿炮灰

        曹雪莉支着下巴说:“李文军先生真是神机妙算,太谷已经在筹划成立航空公司了。”

        杨守拙下意识就看了一眼李文军。虽然是李文军早就告诉他的事情,他还是有点惊讶。

        这么快……

        李文军面上毫无波澜。

        曹雪莉又说:“我可以做你们在太古的内应。等你们成功并购嘉华之后,要给我航空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

        杨守拙嗤笑了一声:“啧啧,胃口不小。况且我们给你航工公司股份,不等于是告诉全世界,你是内应吗?”

        曹雪莉似笑非笑看向他:“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李文军被我迷住了,心甘情愿陷入嘉华的圈套,然后又为了讨我欢心给我航空公司的股份。”

        杨守拙冷笑:“你当太古的高层是傻子吗,会反复用一个已经暴露了的棋子?”

        “因为斯维尔做贼心虚,压根就没敢跟任何人说非礼我被捉住才被迫卖出颐和煤气子公司的股份的事情,而且太古的股份也不是从他手上流出去的。再说李文军先生收购颐和煤气股份的价格很公道,跟正常的商业行为没有区别。所以他压根没意识到我的身份泄露了,以为李文军选我只是因为信任我。”曹雪莉抿嘴笑,望向李文军,“我当时要求离开‘唐氏影业’的理由是李文军要我为他在太谷探听消息。斯维尔想继续利用我,才让我进了太谷。”

        杨守拙微微抿嘴。

        这女人真聪明,两面都吃。

        这个法子听着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不过这样一来,李文军就真的说不清楚他跟曹雪莉的关系了。

        李文军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知道了,曹雪莉小姐请回吧。”

        曹雪莉也不纠缠,站起来对他们两个妩媚一笑:“两位快点给我回信哦。其实想要嘉华的,不止你们呢。”

        等曹雪莉走了,杨守拙问李文军:“你怎么想?”

        李文军往后一靠:“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一晚上说了这么多,只有最后那句话有点用。回去后,要好好查一下还有谁想要嘉华。代价太大就换目标。”

        杨守拙暗暗诧异:这小子的目标竟然真的是嘉华。

        那他还真的要把嘉华好好查一下了。

        杨守拙朝门抬了抬下巴:“你打算怎么回复这女人。”

        李文军笑:“不回复,拖着。你先查了嘉华再说。”

        可是有人比他着急,斯维尔第二天就打电话来了:“李文军先生啊。我们打算成立航空公司了,到时候你过来入股,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手里的我的赌场欠条和录像什么的,能不能还给我了。”

        李文军回答:“斯维尔先生不用紧张,到时候我拿到了航空公司的股票自然会把东西还给你。”

        呵呵,这个奸猾的老东西。他哪里是来要欠条的,分明是来试探,看我有没有上当的。

        斯维尔又说:“好,不过李先生,我不得不先跟你说一下,百分之五十的航空公司股份不太可能,太谷要对航空公司有绝对的掌控权,不然就没有必要成立这个航空公司了。”

        李文军:“斯维尔先生放心,我不会杀鸡取蛋。太谷能把航空公司运营下去,我才有钱赚。不过太少了,就没意思了。”

        斯维尔忙回答:“好好好,李文军先生准备好资金,等我消息。”

        李文军挂了电话,指着电话对一旁的杨守拙和唐兆年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这么着急要稳住我,是怕我又想别的法子阴他么。”

        杨守拙咂嘴:“你看看你多可怕,把堂堂四大洋行的老板吓成这样。”

        李文军嘴角抽了抽,对唐兆年说:“老唐,这边就劳烦你盯着点。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给我电话。”

        唐兆年踌躇满志地一撸头发:“啧,小case,港城,那就是我的天下。”

        ------

        从港城回来,李文军和陶光明就接到了车辆工业总公司正式成立的通知,并接受委托为厂区设计承建生活区。

        李文军召集这两年跟着他画了不少建筑图的年轻人开了个会,正式成立了设计公司,为房地产公司直属管理。

        然后李文军做出规划和建筑草图,再由设计院细化。

        谭打雷那边的教学楼已经在收尾了,又马不停蹄带人赶往株市,开始“三通一平”建住宅小区。

        不仅如此,车辆厂还把内燃机的研究委托给李文军。

        大笔国家资金投入,意味着李文军再不是个人企业的单打独斗,而是有了官方盖章,国家支持。

        李文军豪气地委托唐兆年帮他从国外买了几台先进的仪器回来,把之前赚的外汇付出去,顺理成章把国家的科研经费收起来,汇款手续费都省了。

        这会儿大家才反应过来,李文军这么支持车辆厂的建设不是纯粹做奉献,是早就打好了小算盘啊。

        那边杨守拙给李文军打电话感叹:“呵呵,你绝对想不到是谁想要嘉华。”

        李文军:“嗯?谁?”

        杨守拙:“当时想把车辆总公司修在北方的那群人。”

        杨守拙说得很隐晦,李文军却听懂了。

        他说的自然不是当时被推出来跟李文军谈判的陶家了,而是除了杨守拙以外在屋里听的那些人。

        李文军笑出了声: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正愁找不到人试试水,也好拖住对手。

        杨守拙在那边直皱眉:“你是气疯了吗。”

        李文军说:“没事,让他们上。不让他们试一下,他们以为这事挺容易做。”

        也怪不得他们会这么想。毕竟在旁观人眼里看来,李文军收购四大洋行的行动太快太简单了。简直就是一本万利,毫无波澜。

        杨守拙沉默了。

        李文军又说:“万一成了,那不也是内地资本入场吗,跟我们要的最后结果一样。再说,我这会儿正好忙着做第一批装甲车和修建车辆厂这两件大事,让他们先折腾吧。”

        有句话他不好直接说,那就是:“我就赌他们干不成!!”

        再说,有人愿意当炮灰,他干嘛要阻止。

        /93/93962/32215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