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竞技 - 综合影视大玩家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酒后...

第七十章 酒后...

        “你别...管我们。”

        任梅梅用力挣脱王羽的怀抱,继续伸手去抓桌上的酒瓶,“江莱妹妹...咱们继续喝。”

        “好,继续喝!”江莱附和着任梅梅的同时,伸手掐了王羽大腿一把,给他抛了个mei眼。

        “额...”王羽惊讶过后,悄悄贴到江莱的耳边,小声问道:“你,没喝醉?”

        江莱放下酒杯,趁任梅梅继续倒酒的间隙,偷偷递给王羽一板药片。

        王羽好奇的接过一看,好家伙,竟然是醒酒药!

        喝酒先喝醒酒药,江莱这浓...娥眉凤眼的女人,到底在憋什么坏。

        “梅梅姐,咱们这样喝酒有点没意思啊,要不玩点小游戏吧。”江莱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好啊!你说玩什么游戏。”任梅梅晃了晃脑袋,此时她的酒意上头,已经失去了清醒的判断。

        江莱就是清楚任梅梅已经喝多,这才开口提出要玩游戏。

        “这个游戏,叫做‘我能你不能’。”

        江莱眨了眨眼,继续说道:“我们轮流模仿对方做一件事情,做不到的人要喝一杯酒。”

        “好!这个游戏有意思!”任梅梅拍了拍手,兴致高昂。

        “我先来。”江莱含下一小口酒,侧身搂住王羽,仰头覆了上去。

        “唔~咕噜~”王羽睁大双眼,喉结上下滚动。

        “梅梅姐,该你了。”江莱擦了擦弄花的口红,得意的看向任梅梅。

        上次在电话里,她可是受到了无尽羞辱,今天她定要让任梅梅也尝尝这滋味。

        这个小游戏,只是她今晚报复的第一步!

        “我来就我来!”任梅梅半睁着醉眼,摇晃着站起身来,仰头灌下了半杯酒。

        “又来!唔~”

        绵密的酒液顺着王羽嘴角,缓缓流淌下来。

        “江莱妹妹,怎么样!”任梅梅酡红着脸,一只脚霸气的踩在沙发上。

        “梅梅姐果然厉害!”江莱比了个大拇指,“不过,我还有更高难度的动作,不知道梅梅姐,还敢不敢跟!”

        “随便你怎么做,我要是怕了,我就不姓任!”任梅梅高高扬起脖颈,一副老娘什么都不惧的样子。

        “好!”

        ......

        任梅梅果真豪杰!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完美复刻了江莱的动作。

        当然,仅凭酒精,任梅梅绝做不到如此程度。

        ............

        “头好疼...”

        任梅梅扶着头,颤颤峞峞的撑起身体。

        随着大脑重新占领高地,昨晚发生的一切,瞬间浮现在任梅梅的脑海里。

        喝酒,游戏,屈蓐的喝酒游戏...

        任梅梅满脸绯红,心中羞怒的同时,也暗暗讶异自己昨晚的举动。

        她以前也不是没有喝醉过,对于自己的酒品还是很有自信的,从来不会在酒醉后做出出格的事情。

        一定是江莱!

        任梅梅猛的看向还在熟睡的江莱,难怪她昨晚会邀请自己喝酒,还那么热情的一口一個梅梅姐。

        一定是江莱给她的酒里加了料,否则这么不知廉耳止的游戏,在正常情况下,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任梅梅越想,越坚定了这个想法!

        人总是这样,与其苛责自己,不如责怪别人,毕竟宽以待己、严以待人,才是人性!

        啪!

        任梅梅实在没忍住,一巴掌拍在王羽露在被子外面的大腿上。

        “嗷!”

        王羽猛的一下坐起身来,捂着大腿,茫然的看向任梅梅,“梅梅姐,你为什么打我。”

        看到王羽一脸无辜的表情,任梅梅瞬间火大!

        “打你?我还要杀了你呢!”任梅梅一下扑到王羽的身上,双手死死掐住他的脖颈。

        “咳...咳...”王羽瞬间明了,任梅梅应该是想起昨晚的事了。

        王羽并不急着挣脱,毕竟昨晚任梅梅的确是受委屈了,让她抒发一下情绪也好。

        “王八蛋,老娘辛辛苦苦的帮你谈判,你竟然还帮着别人欺负我!”任梅梅一脸‘狰狞’,脸上怒气升腾。

        想起自己昨晚的遭遇,不仅无力反抗、无法挣脱,还被江莱欺负到了头上!

        而王羽不仅没有维护她,反而充当了江莱的帮凶!

        “梅梅...姐,我错了,我不该...助纣为虐。”王羽哽着嗓子,一副后悔惭愧的模样。

        脸上后悔,并不代表心里也后悔,昨晚的场面,任哪个男人也不会后悔有此一遭。

        “哼!”任梅梅冷哼一声,她才不相信王羽的鬼话,虽然不至于真的掐死他,却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嗯~舒服~”

        正在此时,江莱伸了个懒腰,睁开了朦胧睡眼。

        刚睁开眼睛,江莱就看到常威...任梅梅在掐王羽。

        “额...你们这是?”江莱一脸懵懂,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才刚刚睡醒,再加上昨晚的酒精残留,现在大脑中还是一片混沌。

        看了眼江莱海棠初醒般的娇态模样,王羽重新看回任梅梅,一脸真诚道:“梅梅姐,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

        任梅梅愣了一下,随后双目迸发出强烈的光芒,“那我就再相信伱一次,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听完任梅梅和王羽的对话,江莱猛的清醒过来,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将要面临的状况,连忙掀开被子,就要逃走。

        见状,任梅梅怀着满腔报复心,直接起身‘飞’了出去,一把抱住了想要跑路的江莱。

        “梅梅姐,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江莱一脸惊恐,不停的挣扎着。

        对于江莱的求饶声,任梅梅听也不听,双臂仍牢牢的锁住她,心中只有报复回来的想法。

        王羽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掺和进去,而是侧躺着身体,撑着头静静欣赏这难得的美景。

        凭着一腔孤勇,任梅梅在这场博弈中,成功占据了上风。

        但是有句古话说得好,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

        随着时间流逝,江莱的忍ru负重,也初见成效。

        不懂得控...体力的任梅梅,已经隐隐有了被掀翻的趋势。

        见大势将去,任梅梅终于忍不住开口求助:“王羽!快来帮我控制住江莱,我也要让她尝尝,被人欺负到头上,究竟是什么感受!”

        “这就来!”一想到昨晚的场景会重现,王羽就忍不住兴奋。

        “不要!王羽,你忘了...唔唔~”江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任梅梅捂住了嘴。

        “快点过来啊!”任梅梅一脸焦急,再次催促起王羽。

        江莱的反抗愈发激烈,她就快要压制不住了。

        “来了,来了!”王羽直接下来床,就如昨晚对待任梅梅那般,双手牢牢握住江莱乱踢的脚踝。

        两只不堪一握的盈盈玉足上,十只描了大红色的蔻趾,格外吸引目光。

        没了双腿支撑用力,江莱很快就落入下风,完全没了翻盘的机会。

        任梅梅也总算把被欺负到头上的仇,报复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