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 第三千五百八十八章 射天大符
 孟凡撕碎了皇宫最深处的禁制防御,来到了湖洱帝王的寝宫之中。

    寝宫内,并没有任何帝王景象,朴素的过分,几乎没有什么布置。

    只在寝宫的最中央,有一张白色的床榻,床榻之侧,悬挂着一张巨大的家谱。“

    时间已经不多,整个皇宫的强者都会聚集到此处。”道术巨帆提醒着。孟

    凡点首,他的身躯,一下子“散开”了。

    化为法则、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寝宫。

    无数把利刃深入到寝宫之下,这些利刃由最纯粹的大道真意构成,疯狂的切割着地底龙脉和各种阵法。皇

    宫建成已经几亿年,早已和大地融为一体,甚至衍生出了自己的龙脉,孟凡现在要切割这一切的联系,将寝宫,整个搬走!就

    在这时。

    无数的宫廷侍卫、高手、强者,已经蜂拥而至,来到了寝宫,为首者,便是皇长子。他

    们看到了团团的法则将寝宫包裹,疯狂切割法则,不由得瞠目结舌。

    “出手!”皇长子一声大喝。“

    不可!”一名大臣呼喊起来。“陛下寝宫阵法精妙,贸然出手,寝宫将毁!”“

    寝宫之中有我湖洱家族的许多重要的东西,不可摧毁!”皇

    长子环视一圈:“宁可被毁,也不能被夺!出手!”

    言罢,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黑色的玉玺:“父皇不再,我便是陛下,出手!”此

    话一出,众多护卫纷纷释放攻击,轰击寝宫!

    “母后居然都会败,此人到底什么来路。”皇长子咬牙说着,张开血盆大口,飞出一柄利剑,也猛然刺向寝宫。

    几千道光华,都落在了寝宫周遭的法则之上,可是,大多数的光华,在触碰到那团团的法则之时,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只有少数一些来自强者的攻击,在团团法则之上掀起了一些波澜。皇

    长子眯起双眼:“他要搬走寝宫,将力量铺洒开来,此刻的他十分脆弱,随我上!”皇

    长子大步踏出!众

    多侍卫也紧随其后。孟

    凡的意志横扫冲杀而来的宫廷高手,一股浓重的杀意爆发。立

    刻,几千名宫廷侍卫当中,就有近五分之一直接昏死过去,还有许多,身体顿住,口吐鲜血。

    皇长子首当其冲,在感受到孟凡意志的刹那,面色也有细微的变化,但这并不足以让他止步不前,一掌,便要抓破一团法则,要杀入寝宫。

    就在这时,一道光影闪烁。一

    个青衫少年出现在皇长子面前,挥手与皇长子对撞了一掌!

    皇长子只觉得全身气血躁动,连神魂和武道之柱都受到了冲击。这

    青衫少年,并非生灵。皇

    长子能感受到,这青衫少年只是某种力量所化而已。

    不过一具分身!一

    具分身,便阻挡了皇长子的步伐!皇

    长子大怒,疯狂释放力量,双臂挥舞将分身撕碎,但自己身上也留下了一些伤口。被

    撕碎的分身之中飘出了一道奇怪的法则烙印,纯白色的,极为干净,但隐约有天地大妙。“

    殿下,那是至高法则!造化!”

    一名大臣发出呼喊。

    皇长子还未反应过来,这枚法则烙印像是一个深渊般,迅速的汲取着周遭的天地元气和一切力量,眨眼之间,又化为一具分身,再次对皇长子发起了进攻。

    与此同时。更

    多的大道真意烙印,从寝宫之中,翻飞而出!其

    中一枚烙印,直接落在了一个昏死过去的宫廷侍卫的身上,这名宫廷侍卫本来神魂都接近了寂灭的边缘,没有了意识,此刻似乎感受到莫大的恐惧,一下子做起,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全身化为了漆黑一色,散发出如死亡寂灭般的气息,变成了一个黑衣少年的模样,对身旁的人展开了进攻。

    “又是一枚至高法则,冥意!”一名侍卫统领惊呼。“什么人物,能如此娴熟的运用至高法则?”数

    十道至高法则,化为了数十个分身,与宫廷侍卫们厮杀起来。

    皇长子想要踏入寝宫,却被造化、生机两大化身阻挡。

    轰隆隆隆……整

    个皇宫,开始了天崩地陷一般的震荡!

    寝宫缓缓升腾而起!寝

    宫乃是皇宫阵眼,核心中枢,有任何的动作,整座皇宫都要受到波及,而皇宫又是京城的阵眼,皇宫震荡,京城也会发生异变。

    皇长子一掌崩开造化化身,看着寝宫,凶狠道:“射天大符在上,京城便如樊笼,这是无数代先贤留下的惊天大阵,你逃不走!”说

    话之中。寝

    宫已经拔地而起,隐约可见,还有许多法则,从寝宫延伸到地底,藕断丝连,成千上万,不过这些法则丝线如琴弦一般,正一根根的绷断,发出刺痛耳膜的脆响。

    随后,寝宫开始坍缩。以

    极快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小。皇

    长子眉头跳动。

    他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立刻闭上双眼,以神魂感知周身元气流动,半个呼吸之后,他猛然睁开双眼,大喊:“杀!不惜一切代价,摧毁他!”他

    感觉到了。周

    遭的一切天地法则,都发生了某种惊人的异变!这

    种异变太过可怕。

    仿佛出现了——两个天地!京

    城建立有六亿年,皇宫、寝宫建立都有六亿年,有历代强者高手利用阵法来巩固京城和皇宫,随着时间的推演,皇宫生出了龙脉,与大地融为一体,元气、法则、气机,一切有形无形的力量,都融为了一体。

    京城、皇宫,本身就是一方天地,一处巨大的绝对领域。

    而此刻射天大符开启,笼罩京城,这方天地绝对稳固,想要逃出去,几乎没有可能。

    但此刻,皇长子感受到,闯入者并没有尝试打破这一方天地,而是忽然间,化出了另一座天地!闯

    入者,仿佛就是天地!

    皇长子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形,也从未见过本身便等同于天地的存在。

    所以,闯入者作为一方天地,有自己的法则,有自己的规律,不受京城皇宫的一切约束,而且皇长子还隐约感受到,闯入者体内的法则,比京城和皇宫还要强大。

    可已经来不及了。所

    有化身都在一刹那回归了本体,寝宫变成了只有米粒大小,随时都要消失。就

    在这时!

    射天大符,发出嗡嗡的响声!众

    多侍卫、大臣,包括皇长子,都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一个青年,站在他们身后。

    拉满了一张弓。

    整个京城,无数的气机、元气、法则,在一个呼吸之间,便疯狂的旋转,化为旋涡,而青年手中的弓,便是旋涡的风眼。下

    一个刹那。

    整个京城的所有力量,仿佛被抽空了!

    在弓上,出现了一支箭。

    皇宫之内,传出鬼哭神嚎的声音,极为刺耳。青

    年的身上流出滚烫的汗水,这汗水,居然是鲜红的,仿佛血液,他的面色难看,他的表情扭曲,要拉动这支弓似乎耗费了他巨大的力量。

    终于,他脱力了。

    弓弦归位。

    箭射出。

    向着那无限小的空点而去。嗡

    ……

    箭,与节点,同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