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仙药供应商 > 第七三一章 僵尸 太玄幻了
    “希望这一次能够彻底的解决。”苗三定道。

    “我也希望如此,我是在这里呆够了,担惊受怕的。”刘四方点了一根烟。

    “不是戒了吗?”

    “我你还不知道吗,紧张的时候总是想抽根的。”刘四方道。

    “你没必要在这里陪我的。”

    “自家兄弟不要说那么见外的话了,就像你刚才说的,希望这一次能够一帆风顺,彻底的解决掉那个麻烦,你说那古墓里面是什么人啊,四百多年了,还有怨气,还这么厉害!”

    “这是得问你啊,你不是考古学家吗?”苗三定道。

    “嗨,我你还不知道,我这考古学家才刚刚半年不到,还没出徒呢,再说了,里面东西都没看到一件,根本无法推测出墓主人的身份。”

    “他们应该进工棚了吧?”

    “嗯,应该进去了。”

    山上,工棚外。

    “按照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方案,一定要小心。”

    “是,师父。”

    “是,师伯。”

    “施主,您看?”

    “您放心,就按照我们先前说过的,我不会给你们添加任何的麻烦,就静静的看着。”

    “好。”

    几个道士,分成了两波,一波人待在上面,两个老道下了墓穴。

    “不会有事吧?”

    “师叔和师伯亲自下墓穴,不会有事的。”一个年轻些的道士道。

    “倒是你……”他话没有说明,但是意思却已经表达出来了。

    “你说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人,跟着进这个古墓,这不是来添乱来了吗?”

    墓道的后面,那道石制的墓门上还是贴满了符纸,但是已经枯黄了,感觉继续像是被火焰熏烤过一般。

    “开!”

    这道墓门,就如同他先前说的那个样子,从外面是很难开启的,但是这两位天师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

    嘎吱,墓道被推开了,被一个看上去有些枯瘦的老道推开了.

    “还真是修行之人,有功夫在身啊!”

    这些龙虎山上真正的道士可不是电视上那些只会表演,摇着个铃铛,嘴里叽哩哇啦的念些旁人听不到,他自己听不懂的咒语的道士,这些是真正的修行之人,会功夫,懂道法,他们在深山中静心潜修,延续着数百年的传承,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东西,这种人在现在已经很少了。

    墓门被推开,两个老道进了墓穴之中。

    里面的光线很暗,透过打开的墓门,王耀可以看到里面还是以处墓道,和外面的墓道不同,这处墓道不是平直的而是向下倾斜的,一直通到了地下之中。

    “我下去看看。”

    “施主!”

    旁边的道士阻拦不见,再抬头发现对方已经在了墓门那边。

    “这是,缩地成寸!”

    几个道士见状大吃一惊,原本以为这是个麻烦,没想到对方还真有一身的本事。

    “师兄?”

    “不要管他,别乱了阵法。”

    “是。”

    王耀尽到了墓道之中。

    “嘶,你怎么进来了?”张嗣恒见状道。

    “进来看看,两位放心,我没事的。”

    王耀将内息外放,形成无死角的防御,周身三尺气墙个,如同小说之中那无名的扫地老僧一般。

    “这是?!”

    “玄门正宗,先天罡气!”两个老道大吃一惊。

    难怪,敢主动上山,主动进墓穴,由此护体,诸邪不侵。

    “哎!”那老道叹了口气。

    “师弟,平心凝气。”

    “师兄说的是。”

    两个人继续前行,也不再管王耀,知道对方有了这身本事,这墓穴之中的东西就算是在可怕,也无法靠近他,那可是玄门正宗,堪比佛家的金身法相。

    这墓穴之中十分的阴冷,如同进了冰窖一样。

    墓道向下越十几米的长度,然后又是一道墓门,不过这道墓门已经被打开了,上面也是佛门金刚的雕像,只是已经破碎了,蛛网一般的裂痕不满两扇石门。

    “这两扇石门他是怎么打开的?”王耀很是好奇。

    这石门厚度有十公分厚,这重量少说千斤,就是力士也不一定能够推得动,更不要说是那些无形无质的鬼魂了。

    “小心了。”张嗣恒道。

    他们师兄弟二人一人持剑,一人手持一方铜镜,两个人手里都提着一盏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燃料,正在燃烧着的孤灯。

    啊!

    墓门后面的墓穴之中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走。”

    师兄弟二人进入了墓穴之中,这墓穴呈一个半圆的形状,四周站着雕像,仔细一看,却是佛教的十八罗汉,真人一般大小,只是这些罗汉不知道为何都开裂了,甚至有几个头颅都掉落在地上,当中是一个石棺,棺材盖已经被打开了。

    “诈尸了?”

    他抬头看了看墓穴的顶端,是圆弧形的穹顶,上面隐约可见佛门的雕塑。

    “这么多的金刚罗汉,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啊!

    一道人影突然间出现,直扑张嗣恒。

    他手中降妖剑一横,有金光闪耀,然后那道人影复又倒飞了出去。

    “师弟!”

    另一个道士手中铜镜一翻,一道光芒射出,直接照在一个地方,滋啦一声响。

    我去!

    太玄幻了!

    呆在他们身后的王耀叹道,这可是一点也不必电影之中演得差。

    洞穴之中,阴寒的气息越来越重。

    两个老道腰间悬着的铃铛响个不停。

    “那边!”王耀伸手一指。

    那老道手中铜镜立时一翻,接着一道光束打出,一下子照射在一道黑影的身上,那道身影立时被定住。

    是一个道士,身穿道袍的道士,只是脸色青黑的吓人,双目血红。

    呵呵,

    他在笑,为何笑?

    嗡,铜镜一颤,光芒消失。

    那边,王耀一直,又是一道光束,再次定住那个道士。

    去,

    张嗣恒手持降妖剑,直接冲了过去,数米远的距离,他也是瞬间到达,一下子砍在那个倒是的身上。

    嗷!一声诡异的喊叫,那个道士再次挣脱。

    “就这点本事?!”

    王耀突然间劈空一拳,咚的一声,那道黑影一下子被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墙壁上。

    “师弟!”

    老道手中铜镜突然间投掷而出,一下子打在那道身影的身上,然后那道身影便倒在地上。

    张嗣恒迅速上前,手中降妖剑一下子刺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丝毫不曾想这是山上的弟子,这事情容不得他有丝毫的犹豫。

    安静,

    “这就了结了?”

    “不对!”

    嘎吱,又有响声传来。

    哗啦,什么响动的声音。

    石棺!

    三个人回头寻声望去,只见石棺之中坐起来一个人,一个身穿铠甲的人。

    “握草,诈尸了!”王耀叹道,他不是害怕,而是感叹,发自内心的感叹,到现在为止,他所见到的这些事情都是闻所未闻的。

    电视,电影,小说里的那些东西,未必都是骗人的。

    咔嚓,两旁的罗汉雕像一个个的碎裂,

    叮铃铃,两位老道腰间的铃铛响动的格外急躁,似乎提醒他们离开这里。

    “师兄?!”

    “想不到,居然是尸身未腐!”张嗣恒的脸色也变了。

    去,

    铜镜翻飞而出,打在那个做起来的怪物身上,咚的一声将他击倒,然后他又缓缓的坐了起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王耀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了他的脸,如同干尸一般,在骨头的外面覆盖这一层皮,褶皱的皮,看上去格外的瘆人。

    “它为什么还能动,为什么?!”

    它不但能动,还活动着站了起来。

    “僵尸?!”

    “施主小心!”

    那站起来的怪物突然发难,直击距离它最近的王耀,速度快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