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 第628章 步步惊心
    飞玛斯有两个问题想不明白,就算爱萌宠根本不把猫和狗当作生命,但起码是他们赚钱的工具啊,为什么连饭都不给它们吃饱?另外,作为生育工具的成年雌犬,不是应该优先确保它们的健康么?

    但是,从老郑和年轻员工的对话中,它大致上猜到了一些原委。

    老郑作为负责宠物伙食的厨师,是不参与销售提成的,大概只是个临时工,也没有年终奖之类的福利,既然如此,还不如克扣一些伙食经费装进自己兜里。就算他手里拿不到现钱,至少可以把为这些狗准备的几只整鸡自己吃掉,只留下鸡头和鸡屁股扔进白粥里,反正谁也不会发现,发现又能怎样?

    几条成年雌犬已经饿得快要奄奄一息了,它们的牙齿只能吃流质食品,但等来的却只有锅底的残渣。

    老郑把饭勺往笼子上磕了磕,勺子上沾的一点儿白粥被磕进了笼子里,一直不动不叫的雌犬挣扎着站起来,贪婪地将冰冷的粥渣舔食干净。

    “别这么看着我,我是为你们好,锅底的粥渣最有营养了,我特意为你们留的。”老郑喃喃自语道。

    这一刻,飞玛斯很想回到心象世界的荒山野岭里,那是没有王法、山高皇帝远、还有那么一点儿迷信的世界,它和老茶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手,专管天下不平之事,而不用担心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有一笼子的幼犬突然喧闹起来,吸引了飞玛斯的目光。

    五只幼犬挤在一个笼子里,笼子里到处都是干硬的粪便,五只幼犬互相推掇,像是在争抢什么东西。

    飞玛斯在夜间的视力不如老茶那么好,它没看清楚,但老茶看清楚了,幼犬们在争夺几块鸡骨头,就是年轻员工扔进粥里的。鸡骨头上原本就没什么肉,全被人啃干净了,可能只剩下一两条肉丝与骨头里的骨髓,但即使如此对整天喝白粥的幼犬们也有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但它们太小了,有些鸡骨头已经折断,露出黑乎乎的尖锐断茬,很可能会戳破它们的喉咙。老茶从地上拾起一粒小石子,屈爪弹出,准确地穿过笼子的铁丝,击中鸡骨头。

    鸡骨头掉出笼外,幼犬们失望地挤在笼边,尽力探出胳膊,想把鸡骨头捡回来。

    老茶这一击的力道不小,石子与鸡骨头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异响。

    “谁在那儿?”老郑睁大眼睛,望向灯光照不到的黑暗处。

    他什么都看不清,但正是因为看不清,想象力可以肆意滋生,仿佛黑暗中蹲着什么可怕的妖魔鬼怪。

    他把长柄饭勺攥在手里当武器,壮着胆子小心地走过去,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知道自己是一场虚惊,这才放心。

    老茶一击得手,便向飞玛斯使了个眼色,两者悄悄从编织布下挤出去。它们当然不怕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厨师,但此行的真正目的还没有完成,不能轻易暴露。

    它们对养殖场人生地不熟,而老郑显然是要给所有宠物喂晚饭,只要悄悄跟着他,就能省去自己寻找的麻烦。

    老郑推着空餐车回到厨房,过了一会儿,他又推着餐车出来,餐车里装着一包散装猫粮,没有包装盒,没有品牌。

    飞玛斯觉得猫粮的味道有些熟悉,仔细回想一下,上次跟张子安去狗市时,在路边看到有人摆摊卖散装猫粮的,价钱便宜得令人发指,而且买的人还不少,应该就是这种猫粮。

    推车前行的老郑没有注意到,阴影里有一猫一狗在悄悄尾随他。

    他掀起编织布门帘,推车进入另一个天棚里。

    与之前那个天棚类似,这个天棚下也摆放着很多铁笼子,不同的是,这里养的是猫,有常见的英短、美短和暹罗,两三只甚至三四只挤在一个笼子里。

    老郑依然用长柄勺子舀起颗粒状的猫粮随意洒进笼子,任那些半大的幼猫们争抢。

    飞玛斯和老茶从编织布下方钻进来,看到了比刚才更加触目惊心的一幕。

    一只看不出本来样貌的雌性美短斜躺在笼子里,胸腹部的泌乳器官肿胀得像小馒头一样,几只刚出生不足月的小奶猫蜷缩在它的肚子下,拼命吮吸着几近干涸的猫乳。只有连续不断地生育和哺乳,根本没有任何休息回复的时间,才会令雌猫变成这副鬼样子。

    更可怕的是,有一团冰冷且毫无生气的器官从它的双腿间脱落出来,那是它繁育生命的子宫,想必上一次生产已经严重摧毁了它的繁育系统,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生产了。飞玛斯和老茶不愿去想,失去价值的它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路过雌猫身边时,老郑用长勺的柄探进笼子里捅了捅它,见雌猫还有反应,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便又推着车离开天棚。

    “老茶……”飞玛斯欲言又止。

    老茶轻轻摆了摆头,“飞玛斯,老朽知你所言为何,但小不忍则乱大谋。”

    飞玛斯知道老茶说的对,但它就是很难忍气吞声,论起涵养工夫,它比老茶还差得太多。

    它们继续悄悄跟在老郑身后,利用阴影和拐角隐藏身形。

    “是老郑吗?”

    “哎?什么事?”

    一扇门突然打开了,有人拎着几个黑色垃圾袋走出来。

    “帮我把这几只死猫死狗扔到后院的垃圾处理场。”那人把黑色垃圾袋扔到老郑推着的餐车上,垃圾袋里露出几撮凌乱污秽的毛发,还有一只爪子无力地从袋口中垂落,腐臭的味道于空气中悄然弥散。

    “你怎么不自己扔?”老郑不满地说道。

    “哎呀,你这不是顺便吗?我要去扔还要穿大衣。”那人不由分说地推了一把老郑的肩头,“老郑,你就受累一下,回头我请你喝酒。”

    “喝酒喝酒!你都说多少次了?哪次真的请了?就特么会在嘴上请!”老郑满腹牢骚。

    “啧,以前有事耽误了,这次真的请你,赶紧帮我扔了去!”那人不等老郑再说什么,转身进了屋。

    “艹!真特么脏!”老郑嫌弃地瞟了一眼黑色垃圾袋,“一个个的都特么懒得要命,特么的就会使唤我!”

    他心中不满,却又没办法拒绝,骂骂咧咧正要推车离开,那人又从屋里出来了,“老郑,等下!”

    “还有什么事?”老郑没好气地问道,“有什么事还不一次说完了?”

    那人手里捏着一个小盒,笑道:“我差点忘了,再把这药给他们送过去——小心点,别摔碎了,里面都是玻璃瓶!这药可挺贵的!”

    老郑一听是棘手的差事,顿时退缩道:“贵的东西你自己送去,我不管!”

    “哎呀,老郑,没那么严重,你只要不去故意摔它,药瓶就碎不了,里面有东西缓冲着。”那人强行把小盒子塞进老郑的餐车里。老郑百般阻挠,还是没成功。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老郑急道。

    那人掏出一根烟递给他,“哎呀,老郑,帮帮忙吧,我实在懒得再跑一趟了。”

    老郑盯着剩下的烟。

    “好好,全给你。”

    那人无奈地把整包烟都给了他,老郑这才眉开眼笑,“给谁?”

    “张万国他们。”那人抬手指向养殖场的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