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陨神记 > 第二十八章 为未来而战
    大军集结的命令已经下发,南荒、绿星地下城、魔渊的大陆、方舟基地附近,全部都开始动员起来,各种运输机以及运输器在天空来来回回输送战士,联盟所有的运力在这一刻都被调动起来。

    每个参加战斗的战士,都与家人做最后告别,这将是对他们而言,最遥远最终极的一场战役,如果胜了,就注定名留青史,被后人所铭记,如果败了,整个文明多半都会抹杀,再也没有人能记住这一切。

    然而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这场战斗非同小可,败了自然是全军覆没的结局,即使战胜恐怕也没有太多人能够活着回来迎接荣誉,毕竟他们进攻的地方是神族的老巢,是人们认知范围内,最神秘最强大最无法捉摸的地方。

    流离风回到在绿星地下城的家里。

    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第一时间扑了上来。

    “爸爸回来啦,爸爸回来啦!”说话间,立刻爬上爸爸的手臂。

    流离风哈哈一笑,将小孩直接举了起来,“小家伙,最近在家里有没有淘气?有没有惹你妈妈生气?”

    “乖乖的,妈妈不生气!”

    小孩紧紧地抱着爸爸缠满绷带的手不肯撒开。

    流离风目光落在站在旁边的露莎身上,他伸出手轻轻地拂过露莎额前的头发,然后在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家里就交给你了。”

    露莎紧紧地抿着嘴唇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准备出发了吗?”

    “嗯,就要出发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

    “不许你乱说!”露莎紧紧保住流离风,泪水就像断线珍珠一样掉下来,“我相信云鹰,他会赢的,你要回来,一定要回来,我跟孩子就在家里等着你。”

    流离风和伸出手,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搂住露莎,低声地说:“嗯,我要回来,然后我们一家人团聚,再也不要分开了。”

    露莎没有在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

    良久,流离风主动松开手,然后将孩子放到地上,“我必须走了。”

    孩子似乎敏感的感觉到什么,突然就哇哇大哭起来:“爸爸抱!爸爸抱!”

    流离风从怀里将一根驱魔棍交到孩子手里,“孩子,爸必须离开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未来也不可能一直保护着你,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让自己变强,你要学会保护你,也要学会保护你妈,知道吗?”

    随后也不管小孩听没听懂,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爸爸不走,爸爸不走,爸爸回来!”

    流离风走到屋外,耳边回荡着儿子的声音。

    他紧紧握住拳头闭上眼睛,然后抬起头看向地下城的穹顶,深深地吸了口气,说了一句:“抱歉,久等了,我们走吧。”

    冬归雪穿着一身朴素的灰衣站在门外,他的背后插着十几件不同的兵器,而在冬归雪身边还有一个体型肥硕的胖子,以及魔渊之手的几十个精英成员,他们这一次全部都要参战。

    “是该做一个了解了。”

    “希望下一代人,能活在和平里。”

    这些人都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走进大部队中,随着运输舰的升起,渐渐地向远方而去。

    与此同时。

    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同样上演着一副父亲与孩子分别的画面。

    “爸!我要跟你一起去参战!”银灵儿倔强的说道。

    银铠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的拍拍肩膀说:“我知道你长大了,有责任心,但想参加这种级别的战斗,还太早了一点,你留在家里好好修炼。”

    银灵儿满脸不甘,她还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

    她的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实力实在太弱,以自己目前的能力,即使强行跟着父亲参加攻打神山的战斗,也对战斗起不到半点作用,反而有可能会因此而拖累他。

    只是银灵儿不甘心,因为数个跟她同龄的人,都参加了这次战斗,为什么偏偏要她留在这里。

    “这次战斗倾尽全部力量,我们家族家族高阶以上的战斗力,都参加这场战斗,这会导致家族出现真空。你作为唯一留下来的嫡系,从现在开始家主和族长的身份就由你兼任。”银铠看着自己的女儿说:“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你都要带着家族坚强走下去。”

    银灵儿视线顿时模糊了:“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银铠点了点头,旋即发动随身携带的一件空间法器,带着家族的精锐成员,化作一阵空间波动消失在了眼前。

    地下城的另外一头,有一个身穿全身铠甲的人,正默默地站在一动住宅门口,而他眼前的房子紧紧闭合着就好像一座车模的铁塔。

    这个人叫做司南,他是来最后告别的,只是屋里的人,似乎并不想再看到他。

    “你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无所谓,事已至此,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胜过这世间的一切,无论是现在以前还是未来,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给你最好的,我不奢望你能够原谅我,但是请你照顾好自己。”

    “再见了。”

    司南说完按了按腰间的宝剑。

    当他转过身时,目光变得锐利起来,那是一种属于战士的坚毅,以及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信念,他迈开了脚步,迅速离开了这里。

    大约过了几分钟,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位美丽少妇匆匆走了出来,她想去追赶但是却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身影,最后只能站在风中发着呆。

    一座孤坟前。

    “弟弟,你在那边过的可好?”炎凤凰将半壶酒洒在地上,“不用着急,老姐这就去给你报仇,这一次是最后一战了,去了我就没想着回来。”

    岚麟、圣海城主,舍蓝祭司……

    几乎每个人都在与亲人爱人孩子或者挚友做最后的告别。

    全人类有史以来仿佛从未如此的团结,每个人都充斥着决一死战的信念,因为面对现在的局面,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

    要么胜利,要么毁灭!

    可胜利的希望如此渺茫,大家都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回不来,而面对空前的危机,无论曾经有多么大的恩怨或仇恨,哪怕彼此有着杀父之仇,在这个时候也必须放下,然后共同迈向战场,为未来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