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八十九章:多管闲事
    第八十九章:多管闲事
        白罡和陈千涛其实也濒临极限了,只不过相对于陈铭遭受到“反噬”之后的全面虚弱,他们两人或许还有最后一击的可能,但是现在,他们两人眼前的陈铭面不改色,似乎随时都还有再一次极限爆的可能,无论是白罡还是陈千涛,都没有勇气再吃一记“灭绝战意”。
        这简直就是大杀器了,战略威慑的作用毕露无疑。
        一记“灭绝战意”过后,任何“半步气宗”以下的高手都必死无疑,只有和这样的佼佼者,才有扛过一记“灭绝战意”不死的机会,但也会瞬间失去九成的战力,短时间内变成废物一个。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陈铭强忍住剧痛,缓缓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转轮手枪。
        当然,所有人都高估了现在的陈铭。
        此时此刻,陈铭的战斗力,或许真与常人无异,唯一没有削减太多了,可能就是他身上那种持续性的杀气,让白罡、陈千涛都充分相信此时的还处在巅峰的战斗力。
        “一尊罡气境巅峰段位的老练高手,还是厉害啊,如果我依旧是罡气境巅峰而不是半步气宗,恐怕现在已经死在这两人手里了……”陈铭暗暗感慨,这个白罡是目前陈铭所遇见的最强劲敌,比什么叶家之流,真的强了无数倍!
        而这个白罡,还仅仅只是幽州陈家九牛一毛的力量而已!
        毕竟陈千涛,还不是幽州陈家的嫡系,仅仅只是旁支罢了!
        这个家族到底有多可怕!?
        陈铭心头一时没谱。
        “你赢了,陈铭,你的战斗力是罡气境巅峰,比我要强,但是刚才你跟我对拳的时候,罡气没有化作实体,所以我断定你不是气宗。”白罡捂着伤口,艰难地站了起来,缓缓道:“不是气宗,那就惧怕子弹,我实话告诉你,现在这间厂房外面全部都是狙击手,你走出去,必定被狙杀!”
        当然,白罡也不是气宗,甚至连半步气宗都不是,他眼拙,自然是看不出来陈铭罡气化甲的手艺。
        之所以陈铭无法将罡气化作实体跟白罡战斗,是因为陈铭凝聚了一大股实体罡气来保护肉身,没有更多的精力化出战斗形态的实体罡气!
        毕竟,陈铭如果只专注于进攻,而不注重防守,一旦不小心被白罡刚才那一手“啄”到,心脏立刻就会被击停!
        现在看来,这一局险胜,陈铭赢在战法得当!
        “你看这样如何,陈铭,我们双方各退一步,你全身而退,你也别为难我和陈千涛!”白罡喘着气缓缓道:“根据‘武道世界’的规矩,点到为止,得饶人处且饶人……”
        “砰砰砰砰!”
        枪响!
        陈铭懒得听白罡废话,直接一枪崩在了白罡的脑袋上!
        血溅!
        一尊罡气境大师,直接死亡!
        转轮手枪的威力,足够击穿罡气境大师的头颅!白罡无法化罡气为实体,自然是抵挡不住一发子弹击中要害!
        “啊……啊啊啊……”陈千涛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煞白,他跌倒在地上,往后连退数步,他不敢相信,陈铭居然真的敢开枪,而且一开枪直接就要了白罡的性命!
        杀伐果断,直截了当!
        “白罡一出手就要我性命,我现在不杀他难道留着过年?”陈铭淡淡一笑,从容不迫。
        先杀白罡,再杀陈千涛。
        这是陈铭的计划。
        理由很简单,目前这群人里面,罡气境巅峰段位的白罡,是陈铭最为忌惮的一方,这尊高手死了,只有暗劲段位的陈千涛,也就没得玩了。
        陈千涛额头上冷汗直冒!
        “接下来……”
        陈铭枪口对准了陈千涛。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厂房外警笛声大作,陈千涛忽然看到了希望一般,他赶紧站直了身子,对陈铭道:“陈哥,来人了,这样,你不杀我,我作证你是正当防卫,今晚这局势,你可以全身而退!”
        “呵呵。”
        陈铭想也不想,直接打算扣动扳机!
        “陈铭!”
        忽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厂房外传进来,这个声音陈铭很熟悉,叶家,叶水萱。
        “陈铭,你不能杀陈千涛!”
        叶水萱看见陈铭,急匆匆跑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大群叶家的人,叶歌、叶百川云云,都到了现场。
        一地死尸。
        叶水萱吓得有些花容失色,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对陈铭说道:“陈铭,你不能杀他……他是……他是……”
        “他是你的未婚夫,是吧。”陈铭没有回头。
        “不错!”叶水萱艰难地点头。
        “但是你区区一个叶家,怕是保不住这陈千涛。”陈铭冷笑。
        “叶家是保不住,但是叶家背后的人脉,保得住。”这时候叶歌也上前一步,冷笑道:“门外就是叶家叫来的警力,陈铭,这里可有这么多双眼睛,你要是当着面搞死了陈千涛,那你估计得吃牢饭了,这些一地死尸,没人看见,叶家也不追究了。到哪陈千涛,我们叶家得保下来。”
        “陈铭!”叶水萱露出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愤愤道:“你能不能别脑子一热就喊打喊杀的,陈千涛是幽州陈家的人,你要是在这里杀了他,无异于跟整个幽州陈家直接宣战!你就算是再厉害,幽州陈家要捏死你,还不是易如反掌!?你要顾全大局,权衡利弊,这样才能……”
        “闭嘴!”陈铭狞笑一声,转过头去,盯着叶水萱。
        前世,这个女人让自己伤得不轻。
        这一世,这个女人如同阴魂不散,常常莫名其妙地出现,然后拧着一堆大道理,想要教陈铭做人。
        这种女人,前世的自己瞎了眼了!?
        “陈铭,你就算是罡气境大师,但那又怎样!?别忘了,幽州陈家可有气宗坐镇!而且半步气宗更是数不胜数!你要是杀了陈千涛,你将要被幽州陈家追杀至天涯海角!”叶歌冷傲地警告着陈铭。
        这时候,叶歌的老婆周芬也走了出来,她刚刚被叶家保释出狱,现在自己的女儿在她的撮合下,又钓上了金龟婿陈千涛,她当然说话腰板子硬了,上前一步就呵斥道:“陈铭,你给我滚下来!给我们家陈千涛道个歉,我还可以考虑今晚放过你,否则我一句话,外面的人可就全部进来了!”
        ............
        求月票!就求一张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