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问道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单刀
    韦州,楚国王都。

    惨烈的围城大战打了年许,即将落下帷幕。

    而胜利的天平,已经不可遏制地向楚王璋一方倾斜。

    武宁君起兵,凭的就是肘腋生变,深入腹心,先发制人!

    等到这股势头被遏止,变成持久战之后,面对楚王朝多年的积累,落入下风再正常不过。

    虽然岳超本人雄才伟略,但楚王都乃是天下有数的坚城,建造者曾法天象地,相土尝水,一连布置三道阵势在此,又有数个卫城,占尽地利。

    楚军足有二十万,还有项家、白家两大将门相助,这是人和。

    等到天时也不在之后,纵然岳超再怎么不甘,也是回天乏术。

    饶是如此,他也达到了最初的目的。

    在他围攻楚王都的这段时间内,楚国各处烽烟四起,南有高玄通、东有段玉,已经将这个十二州的王国搅得天翻地覆。

    就连武宁镇自己,也在后方连连攻城掠地,此时占据三州之地。

    而剩下的地方,同样一片混乱。

    可以说,岳超一出手,楚国根基就土崩瓦解,国运立即风雨飘摇起来,也算聊以慰藉,算是略略报了一点仇。

    当然,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恨不得将害洛姬一生的楚王千刀万剐,顺带掘了楚王陵。

    “攻城!”

    嘣嘣!

    巨大的投石机呼啸着,将上百乃至数百斤的巨石砸在城墙上。

    大量兵卒吼叫着,抬着高高的云梯,搭在城墙边缘。

    嗖嗖!

    数十道身影立即攀附而上,身法过人,武功精强,即使身披铁甲也无法令他们的动作慢上分毫。

    此乃武宁君手下的精兵——铁甲武卒,此时赫然身先士卒,作为先登。

    “杀!”

    他们咬着百炼的精钢长刀,一旦在城墙上立足,立即刀光连闪,杀出一片空地。

    “上!”

    在城墙之上,也有精兵镇守。

    五个披着白甲的白耳精兵就呼啸着,组成阵势杀来。

    他们的皮甲已经无法凝聚幻兽虚影,带来增幅,显然是连日大战,盔甲残破了都找不到炼器大师修补。

    饶是如此,以五对一,还是大占优势。

    纵然铁甲武卒比白耳精兵更加精锐,但终究寡不敌众。

    在勉强砍伤一个白耳精兵之后,就被两条长枪穿刺着,从城墙上抛了下去。

    这一幕,在高耸的王城城墙之上,几乎处处都在上演。

    不仅是白耳精兵,还有项家的持戟锐士,乃至王室秘藏的飞熊护卫,都在不断消耗着。

    他们都是如此,普通兵卒更加宛若草芥。

    战争就宛若一头巨兽,贪婪地吞噬着双方的人命。

    ……

    “大帅!”

    高台之上,一个将领跪在岳超面前:“不能再如此了!”

    他面色漆黑如铁,狼视鹰眸,显然是个不得多得的大将,此时声音却宛若杜鹃泣血:“大帅!这城只怕是攻不下,再打下去,咱们武宁镇的老底子,就要打光了啊!”

    岳超一面对王都用兵,逼迫楚王璋召四方大军勤王,一方面又留诸葛忠等文臣武将在后方,拉拢封君,攻城掠地,此时已经拿下彦、文定、安三州!

    要是没有这条后路,又没有源源不断送来的给养与新卒补充,岳超大军早崩溃了。

    即使如此,打到现在,老营也是损失惨重,五百铁甲武卒,几乎只剩下一百不到。

    要是不留点种子,只怕这支精兵就要彻底覆灭了。

    “唉……”

    看着虎目含泪的大将,还有周围心有戚戚的文臣武吏,岳超不由长叹一声,将他扶起:“为一人之私欲,损兵折将至此,都是本帅之过也!”

    “不!为大帅而死,我们都是心甘,只是不能如此消耗!我们还要追随大帅,彻底打下楚国,平了这天下!”

    这将浑身一震,大声说道。

    “本帅知道……”岳超遥望王都,拳头不由攥紧。

    他恨啊!

    虽然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但对方也好不到哪去。

    只差一步,就可以擒杀楚王,完成复仇了。

    奈何,楚国王室之积累,比他浑厚多了,还有两大将门护卫。

    “也罢,咱们这就回转文定州,好好休养生息,再与这楚王交战!”

    岳超下了决定:“只不过,进军难,退兵更难,还得好好谋划一二。”

    古代统兵,进攻不算什么,能指挥井然有序撤退的,才是真正的名将。

    特别是在如今的情况下。

    楚王璋必然恨死了他,还有项无忌与白家白仲昭,一旦见到武宁君退去,追击的可能性很大。

    而再怎么犀利的大军,被尾随追击乃至驱赶,也很难不崩溃。

    如何在虎视下安然撤退,可是一门大学问。

    ……

    苓州,州城之下。

    “报!”

    如今楚王都的形势,乃是南方最关注的一点,段玉也派了不少探子去。

    很快,就有经过道法传递的情报送到了他手上。

    “武宁君有意退兵?”

    段玉皱了皱眉,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召众将商议!”

    旁边,秦飞鱼紧抿嘴唇,更是知道岳超的份量。

    他很清楚,若一开始没有此人吸引走楚王的注意力,段玉与高玄通,还有一干反贼,根本不可能顺利崛起。

    此时若对方退走,给楚王腾出手来,就要收拾其他人了。

    不由道:“楚王有大军二十万,纵然经过围城损失,也起码还有十余万,王上务必要小心!”

    这是常备兵,也就是脱产军队。

    要是给楚王回过神来,休养生息一番,还可以继续招募。

    楚国的底蕴,就在这里。

    毕竟楚王才是正统,在底层百姓中的影响可不是一时能衰退的。

    “不过也没多大关系,楚国虽然家大业大,有十二州,但我们割了两州半,高玄通占了一州半,岳超又打下三州,这已经去了七州,而剩下的五州之中,也是战乱四起,人口最为繁盛的韦州几乎化为地狱,还有一堆趁乱起兵的贼匪与封君,楚王要一一收拾下来,也不是容易之事!”

    段玉笑了笑。

    当然,这些都是小患,楚王仍掌握着大军,威望也在,稍微费些心思就可以平定下来。

    不过,自己要不要给他这个机会呢?

    段玉笑容转为冷冽。

    就在这时,诸多将领都到了,行礼过后,静静望着段玉。

    “孤意已决,今日就拿下苓州,灭了费衡!”

    段玉一摆手,做出决定。

    “喏!”

    秦飞鱼第一个答应着:“末将立即去准备攻城。”

    “非是攻城,而是入城接收!”

    段玉道:“我要亲自入城,斩杀费衡!”

    以元神之能,什么铜墙铁壁都是无视。

    而气运法网的阻碍,既然他连吴越王都不放在眼里了,一个区区的费衡,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才是之前练兵的本意。

    上层掌握至高力量,随时都可以一鼓而下,自然游刃有余,放任手下练兵。

    不用毒气战,是免得伤及无辜,但擒杀一个费衡,就没有那许多顾忌。

    “这……”

    秦飞鱼与一干将领的面色都是十分不对劲。

    这种千万军中,取大将首级的手段,已经是传说!

    更令有些人心丧若死,觉得苦修的兵书武道,乃至谋略之策,都几乎成了笑话一般。

    “王上千金之躯,怎可以身犯险?”倒是秦飞鱼,反应过来,说到了安全问题。

    这个反而是最是可虑。

    “且放心!”

    段玉此时,却是无所谓。

    纵然他还未曾突破,都敢冲进州城取费衡首级,不怕埋伏。

    突破五转金印,成就呼风唤雨的天师之后,就更是不惧了。

    即使里面有着大儒,甚至什么神祗,又能抵挡几张五转金符之威?

    话说大夏此时正遭天谴,若是条件达到,铁定被雷劈!

    ‘天道是一段有着限制,按照规律运转的半死板程序……大夏中的某些人,或许一出来就要遭雷劈,但有些存在,若是小心翼翼,只要积累的天谴不到落雷的地步,最多运气差些……’

    成为天师,天人交感之后,段玉对玄天的运转就越发了若指掌。

    天谴积累到一个界限,就会引发雷劫。

    对于大夏中人而言,这个临界点很低,并且一旦落雷,威力肯定是规则允许内最大。

    无它,这就是天厌弃之!

    ‘正巧……我手上的九霄灭神符,就是请雷轰击的手段……当然,以符箓请雷,肯定不如正版雷劫的威能,但对玄天而言,若要劈的是大夏孽障,绝对每一次天雷威力都是十足十!’

    也就是说,五转的引雷符在对付大夏上,威力无限接近六转!

    这种程度,除了雷劫不灭的传说之外,基本没一个能受得了。

    “你们等我消息!”

    段玉吩咐一句,闭上双目,一个与真人无异的元神就走了出来,一闪即逝。

    ……

    苓州州城之内。

    段玉元神凌虚御空,大摇大摆地杀向费衡所在,丝毫不在意被路人当成妖孽或者神祗。

    “哦?”

    突然间,他眼角一动:“浩然之气?还有神道之气?我说怎么之前不见他们去芝城聒噪,原来都在这里等着我呢?”

    此时俯仰无惧,直接冲着军营杀下。

    “有刺客!”

    霎时间,警钟长鸣。

    大量精兵浮现,当中一人,发须略白,面色憔悴,不是费衡又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