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言情小说 - 尚书大人易折腰在线阅读 - 第581章:诬陷

第581章:诬陷

        宋南蓉的面容狰狞了几分,不过立马就又笑了,笑的很得意,而且还别有深意的回头往身后的角楼里看了一眼。

        谢元娘可不相信和圆寄大师的谈话她听到了,只觉得她是在这里故意吓人,故弄玄虚无非也是想试探她的反应。

        “顾远在前面,谢二你自己跑到角楼这里来,不知是做什么?我来时可是看到马尚往这边来了,你们不会是....”她别有深意一笑,目光却如毒蛇一般。

        谢元娘想到了蛇吃东西是吞的,消化后再吐出来,她又看着宋南蓉猛咳的样子,想着会不会像蛇一样把心肺都咳出来。

        “你看着本县主做什么?”那样的目光,宋南蓉不喜。

        谢元娘耸肩,又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看县主咳的厉害,为了县主好,县主还是回客房吧,不然咳出个好歹来,我怕到时担责任。”

        至于马尚的话,谢元娘根本就没有接,她叫一旁的令梅,“走吧,湛哥怕是也醒了,看不到我又要哭闹了。”

        令梅聪明的扬起声音,“咱们家的小少爷最乖巧听话,就是姑娘不回去,也不会哭的。”

        主仆二人说着孩子的事,一边往回走,宋南蓉站在原地并没有动,也没有喊住人,只是冷冷的笑了笑。

        回到客房,谢元娘看到二爷回来了,笑着把斗篷摘下来交到醉冬手里,却不敢靠过去,只远远的站着,“湛哥醒多久了?”

        顾远抱着湛哥坐在火炕上,“刚刚醒,去见圆寄大师了?”

        谢元娘身子上的寒气退去了,这才敢靠到火炕旁,却也没有离的太近,怕把寒气带到湛哥身上,“二爷知道圆寄大师会找我?那二爷猜猜是什么事?”

        顾远眼里含笑,“江南那边有寒冻,与这个有关吧。”

        谢元娘的手放在炕上暖着,“什么都瞒不过二爷,不过这次还要求到吕先生,得从他那里要个药方。”

        随后三言两语把圆寄大师的想法说了,顾远笑道,“一会儿让江义去老吕那里拿方子就行。”

        谢元娘眸子眨了眨,“最好是那种吃了好虽好,还不彻底的那种。”

        刚刚宋南蓉还敢威胁她,总要让她吃些苦头。

        “怎么?有人招惹到二夫人了?”

        被打趣了,谢元娘笑了,“刚刚在后山碰到南蓉县主了,还说二爷在前面我却跑到后面,又说遇了马尚,言外之意指我私会男子。”

        顾远的眸子微顿,面上笑意不减,“心思歹毒,不必理会。”

        人却有些走神,马尚到寺里来了,他怎么不知?

        随后,谢元娘暖过了身子才将湛哥抱过来,她要喂奶,又不想被二爷看,催着他去外间坐。

        顾远也正要出去,借着这个机会出去了,一出去便看了江义一眼,江义跟了上去。

        在厢房里,顾远撩起袍子坐下,“马尚在寺里?”

        江义摇头,“属下没有看到,要现在派人去查查吗?”

        三皇子妃与二夫人说的话,暗卫已经都回禀了二爷,江义也终于明白二爷为什么一直忙着给马公子找亲事了。

        这心里一直惦记着二夫人,确实让人很不爽啊,就是他们这些做属下的都不满,何况还是这么小心眼的二爷。

        “二爷,要不我带人去将马公子绑下山?”江义觉得这招才更解气。

        顾远端起热茶,“去吧。”

        江义:.....他以为二爷会拦着。

        好吧,二爷确实小心眼。

        江义退了下去。

        一个时辰之后,马尚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刚见完妹妹出来就被人蒙了头抗走了,一路跌跌撞撞头不时磕到东西上,就是身子撞到树上,浑身被弄的像要散了架子一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被扔到了地上。

        四周静悄悄的,那抗着他的人也无声的消息了。

        良久,久到浑身被冻的要失去知觉,马尚才敢动,试探的动了两下没有人拦着,这才将头上蒙着的东西摘下来。

        四周是茂密的树林,不过已经是山下了,走出去到是不难,冬天的长很短,马尚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谁,被弄到这里来,不过趁着天黑之前,他最好走出去。

        寺里面,马映霜晚上听到宫里回禀兄长已经下山了,还微微一愣,三皇子挑眉,“你要是担心,我派人去看看?”

        马映霜摇头,“只是他下山之前没有说一声,所以妾身才会吃惊。”

        “想来也是有急事。”三皇子擦完了手,“用饭吧。”

        话题便就此打住了。

        另和处的院落里,顾远看到江义回来,知道事情办成,心情好了,回到正屋里,饭菜香飘来,还有迎面笑着看向自己的小丫头,这就是全部。

        之后在山上的两天里,谢元娘白天除了与马映霜说话,便是一起逗孩子,至于顾远那边,时常去圆寄大师那里,三皇子也在那边,两人在密谋着什么事,谢元娘算着前世三皇子蹬上皇位的时间,觉得应该就是在年后的春天了。

        “姑娘,童夫人来了。”醉冬从外面进来。

        谢元娘侧头,“二爷知道吗?”

        童氏能找到这里,定是有备而来。

        “二爷圆寄大师那边,寒雪已经去了。”醉冬想了想,“童夫人站在院子里,不如奴婢让她先去厢房等吧,只说姑娘还没有醒?”

        那就是二爷不知道了。

        谢元娘下了火炕,“让她去厢房,我去厢房见她。”

        正屋里有湛哥,谢元娘不放心放她进来。

        醉冬出去了。

        谢元娘让令梅把斗篷拿来,也没有特意打扮,就走出去了,厢房的灯炕着,透过窗纸能隐隐看到里面坐着的人侧面的身子。

        醉冬站在外面,小声道,“童夫人是一个人来的,连丫头也没有带。”

        谢元娘点点头,“你们也留在外面吧。”

        她推门走了进去,虽然不知道童氏为什么见她,不过能找到这,说明童氏还是有自己有能力,她就是想躲地不过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何况她也不想躲,她也想看看童氏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