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大佬竞技场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辽阔世界

第三百三十五章 辽阔世界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

        时间越来越久,李欢远程攻击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甚至可以隔着一个小镇,从一端向另一端射箭,轻松杀掉目标。

        不过这就是极限了,他的视力已经跟不上,再远就看不见。

        为此,他特地找了些透光率较高的天然水晶,经过打磨后制成简陋的山寨望远镜,可惜望远镜倍率有限,不能给他带来多少提升。

        同时,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他人还没到的地方,甚至已经有修真者暗中警惕起来,大多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还有闲得无聊的元婴期老祖。

        无奈,他只能想办法先解决感知的问题。

        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他想起曾经卖给他须弥戒指的鱼不通,那家伙养了几只鬼,并说普通选手一没天赋二没金币,只能穷养小鬼。

        而这个世界养鬼的宗门很多,肯定有让凡人也能养鬼的方法,至于魂魄么,他杀掉的人那么多,浪费多可惜。

        计划通。

        然而,就在李欢准备行动时,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要杀掉那些贩卖人口的地头蛇,如果自己也玩弄生魂,岂不太过讽刺?

        想到这里,他头脑一清,察觉有异,自己似乎太飘了,没有入魔,没有被误导,单纯是杀人太多后的麻木。

        他低头看看手中的弓箭,忽然明白“以杀止杀”的可怕之处,它的特殊功能是诱导人们毁灭和破坏,仿佛杀戮才是永恒的主题。拥有者一旦开始刷数据,就很难停下来。

        直到陷入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