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在线阅读 - 第707章?狼群,能跑多远跑多远

第707章?狼群,能跑多远跑多远

        大批的狼群从地平线尽头出现在众人眼中,狼头攒动,像是一道黑色的死线。

        凤无忧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大喝道:“动作快点,把火把捡起来!”

        还好他们下令撤退的早,此时离火把所在的地方已不远。

        而且,狼群是从都沁一行人那边过来的,和他们离得还远。

        西秦兵看着远处的狼群,又看着近处的火把,总算明白了凤无忧方才让他们扎火把是做什么。

        可同时,心头更是又惊又疑。

        难道,凤无忧方才就知道有狼群要来吗?

        她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她会未卜先知?

        这个答案其实一点也不难。

        都沁那些人明显是没有帮手的,要是有的话,他们早就叫了,不可能等到都快陷入绝境了才吹笛子。

        而一般用笛音哨音引什么的最多?

        自然是动物!草原上又是什么动物最多?

        当然是狼!简单的一个推理,根本没什么难度。

        就算来的不是狼,是其他动物也无所谓。

        反正,只要是动物,十个有九个都会怕火,准备好火把肯定没错。

        呼和和都沁几人也是愣住了。

        他们万没想到,狼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明明,他们都已经占据上风,只要再过一会儿,甚至都可以把这些北凉人包括蒙金在内都杀光。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狼来了,而且,还是他们自己招来的。

        心头的苦涩,简直像是吞了一把沙子进去,涩得他们连心都是疙疙瘩瘩的。

        有好些人都忍不住看了凤无忧这边一眼,忍不住地想着:都是那个女人!若是,她能早一点出手,早一点帮他们一把,他们又何至于落到要引狼的地步?

        可是同时,他们心里又很明白,凤无忧肯出手就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他们曾经把她当成替死鬼过。

        “阿木尔,跑!”

        呼和最先反应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冲着阿木尔大吼。

        阿木尔在他们身后,和狼群的距离要远一些。

        再加上,那个女人似乎是有准备的。

        要是,阿木尔能跑到那个女人那里去,也许,还有救。

        而他,一定会用他最大努力,拦住那些狼群,哪怕,只能多拖延一丝半刻。

        阿木尔也反应过来,终于开始了跑动。

        但,她不是跑向凤无忧,而是,跑向呼和。

        这些人都在用命护着她,她和他们是一体的。

        现在明显凶多吉少,她已经被他们保护了太多次,这一次,更是有可能全军覆没。

        所以,她无论如何不能把他们丢给狼群,而自己去逃命。

        看到阿木尔的举动,呼和眼珠子都快要崩出来了,可是心头又忍不住地感动。

        阿木尔,是这个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

        只是很可惜,他没办法一直陪在她身边了。

        可,下一秒,呼和的神情猛地变化。

        “小心!”

        他嘶声吼着,人也猛地往阿木尔的方向迎过去。

        可是,迟了。

        阿木尔只觉得头皮一痛,一只大手拽着她的头发毫不留情地狠狠一拉。

        阿木尔身子止不住地后退,一下撞在一个人身上,随即,一股既恐怖又令她厌恶的感觉瞬间蔓延了她的全身。

        蒙金!她脸上的血色唰地褪尽。

        她光注意着狼了,可是,却没有留意到蒙金的位置。

        闻英一直牢牢地把蒙金纠缠在一小块地方内,可是阿木尔刚才那一跑,正好跑到了蒙金位置的附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蒙金向来都是最善于把握机会的,见到这么大好的机会在眼前,他当机立断,拼着受了闻英一剑,一把将阿木尔再次擒住。

        “小美人,我们可真是有缘分。”

        他在阿木尔的头发上狠狠嗅了一口,像是要借此弥补自己受伤失去的血液一样。

        阿木尔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花容失色。

        闻英踏前一步。

        蒙金立刻抬刀指着他:“你再靠近,我就先杀了这个贱人!”

        在蒙金的认知里,女人只有一种用途,他可以叫她叫美人,同样不影响他认为女人只是贱人。

        闻英身子一僵,停下步子,双目冰冷地看着蒙金。

        若是目光可以杀人,蒙金此时,大概已民经被闻英冰冷又锐利的目光冷静地割成了千八百块。

        见阿木尔果然可以威胁到闻英,蒙金咧着唇得意地笑了一下,随即扯着阿木尔往都沁一行人的方向靠拢了一点。

        虽然,都沁那些人离狼更近,可同样的,他们才更在乎阿木尔的命。

        而这些西秦人……他已经看出来了,那个女人根本不在意都沁这些人的命,她之所以会出手,只不过不想局面偏向他这一边而已。

        但现在,他可是需要有人在狼群中保住自己的命的。

        还有比都沁这些人更好的选择吗?

        “放了我的勇士!”

        蒙金冲着都沁等人大声吼道:“再不停手,我就让这个贱人也和我的勇士们一起去做伴!”

        都沁等人的动作齐齐一顿。

        狼群在前,可他们一样没有放弃围杀北凉兵。

        因为,他们不动手,这些北凉兵也同样不会放过他们。

        可此时,情况却是突变。

        一时间,他们的动作还顺着惯性,继续往北凉兵的身上砍去。

        “还不住手!”

        蒙金大吼:“你们真想让她和我的勇士们做伴吗?

        这么美的美人儿,活着不能享用,就算到了地下,我的勇士们也一定很高兴能有她陪伴。”

        这话,简直不堪入耳。

        阿木尔羞愤欲死。

        蒙金这个残忍的野兽,连死后的灵魂也不肯放过,要用言语玷污它。

        “都住手!”

        都沁大吼了一声,对着蒙金道:“狼群就要来了,你难道想带着阿木尔应付狼群吗?”

        在他想来,狼群来了之后,每个人都要自保。

        蒙金就是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还能应付那么多狼。

        蒙金没怎么说话,只是示意他的人都聚到身边来。

        一直到他剩下的十多个士兵都聚过来了,他才嘿嘿一笑说道:“都沁,这就要看你的了。

        若是不想阿木尔死,就好好保住我的性命。

        否则,我保证,在我死之前,一定会让这个女人先死!”

        天底下如果还有无耻两个字,一定是送给蒙金的。

        他根本不知道荣誉这两个字该如何写。

        在他的字典里,只要是对他有利的事情,他都会毫不犹豫去做。

        “卑鄙!”

        呼和怒骂出声:“蒙金,你不配做草原人!”

        草原人粗旷,但不是不要脸。

        蒙金这样的人,就算在北凉,也一样被很多人唾弃。

        但,蒙金才不在意。

        至少,他比大多数人都活得好。

        “活着才叫草原人。”

        蒙金毫不在乎地说道:“死了,那叫草原鬼。

        本将军可不想当鬼。”

        他把阿木尔又往自己这边勒了一下,不耐烦道:“你们选好没有?

        想让这个女人死还是活?”

        呼和和都沁都气得面色发白,可是阿木尔在他的手里,他们又毫无办法。

        狼群来的速度极快,几乎只是片刻之间,就已经到了他们身前。

        由此就可以见到,凤无忧在猜到有狼的时候没有选择逃跑,有多正确。

        之前为了偷偷接近交战的双方,凤无忧他们在一两里地之外就已经下马步行,若是他们真的逃跑,这么一点时间,根本不够他们跑到马跟前。

        而且,在草原上,没有什么能跑得过狼。

        一旦他们逃跑,在狼群的眼中,就是弱小和可捕食的代名词,狼群只会更追着他们不放。

        而狼的耐力,也是很有名的。

        它们会一直耐心地驱赶并骚扰着猎物,直到猎物筋疲力尽,然后才会一股作气扑上去,挑猎物最薄弱的环节袭击。

        如果是马匹,那通常就是肚子。

        一旦马匹被咬得肠穿肚烂,那骑在上面的人,还有好下场吗?

        所以在猜到有狼的一瞬间,凤无忧就做出了决定,她不能跑。

        就正如,蒙金此时的做法一样。

        他宁可逼着都沁他们来保护自己,也不会傻呼呼地逃跑,因为逃跑,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危险中,到时候,没准便宜了的,是这些站着不动的人。

        狼群在快要到达他们跟前的时候减慢了步伐,开始慢悠悠地游走。

        但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们的游走并不是没有目的,而是,呈雁翅状散开,从两边绕过去,将都沁一行人、蒙金和北凉兵、以及凤无忧一行人,全都包围了进去。

        长孙云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到底有多少只狼?

        一眼望过去,黑压压地一片,到处都是狼头攒动。

        粗略地数一下,至少也有七八十只。

        也许,上百只。

        绕是见过不少大场面,长孙云尉也有些齿缝冒凉风。

        这么多狼同时袭击上来,他几乎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场面。

        “凤无忧……”长孙云尉忽然开口:“等会儿有机会,你就跑。”

        哈?

        凤无忧握着火折子,谨慎地心里评估着点燃火把的时间。

        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却还是被长孙云尉的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

        长孙云尉看也没看凤无忧,目光紧张地盯着远处的狼群,口中却毫不迟疑地继续说道:“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我会掩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