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下山虎 > 第0265章 一个“帮”字
    头顶是蓝天白云,前方是一望无际的碧波草场,清风带着些许温和少了几分炎热,远处还有成群的野生动物,一颗歪脖子树上栖息着一头吃饱的狮子,悠闲的俯视着它丰足粮食储备,而在这远处站着几人,一人背手而立,面色有几分享受,正是神仙。
    他身旁的齐青钢就没有那么悠闲,手里罕见的拿着一把三十几公分的军刀,在非洲的草原上他也不敢大意,谁也无法断定前方的草地下是不是沼泽,里面有没有巨蟒或者鳄鱼,不仅仅齐青钢自己,后方还跟着几名黑人,都是全副武装谨慎的观察周围,比齐青钢还要紧张,他们搞不懂这位黄皮肤的人为什么喜欢这里,美景是美景,却连那么多大人物都参加的会议都能推掉,有些得不偿失。
    扶贫,可能是到达一定层面上必须要做的事。
    高度不同,角度也就不同,扶贫这二字对一个家庭可能就是“困难户、低保户”对于大一点的就是“贫困村、贫困县”等等,可当扶贫二字上升到战略意义,那么考虑的就要多得多,有人不理解为什么来这么遥远还给这些外国人,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国际关系。
    他的身份注定不能做慰问一个贫困户那么简单,也确实被连轴转的会议搞到头脑发昏,找了个理由忙里偷闲的出来,他在前年来过这里一次,几乎没有变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国家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环境保护。
    齐青钢兜里的电话响起,看了眼是从公司总部打过来,总部的人担心打扰到神仙,询问是必然,齐青钢在电话里问了情况,听说是有人找老板还是拿着名片,更是惠北那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刘飞阳,这三个字一瞬间出现在他脑中。
    事实上,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想起过这个名字,也有很长时间没关注惠北的情况,他是个武痴,讲究大开大合,本以为那个小人物半年之后相见会给自己惊喜,却没想到身体发福,力道不如以前,让他有些失望也就不在关注。
    不过此时他还没小气到要从中作梗,细心地看了眼时间,国内应该已经是午夜时分,能这个时间打过来情况必定十分紧急,他道了句等等,捂住话筒道。
    “丁总,您还记得惠北市的刘飞阳么?”
    “刘飞阳,柳青青”他脱口而出,甚至在一瞬间形成了画面,不过在他脑海中的印象,刘飞阳还是穿着军大衣的。
    “他找您,应该是想要寻求您的帮助”
    “打过来吧”他在给出名片的时候,就没想着有一天会不接,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这是他的原则,齐青钢闻言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神仙的电话给递过去,对耳边的电话说一句可以之后,快速在手机上编辑出一条信息发出去,他要了解事情的始末。
    刘飞阳正坐在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姓郑,郑总亲自帮他泡了一杯武夷山的大红袍,受神仙影响,总经理级别的都喜欢在办公室背景墙上挂一副山水画,纯墨色不带点缀,上面会有些题词,当听到办公桌的座机响起,心里不由有些紧张,他被调任到惠北是公司副总裁进行的诫勉谈话,见过神仙,没说过话。
    这种电话都是由中转之后进行对接,并不需要播出,当他看到上面一些根本不像号码的数字之后,知道电话那端一定是丁总。
    说话变得越发客气“刘先生,已经接上了”
    “谢谢”刘飞阳仍旧客气的说一句,站起来走到办公桌旁,他心里没底,那么大个人物会不会分心帮自己,他没有半点把握,抬手把电话接起来。
    “丁老板…”
    “小友,好久不见,要邀请我去你们那打猎么?”神仙心情不错的开了句玩笑,他心里甚至没有半点思考刘飞阳会说什么,会寻求怎样的帮助。
    “呵呵…”刘飞阳尴尬的笑了笑,多半是苦笑,站在别人的办公室,想要找一位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寻求帮助,他多多少少感觉到有些凄凉。
    “如果您想来随时可以来,我还给您带路,上回放跑那只老虎听说已经下崽了还在山上,放跑一只,这次还您两只”
    神仙怎么能听不出来这是强颜欢笑,诸如此类的电话他接的太多,有些人想说又不敢说,有些人打电话过来肤浅的想要借钱,更有人滑稽的在别人面前炫耀能跟他通话,救急不救穷,这是他对任何事的态度,所以也就是他给了小人物名片,时至今日还没有人能让他刮目相看的重要原因,多数都是通过一次话之后把名片收回来。
    当然,所谓的刮目相看是相对而言。
    “呵呵,好,找我有什么事情说吧”他不温不火的微笑道。
    “我爱人因为救我受伤了,医生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现在还在昏迷当中,所以我想问问您有没有认识好医生,能救救他!”刘飞阳说到后来几乎是乞求的态度,他现在确实无助,每每想到安然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百爪挠心,他现在急需一位能让自己相信的人,说一句她能治好,哪怕是骗而已。
    神仙闻言,嘴角的笑渐渐收起来也换上严肃表情,有人借钱、有人保命,可谁都是为了自己,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张名片的附加价值究竟有多大,要让救活另外一个人,哪怕是爱人也是第一次。
    “具体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是脑部受损伤…”刘飞阳把在医院里医生讲的那些话,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站在侧面的郑总听见刘飞阳说的是这个问题都愣了,就这么点事?本以为动辄十位数的资金断裂…
    正在丁总犹豫期间,他咬紧牙关又道“她是我的初恋,也是我这辈子的第一个女人,也会是唯一一位,就在她遭遇重创的前两分钟,我们还在讨论我们的未来,我爱她,求求你帮帮我”
    刘飞阳没掉眼泪,可这哀鸣听在任何人耳中都难免跟着悲伤,孟姜女哭长城能成为千古故事,如果主角换成个男人恐怕会更胜一筹,郑总都开始跟着心痛,他心中有种闷气,想喊出来说我救她,可没这个能力。
    然而丁总不是他,倒不是心硬如铁,而是不想让电话那头的人失望后看到希望,最后又成绝望,凝重道“生、老、病、死,这是任何人没有办法改变的自然规律,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她才二十几岁”刘飞阳已经不知该用什么哀求。
    “好好照顾她吧,我帮你找最好的脑科医生”神仙顿了顿,随后又道“再送你一句话,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他说完,挂断电话。
    背过手看向这无边无际的草场,草场与蓝天相接,从左到右环顾了一圈,嘴里感慨道“前年来的时候,这里是这样,人却老了两岁,万年之后这里还会是这样,而人又会在哪里?又会老了几岁?”
    关于安然被袭击的经过,还有这段时间惠北市与刘飞阳有关的大事小情,已经完整发送到齐青钢手机里,他很惊讶也很正经,没想到那小子能变成现在模样,他并没立即把手机递过去,神仙不经常大发感慨,需要给他时间消化,不能打扰。
    至于刚才送刘飞阳的那句话单纯的理解成为一句古诗词太过小儿科,如果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世事无常,根本无法理解上去,那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说吧”大约两分钟后,神仙开口道。
    “好…”齐青钢点点头,随后开始字正腔圆的念出来,从进入酒吧、银矿区、砖厂、齐三爷、圈子,到安然、柳青青、张晓娥、张曼,全都事无巨细的讲出来,他不错过任何细节,又不会讲的太繁琐,可这也足足花了十分钟时间。
    神仙听完沉默几秒钟,随后道“几次危机都没用那张名片,以小博大,不错”
    他断然不会迂腐到计较刘飞阳所用的那些手段,换句话说,那些手段在他面前不值得一提,不是以结果论,而是对成功看的太明白。
    “青钢,如果不是因为他爱人,他会在什么时候用那张名片?”
    这个问题确实把齐青钢难住,他刚才有一小段隐瞒,也可以说是总公司的人刻意没提,就是在小巷里他出手的事情,因为任何人都知道神仙发起火来很严重,也不会让他因为下面人就能解决很完美的事情发火,在心里仔细权衡着,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
    “性命攸关,没用那张名片,他的爱人没到生死关头,却能拿出所有”神仙顿了一下,随后道“有情才能有义,有情的人都不会太差,可以帮帮他!”
    “刷…”齐青钢听到这话不亚于被雷击中,精神有些错愕,这个帮是超脱医疗之外的。
    神仙说扶贫,那是对非洲一个效果的基础设施援建。
    神仙说资本,那是把指数三天之内拉起十几个百分点。
    神仙建立萱华园,这三个字就在全国遍地开花。
    齐青钢露个面,尚且能让三爷吓破胆,神仙道一句帮帮,又会到达怎样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