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帝皇 > 第56章 传音玉牌!
    “不可能!一个大家族之内是禁止后辈子弟之间相互联姻的,即便是其他一些小家族,大小宗门,也是不允许出现这种人伦事件的,秦兄弟,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秦羽也觉得虽然是武力为尊的世界,却也不一定会有这种毁三观的关系出现,点点头说道:“那很难解释那个家伙怎么会对我们有敌意,总不至于纯粹是狗血事件吧。”

    梁靖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后面我们要小心一点了,这些人始终是齐家族的人,而且听齐前辈说,这家伙好像是齐家族内族的人,是从第七层下放到第六层的,始终还是更高一级的人,这样的人,想要对付我们,似乎一点都不困难。”

    秦羽说道:“若再来闹事,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到时可不是扔几十张符箓来炸他了。”

    梁靖看向他,感觉到这家伙有些淚气,说道:“我们还是尽量低调一点,在这里,我们需要小心谨慎一些,这里的人修为一个个都非常厉害,若遇到我们对付不了的,后果可严重了。”

    秦羽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思索着如何提升境界修为。

    他的麻烦比梁靖的还要大,现在他必须要找到突破血蟒境九层的境界修为,进阶到造灵境修为。

    过了好一会,院子外面传来了响动。

    秦羽皱了皱眉,说道:“是不是那两个家伙又回头了?”

    梁靖摇摇头说道:“可能是都尉大人回来了。”

    他们刚走出大厅,来到院子处,就看到了齐夜月一个人走了进来。

    “秦羽,你醒了?”齐夜月惊讶问道。

    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今天来雅阁院子就是来带秦羽前往圣弘院找医师来治疗的。

    秦羽说道:“多谢都尉大人关心,我昨天在你离开之后没多久就醒过来了。”

    齐夜月看向梁靖,说道:“梁靖,那你怎么不通知我?”

    梁靖连忙说道:“我不知道如何通知都尉大人,所以就多等了一天。”

    齐夜月才醒悟起来这里不是天堑城堡,也不是军队,手中一番,手中多了两块玉牌,交给两人说道:“这玉牌只需要灌输一些真气或者灵气,就能够激发,我也就能够知道你们有事要找,我会很快就会出现的。”

    秦羽打量着手中的传音玉牌,惊讶不已说道:“这么神奇,这是什么?”

    “传音玉牌!”齐夜月说道。

    秦羽问道:“怎么使用的?能使用多少次?”

    齐夜月解释说道:“每次都需要消耗传音玉牌里蕴含的能量,一直到里面的能量被消耗完毕,就会失去作用的,至于次数,每块传音玉牌的能量都相当,但每次因为彼此之间传音的距离比较远,消耗更多的能量,距离比较近的话,就会消耗比较少的能量,因此,这次数很难界定的。”

    随后她将使用的方法传授给了两人。

    梁靖听闻后默念了一下,随之将传音玉牌收了起来。

    秦羽却依照她传授的方法,开始尝试使用了,很快,他手中的传音玉牌能量闪烁了一道红色光芒,随之消散了。

    齐夜月眉头皱了皱,感应到什么,连忙拿出了她身上的传音玉牌,皱了皱眉说道:你干嘛平白无故使用传音玉牌。

    秦羽咧嘴笑了笑,说道:“尝试使用一下,看看管不管应,不过希望不要出现有使用这种传音玉牌的机会,那样,意味着我会一直处于安全的状态。”

    齐夜月说道:“行了,好好珍惜传音玉牌的能量,只要能够提前设定好彼此的感应能量,能够与别人共存着这种传音玉牌,与更多的人进行交流和沟通。”

    这是非常方便的一种辅助工具。

    “梁靖,你的手臂怎么了?昨天看你的伤势是恢复了的,但现在怎么就出现伤势了?”齐夜月突然看见了梁靖手臂上的伤势,连忙问道。

    梁靖摇摇头,连忙说道:“没事,一些小伤,一天就痊愈了。”

    齐夜月看了他一眼,随后望向旁边的秦羽说道;“你来说……”

    梁靖看秦羽面露难色,连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交代了出来。

    齐夜月皱了皱眉问道:“齐成愈和那个陆子奇来找你们麻烦?他们怎么着你们的麻烦,是不是你们出去了这个雅阁院子?”

    秦羽说道:“我们没有出去,那两个家伙应该是看到丫鬟一直送餐来这个地方,就发现了我们的存在,那家伙似乎对你有些意思,所以以至于……”

    “混账,这两个家伙,竟然敢混账到我的巾帼都尉队伍里来了,真是不知道死活。”齐夜月呵斥了一句。

    梁靖连忙说道:“其实我们也有没有什么事,一些小伤,而且这件事情你六叔也出面化解了,都尉大人,算了吧。”

    “我六叔知道这事?”

    齐夜月皱了皱眉,惊讶问道。

    秦羽说道:“都尉大人,你进入齐家族外族庄园的时候没有见到其他人吗?”

    按理来说,定然会有人向齐夜月打报告或者投诉的,至少也是要八卦一下这种事情吧,以此表示友好和增加被奖励的机会。

    齐夜月摇摇头说道:“我是直接传送阵下来第六层庄园里的,途中也遇到了一些人,但他们并没有向我说什么。走,我带你去找他们算账……我的人也敢欺负。”

    “都尉大人,算了,这种账不能这么算,不然我和秦兄弟在这里会寸步难行,暂时还是先忍耐下来吧,更何况,我们也没有吃亏,反而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家伙会来找我们报仇。”

    “为什么?”

    梁靖先前只是简单说了一下,并没有说齐成愈被秦羽扔了几十张符箓炸伤了。

    听完之后,齐夜月好奇地打量着秦羽,问道:“你从哪里弄来的几十张符箓?”

    秦羽说道:“之前几番的战场收获,我拿回去天堑城堡进行出售和兑换,从散修和一些商铺那里购买了不少的符箓,想不到竟然会有一些意外的效果,若是打量击中起来一起始终的话,威力竟然非常强大。”

    “你怎么一下子能够激发那么多的符箓的?”

    齐夜月跟随在齐天行的身边,她的父亲身边经常出现很多的修炼者,很多武道经验,知道符箓的释放是需要不断的激发识海之内的神识能量,激发出那些一张张符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