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银月女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银月女皇

        陨月禁地,封天化魂阵失效,天地不再封禁时,周边诸多大修,已生出感应。

        待到,聚涌于拱门处,如鬼猿般的异魂邪灵,蜂拥而入时,暗中窥视那片天地的强者,大多已心知肚明。

        青铜巨棺,以撕裂天穹的霸道气势,扶摇上天的那一日,也有强者目睹。

        譬如赤阳帝国的国师,便阴神离体,久久仰望星空,目送那一口青铜巨棺的远去。

        夜色深沉,厚厚云层内,一道白衣身影,悄然凝炼。

        此处,乃陨月禁地云霄深处。

        白衣身影由虚态,仿佛渐渐地凝为了实质,变幻为一俊逸非凡的白衣书生。

        他腰带美玉,皮肤白皙,仪态潇洒,整个人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一声充满威严的冷哼,从一簇浓郁云团传来。

        云团疯狂涌动,掀起极其恐怖的能量磁场,搅的周边云层都在消散。

        突然间,有亿万闪烁的光点,不知从何而来,如飞蛾般,扑向那涌动的云团,如意识魂念的聚集降临。

        白衣书生安静等候。

        数秒后,从那浓郁云团内,走出一袭银衣倩影。

        赫然是一体态纤薄,望着柔弱的美丽女子。

        此女身穿的银衣,流光溢彩,似能吞没日月精华,上方绘着山川图录。

        仔细去看,会发现那些山川图录,囊括乾玄大陆各大帝国版图。

        女子野心,可见一斑。

        女子面容模糊,似如何都看不真切,她背后则是高悬着,一幅空白画卷。

        画卷漂浮着,猎猎作响,似蕴含着奇异空间异能。

        “许久不见。”

        白衣书生温和微笑,微微鞠身,“女皇陛下,我阴神来见,是为了两国的乱局。”

        “国师大人,你对下方的陨月禁地,所知多少?”银月帝国的女皇,同样以阴神而来,望着赤阳帝国的周苍旻,心情颇为复杂。

        此人,在赤阳帝国强势崛起,大刀阔斧改革,修缮和天源大陆上宗关系。

        偏偏炎阳大帝,和他乃至交好友,没丁点猜忌。

        在周苍旻的改革下,赤阳帝国诸多内忧外患,一一被梳理剔除,令赤阳帝国国力昌盛,强者辈出。

        反观自己国度,莽夫居多,强大修行者不少,可在掌控国家大势上,不论自己,还是其他所谓栋梁,皆不如眼前此人。

        周苍旻本人修行境界,也迅速精进,展露的锋芒,令人敬而生畏。

        很多针对他的袭杀暗算,都在悄然不觉间,被此人从容化解。

        待到自己,终于将其视为心腹大患时,他已经成长到,便是自己,都觉得棘手,有种想杀都杀不死的无力感。

        唯一庆幸的是,此人要不了太久,便会脱离赤阳帝国,远赴天源大陆。

        对这位赤阳帝国的国师大人,她是又嫉恨,视为心腹大患,又暗中钦佩。

        她曾不止一次向外说过,赤阳帝国近年的强势,只因这位国师的横空出世。·

        “我秘密送往女皇陛下的卷宗,已记载了我所知一切。”周苍旻笑容灿烂,“诸多出自银月帝国的异魂妖物,已尽数涌入陨月禁地,若不尽快铲除,待到那些异魂妖物壮大,会威胁到你我两国。”

        “我已禀报炎阳大帝,我国愿安排修行者,配合你们进驻禁地。”

        “只望女皇陛下,不要怀疑我国的诚意,不要暗中捣鼓什么动作,弄的双方都不愉快。”

        周苍旻说道。

        “那口青铜巨棺,究竟是何物?”银月帝国女皇询问。

        “不知。”周苍旻摇头,神色略显深沉,“我唯一能肯定的一点,就是那口青铜巨棺内,有一无比强大的魂灵蛰伏。那位,应该是担心他的出世,会惊动天源三大上宗,还有魔宫、妖殿,才着急离去。”

        “他若未走,若将敌意对向你我两国。”

        赤阳帝国的国师大人,摊开手,很混账直接地说:“我们都将灭国。”

        “如此恐怖?”银月帝国女皇惊骇道。

        “嗯,那位应该是浩漭天地,最强大的那一簇存在。”周苍旻缓缓点头,“这般岁月悠久的老神仙老魔头,以你我的力量和境界,暂时还差得远。不过,你我不必惊讶不安,那位一出世,就急匆匆携巨棺遁入星河,就说明他也有忌惮的人或物。”

        银月帝国女皇沉吟良久,忽转身望向身后。

        她伸手一点。

        有五色神光,笔墨勾勒般,以那空白画卷作画。

        空白画卷,骤然绽出灿然神辉,空间映照的神秘力量,加诸在画卷。

        忽然间,李玉蟾、虞渊,还有诸多银月帝国的试炼者,就在那画卷浮现。

        极远处,七神宗的秦雲,赫然也在当中。

        画卷中的人,浑然不觉被此奇物窥视映照出来,依然处于自己的世界,或在揣摩那些剑痕,或者如虞渊般,凝神修行。

        “银月帝国,天梵图,果真玄门莫测。”

        周苍旻洒然一笑,兴致盎然地,也看向那渐生变幻的图卷,“女皇陛下,你银月帝国这一代,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只可惜,今趟自告奋勇入内的秦雲,似乎运气不佳,碰巧遇到禁地生变。”

        一说起这个,银月帝国的女皇,心中便是一痛。

        犹记得,前面几代,也有一代试炼者曾群星璀璨,被她寄予厚望。

        其中几个好苗子,若是没有夭折,是有望进阶阴神的。

        结果眼前的周苍旻,提前潜伏在陨月禁地,避过蜃幻水幕的追踪,忽冒出来痛下杀手,收割众多天才种子,又全身而退。

        周苍旻一战成名,令帝国那一代的所谓天才,几乎死绝。

        遭此重创的帝国各大家族,元气大伤,数次潜隐赤阳帝国寻仇,又被周苍旻设局屠杀几波,伤上加伤。

        帝国的衰败,仿佛就是从那一次试炼起,周苍旻的血腥崛起之路,也从那一战。

        时隔多年,帝国得上天垂青,受运道眷顾,终又一次出现李禹等瞩目一代,再次入禁地试炼,结果又遇到不测。

        “陛下,为何不真身降临,将他们一并带回?”周苍旻轻声问。

        “你为何不亲临此地?”女皇陛下反问。

        “大阵禁制刚消,里面是否潜隐着大凶险,我可不知。”周苍旻微笑着,“我很惜命,不想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入内冒险。那青铜巨棺虽然离去,可如果还有弱他几分的异魂在内,尚且没有出世,我还是招架不住。”

        银月帝国女皇,轻叹一声,“未知的凶险,最为恐怖。”

        她不敢真身降临,只携带着“天梵图”,以阴神在天穹显现,担忧的也是这一点。

        封禁的力量消失,潜隐在暗处的异魂邪灵,若是受天地巨变惊醒,在没有镇压力量的情况下,从暗处走出来。

        冒然闯入,能不能全身而退真的难说。

        还有,那霍然消失的封禁,会不会是陷阱?

        越是身居高位,越要顾全大局,不能肆意妄为,所以银月帝国的女皇也好,今日的周苍旻也罢,都是安排其他人入内,先弄清楚形势再说。

        “那些异魂邪灵,似在朝那里聚涌。”

        周苍旻伸手一指,正点在画卷中,虞渊等人所在的化魂池。

        银月帝国的女皇陛下,凝视着“天梵图”内的妹妹,还有李禹,心中有些担忧。

        居高临下,借助“天梵图”的她,能隐约捕捉出,一股股强大的气机魂念,仿佛虚空飞逝的流光,奔着化魂池而来。

        鬼猿,青衣童子,月牙吊坠,等等异物大妖,都在其列。

        此等异魂凶物,实力都不弱,尽数抵达之后,那池子旁边的幸存者,怕是都会死绝。

        便是七神宗的秦雲,除非第一时间脱身,不然一深陷于内,也极难活着离开。

        “女皇陛下,那位,是你银月帝国何人?”周苍旻的指头,遥遥点向化魂池角落,一个孤身端坐,手握白纸扇的身影,“他在修行时,你那妹妹,还有周边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看着他。”

        帝国女皇陛下,略显惊诧,奇道:“还有此事?”

        “你不妨仔细看看。”周苍旻也饶有兴趣,“不知为何,总觉此子,会是一个变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