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我在诸天比创界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飞

第四章 飞

        把宇宙比喻成树。

        主干是本源世界,那些重要的枝干是大世界,细小碎枝是中世界,树叶就是小世界了。

        珈蓝界是大世界,辖下三千中世界,百万小世界。

        这大小,代表的不是世界面积,而是法则稳固灵力强弱界壳坚韧程度乃至世界寿命等等。

        小世界中也有星空无垠生命星球无数的,但蕴含灵力太少,无法让智慧生灵修行长生,法则不稳,就像那树上的叶子,遇到风吹雨打就可能凋落,寿命短则几十万长也就几千万。

        根据世界定级法规定,凡世界寿命不能过亿的,即便内部文明发展再高,也只是小世界。

        再有一些人为创造的洞天福地、虚拟真界、体内宇宙,乃至次元位面等等,都统统称为小世界。

        真正的大世界,法则连接本源,与宇宙同寿,灵气浓郁,生灵就算不修行,只呼吸着大世界的空气,就能长生。

        在珈蓝界,哪怕短生种的人类,不修炼的普通人也能活上千年,而修行的灵修寿命都以万年来计算。

        话说回来,络迦精神觉醒后,将另外两颗钻石内的知识也灌输进识海。

        精神小豆芽正以珈蓝百科常识和诸天三千问答为肥料,吸收转化营养自身,而飞行术需要的则是实践。

        想飞行,需要灵力。

        而要灵力,先得炼气。

        络迦不懂修行,好在珈蓝百科常识里就有基础炼气法,还是珈蓝界大众版的幼儿教材,图文并茂带身临其境模拟指导,傻瓜式教程包教包会。

        吸收灵气运转周天转化提纯落入丹田得到的就是灵力。

        空气里蕴含灵气,水里蕴含灵气,吃下的菜里灵气更多……

        络迦炼得小肚子里热乎乎的。

        攒够了灵力,就练习飞行。

        络迦很喜欢珈蓝界的教学方法,飞行术教程不仅有具体的灵力运行路线,还有发力方法,同时还会让人附身到老师身上让人身临其境的模拟飞行,地球上若是能这样学习,当年她就不会放弃舞蹈转学三维建模了。

        第一次飞起来的时候,哪怕离地不到一米高,络迦还是兴奋得用手机给自己拍小视频,就算拍摄中途摔了个四脚朝天也高兴。

        我能飞了!

        哈哈!

        在这一刻,络迦忘记了离家的伤心,嘴里哼着“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在山灵居上百空房间飞进飞出寻宝,像个真正的孩子。

        陆慎问沫乾:“络迦洗炼前多大?”

        胡衣笑道:“肯定是幼崽,刚来那天还偷偷哭鼻子呢。”

        陆慎就道:“人族体内含水分多,哭一哭更健康。”

        沫乾没说话,只觉得络迦什么都好,飘到络迦边上教她怎么飞得更快更高。

        如今大家都看出来络迦根本不是破界时修为尽失,而是以前根本没修行过,毕竟一个能破碎虚空飞升的灵修,不可能重新修回点滴灵力就兴奋不已,更把浮空漂移当游戏,怎么都玩不够。

        至于没有修为怎么破界飞升,这是别人的秘密,大家都没问。

        沫乾不擅长教学,点了几个络迦的失误,发现络迦仍无改进,多肉中心的花瓣收缩,变出莲蓬一样的平台:“上来,我带你飞,去感受风。”

        络迦很心动,飞行的感觉很好,但是她灵力少,飞一刻钟就要下来休息十分钟,虽然现在已经能支持半小时不落地,但飞行速度跟人小跑步差不多,高度也最多五米,而多肉飞起来则是电闪雷鸣又快又高。

        “上来。”沫乾催促。

        络迦不再矫情,道了谢内心雀跃的落在莲蓬上,站好姿势摆了个样子,掏出手机自拍。

        沫乾猛地启动,“咻”的飞到了外面,吓得络迦一声惊呼,忙蹲下抓住莲蓬边缘的花瓣。

        半个月下来,沫乾身体已经比成人澡盆还要大,花瓣蓝玉一样,肉嘟嘟光莹莹,仿佛能掐出水来,但真上手了,却发现花瓣比铁还硬,顶端的红色尖刺也犀利如同钢针。

        “好漂亮——”

        络迦也坐过飞机,但坐飞机的感觉跟现在相比差了好多,她现在就像一只鸟儿,前一刻刚掠过水面,下一刻又飞到云霄。

        多肉一层层花瓣升起无形屏障,高速飞行造成的狂风到了络迦身边只剩暖暖微风,络迦不知不觉站了起来,伸手握住白云。

        云丝在掌心流淌。

        络迦眉也开了,眼也笑了。

        见野果红了,滑过时伸手拽下一串,又唤那边山花更好看,沫乾扬风卷起花瓣落她满怀。

        随云雀起舞,与雷霆争快,躲避猎人的石头……

        哪来的石头?

        络迦探身细看,沫乾已经带着她返程。

        “先回去,下次再飞。”

        回到山灵居,络迦意犹未尽,幻想着哪一天自己才能像刚才那样飞,以前那种缓缓滑翔已经满足不了她。

        “陆师兄。”沫乾停在正除草整地?的陆慎跟前:“山上有人在溪水中洗浴,并向我挑衅。”

        “你确定是溪水里,不是溪旁挖的池子?”陆慎脸一沉,老好人展露几分威严。

        “确定,我也看见了。”络迦举起手。

        “洗澡是吧,我让你们洗个够!”陆慎把手里的草一扔,脚下生云,就往山上飞。

        “络络,你先进屋,提醒胡衣打开结界,我跟去看看。”沫乾说着,身影一闪,跟上陆慎。

        胡衣在屋里听见动静,出来一问,安慰络迦:“演武台以外的地方打斗不伤人不死人,出不了事,我通知阿剑他们,轮武力,他们能在学校排名前十。走,我们带上东西上山野餐看热闹去。”

        络迦拿着筷子晃晃悠悠飘上山顶,没见陆慎,只看见沫乾堵在凌云居门口,附近一只雄壮的白鹿悠闲踱步,不时低头嚼几片草叶。

        络迦抬头看天。

        晴空万里,白云如絮,凌云居上空却被乌云笼罩,闪电雷鸣,哗啦啦下着暴雨,院子里有人型生物正跳脚咒骂,邀陆慎上演武台决生死。

        白鹿扬起树杈状的红色鹿角,叼着片草叶,绕络迦转一圈,歪头跟络迦对视,眨了眨眼,四蹄生云,腾空一尺:“还想飞吗?”

        络迦忍住想撸毛的冲动,抿唇摇摇头,虽然知道陆慎是白鹿,但她已经习惯了陆慎的人形,又不是真正的三岁,哪能坐到男人背上去。

        胡衣的野餐计划被打消。

        游剑墨海棠两人从天而降。

        “别废话,上演武台。”

        游剑话音尚未落地,凌云居老生加上新生共有八人同时出现在半空,一个个衣甲生辉,凛然如神灵,看着便不凡。

        “好,一个时辰内,九号演武台见。”

        络迦喃喃:“他们是故意的。”

        胡衣拎着装食物的篮子,一点也不担心接下来的比武:“幸好拿的是保鲜篮,时间静止,打完了再吃也不影响食物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