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我在诸天比创界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演武场

第五章 演武场

        飞升者们都是各个小世界的天命之子,聚集在一起或是三观不合或是种族冲突,避免不了矛盾,就算珈蓝公校有神灵布下的规则演武台外无法打斗,也总有人能钻到规则的漏洞,打不死人就膈应人。

        凌云居的飞升者都来自魔幻文明,讲究血脉,自称为神,因招揽陆慎不成而结仇,常凭着住灵溪上游,在溪水里泡脚洗澡投毒倒脏东西,被山灵居的前辈逼上演武台上以三敌五杀了他们每人两条命,让他们修为只剩三成,这才老实了些。

        如今山灵居最强的前辈离开珈蓝公校,只剩不善杀伐之道的陆慎胡衣,游剑墨海棠低调,每日去练习区山林打猎换学分,很少上演武台,新来的络迦和沫乾又是幼崽,尤其沫乾还是先天宝物,令人眼热,他们便设计激山灵居上演武台团队比武。

        络迦来珈蓝学院半个月,还是第一次到演武区。

        整个演武区占了学院将近三分之一空间,远远望去,一块块巨大石板高低参差的飘在半空,最小的也有足球场那么大,最大似乎有好几百里,俨然如浮空大陆。

        演武台边缘翘起,形如护栏靠椅,可当观众座位,而演武台底部符箓的流光闪烁,中央标着巨大的号码。

        一进演武区,络迦就忍不住皱眉,有种进了菜市场专门杀鸡杀鱼杀兔子区域的感觉,头皮发麻,胸闷梗塞。

        九号演武台是个中型演武台,沿途需要路过几个小型演武台。

        “轰!”

        左近一座小型演武台的比试进入尾声,失败方不肯认输,施展了自爆大法,在巨响中将自己和对手一起炸成肉末。

        络迦被吓住了。

        珈蓝百科常识里关于灵修的比试都是各自施展法术,谁更高明谁就赢,就算决斗也是点到即止,不涉及生死。

        络迦以为这里的演武台就跟常识课本上一样是场比赛,还充满期待,没想到刚进入就看到活生生的人瞬间粉碎,残肢飞溅,演武台透明的结界屏障被血沫染成红色,一颗眼珠撞到络迦跟前又缓缓滑落,眼珠中的瞳孔还没扩散,有意识一般紧紧盯着络迦。

        所有的兴奋和激动都被冻结成冰,整个人都不好了。

        沫乾最早发觉络迦的异常,花瓣收拢,形成一朵花苞将络迦裹在里面:“别怕,你在里面,杀敌我来。”

        墨海棠回头道:“等下你们两个都别上场,好孩子不能打打杀杀。”

        话说的比较委婉,事实上沫乾也许还能派上用处,络迦若是上场了那就是白送对手一个弱点,倒拖后腿。

        最后络迦和沫乾都在场外等候,游剑、墨海棠为主攻手,陆慎和胡衣为辅助跟治疗,四人除了游剑手持一剑,其余都是空手上场。

        在四人对面,是七个高大身影,各个手持法宝兵器,其中为主的那个身高三丈,穿着金甲,头戴皇冠,手持权杖,背后隐现王座虚影,浑身灵光四溢,高高在上宛如神王。

        没有人废话,演武台上瞬间狂风暴雨,飞沙走石,电闪雷鸣,昏天暗地中不时有强光亮起,然后是轰然的碰撞声……

        演武台似乎在晃动,透明的结界荡起涟漪抵消攻击。

        络迦害怕看到恐怖的场景,想要闭上眼睛,眼皮却在这一刻不听话,死命的往上抬,眼珠映照着演武台上生死缠斗的画面。

        游剑的衣服成了红色。

        墨海棠身边飞着花瓣,身后甩着巨大的黑色蛇尾,好几处地方露出白森森骨头。

        白鹿断了一只角,缺了前腿,浑身红梅点点。

        胡衣砸到地上瘫成狐裘,断裂的尾巴洒在一旁,红艳的毛色不只是本色还是鲜血染成。

        对方七人里已死了四个。

        一个被狐狸缠成白骨,一个被鹿角戳爆脑袋,一个让墨海棠蛇尾缠成肉糜,一个被游剑切碎分尸。

        游剑的长剑分化万剑,将对方剩下三人枭首,分离的脑袋仍活着,墨海棠与白鹿攻上去,最大的那个脑袋和权杖融合,猛地膨胀,张开血盆大口,将游剑吃进嘴里。

        络迦听见了咀嚼声。

        巨大头颅嘴角有鲜血流出。

        络迦胸口闷痛,灵力失控,脑中响起轰鸣,眼前一片红色,再也看不见东西。

        “……络络……络络……”

        声音似乎从遥远天际传来。

        “……是吓到了。”

        一道温凉的灵力从外部灌入,游走丹田冲入识海。

        络迦猛地惊醒,视觉中的红色渐渐消退,露出跟前的几人。

        白衣如雪的游剑,黑衣妖魅的墨海棠,红衣娇俏的胡衣,青衣温雅的陆慎,以及转来转去的大型多肉。

        络迦抬着头,视线一一游过面前相识不久的舍友,从他们眼中看到关怀。

        似乎小了两岁的胡衣笑起来:“哎呀,醒了就好,我们该去野餐了。”

        络迦摸摸游剑的手,感觉是温热的,泪水猛地涌出来。

        回去的路上,络迦哪怕知道是山灵居赢了,以后山顶也归山灵居,凌云居的人会搬走,仍然咬着嘴唇无声落泪不能自已。

        络迦不想哭的,但眼泪怎么也忍不住,只能解释说刚才眼睛瞪久了,受到刺激,这是生理性流泪。

        泪水落在多肉身上,那一片片肥厚的花瓣轻颤,好似被烫到了。

        野餐的时候,络迦的眼泪仍然没止住,却是吃得最多的那个,吃完就回房间修炼,也不浪费时间飞来飞去了。

        灵修的世界并不像书本里那么美好,有杀戮,轻生死,学院的演武台结束后会治愈复活,但外面死了就是死了,运气好神魂尚存还能带着记忆转生,运气不好魂飞魄散就只能真灵入灭了。

        络迦想要修行长生,想要成仙当神,想要回地球看看父母,想要回去问问那个“络迦”到底是谁!

        在这以前,她不想死。

        买书,修行消化,考试,再买书,再修行消化,再考试……

        络迦从刚穿越的浮躁游离形态沉淀下来,抓紧一年的新手保护期,整日呆在宿舍修炼赚学分。

        时间在努力修行中飞逝而过。

        多肉恢复了修为,人形约十一二岁,他的种族未成年前没有性别,络迦看他相貌漂亮只当是个姑娘,多肉喜欢打打杀杀,常去去演武场打擂守擂,落入下风就喊认输退出,目前还没死过,赚到的学分多给络迦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