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我在诸天比创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人前的第一场表演

第九章 人前的第一场表演

        星网真境,是一种存在于星网中的真实境域,通常是使用大神通直接将现实大陆搬进星网而形成。

        云箓图看似地球的二维码,实则为有时效性一次性法宝,借用虚拟真实之神的力量,能将人拉入星网中,很多跨界教育或交流为了方便节约都选择使用云箓图。

        四点整,云箓图从屏幕中飞出,在空中闪闪发光,络迦和沫乾使用腕表对准扫描,络迦的身影先变得虚幻,到沫乾时似乎遇到障碍,闪了闪,终端提示临时权限开通才登陆上。

        现实中,原地留下的络迦和沫乾似乎包裹在白膜当中,与外界隔绝。

        星网上,两人直接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室内飞行场入口,场内已经有人在飞,观众席坐了几百上千人,虽然没有横幅灯牌旗帜等,但高呼加灵充能的鼓劲声非常响亮。

        络迦抬头就看到上方表演者使用十六个身外化身炸了两朵烟花,然后手牵着手分出三十二个再炸一朵大烟花,心里忍不住就扑通扑通乱跳。

        “水准这么高?!”

        想想自己好不容易才磨出来两个可以自己飞的化身,络迦双眼开始冒水雾。

        站在入口处的钢铁机器人突然扭头,朝络迦道:“小妹儿别怕,他们是青年组,你们少儿组的难度肯定不同。”

        络迦还以为那是个雕塑,看对方能动能说话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谢。

        沫乾握着络迦的手紧了紧:“有我在。”

        络迦深呼吸。

        复试规则模拟正式比赛,但允许播放外接音乐,因为很多年幼选手没了音乐就数不准时间和拍子。

        “青年组表演即将结束,请选手们到青年组教练室等待结果。少儿组选手到主席台集合,准备上场,亲友请到观众席入座。本场表扬为考试,不开通打赏,请亲友不要拍打座椅……”

        十六组人,络迦沫乾排在第八,不前不后,位置正好。

        珈蓝界的成年标准是百岁,五十岁以下都是少儿,看到有三四十岁还跟地球孩子一样怯场的少儿,络迦觉得自己还算好。

        络迦在低空的热身区慢慢飞,听着场内一个个自我介绍说我家出了多少大能,自己是什么什么灵体,忍不住凑近沫乾:“等下我们要不要说体质?”

        沫乾问:“正规比赛是怎样的?”

        络迦想了想:“正规比赛没有选手自我介绍这个环节。”

        “那就不说。”沫乾道:“你飞得那么漂亮,不用别的加分也能选上。”

        络迦又冷静了些。

        “……下一组,来自接引岛的络迦和沫乾,请做好准备。”

        血液在播报的声音中沸腾,络迦忍不住微微颤抖,然后感到沫乾牵着她的手一紧,转头看去。

        沫乾笑着点头,眼中满是鼓励和信任。

        多肉笑起来真漂亮呀。

        络迦想着。

        两人手牵着手飞上赛场,抱膝团着身体紧紧挨着蹲在半空,如同两只沉睡枝头的鸟,灯光暗去。

        音乐响起,一团光芒落在两人身上,昏暗的飞行场中他们是唯二的光亮。

        两人摇晃,似乎在随风摆动,音乐开始急促,他们摇晃的动作也变大。

        暴风骤雨来了,雷声中,摇晃的两人遽然翻滚下落,半空中蜷缩的两人舒展手臂,握住对方的手,在风雨中盘旋着寻找可以栖息的地方。

        观众席响起掌声,这个圆形飞旋看着不僵硬,圆的弧度标准,漂亮得不像小孩子飞出来的。

        风雨越来越大,一次次吹散了紧握的手,两人以不定式飞旋互救。

        沫乾的动作比络迦快一些,络迦翻到哪里,沫乾便旋飞追上络迦,用手,用肩膀,用头等地方碰触络迦,像是大鸟在风雨中托住小鸟不让小鸟撞上东西。

        不定式飞旋结束后,两人完成几个交叉动作,急促的音乐声中雷雷声啪嚓,络迦左臂在雷声中耷拉下来,脸上露出痛苦,人以陀螺式飞旋转开,仿佛翅膀受伤的小鸟难耐风雨折磨。

        沫乾以更快的陀螺式飞旋追上去,在一次次碰触中让旋转同步,终于再次拉住了络迦没受伤的手,组成一个大陀螺,以身体为同伴抵挡风雨。

        十秒过后,音乐声慢慢变缓,狂风暴雨渐渐变小,两人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开始不断下跌。

        跌落两米,艰难爬升一米,再跌落两米。

        当跌倒低空时,旋转彻底静止,两人紧紧依偎着漂浮在低空,大的那个用双臂拢着小的那个,一动也不动,音乐声消失,风雨停了。

        寂静的三秒,似乎有音符响起,沫乾的手臂抖动,络迦的衣服摇晃,一团红色的火焰从两人身上升起。

        轻快的音乐声中,两人如同浴火重生的凤凰,以蜂式飞旋螺旋升天,至高空张开双臂,似乎在展示自己更强壮的躯体,圆形飞旋骄傲得如王子升任国王时的巡场。

        溪水潺潺鸟雀鸣叫声中,两人再次来了一个不定式飞旋,

        同样是不定式飞旋,这一次更加舒缓轻盈,如微风中的花瓣,又好似双蝶飞过花丛,也像追逐嬉闹的孩童,充满轻快,那灿烂的童颜,让人忍不住唇角带笑。

        追逐过程中,络迦以身外化身变成两个分开飞舞,沫乾双臂一沾,分成十六个,八个一组,从四面八方围上两个络迦。

        两个络迦左飞被拦住,右飞也被拦住,上面下面全都有人,顿时气嘟嘟的鼓起脸,突然眼珠一转,笑容狡黠,双手拍拍,解除了身外化身,脚尖一点,使用空间跳跃,出现在包围圈外,朝沫乾做鬼脸。

        沫乾扬起下巴,脚下移动,瞬间出现在络迦后面,再走一步,又出现在她前面,一步一步,连续九个空间跳跃,空中的残影形成一朵莲花,络迦在莲蓬中舞蹈。

        乐声停止,两人手牵着手,朝主席台弯腰行礼,再转身向四方观众行礼,然后投林乳燕一般轻盈离开赛场。

        轰鸣的掌声久久不绝。

        两人回到等候区,获得其他选手的注目礼,有小孩甚至哭了起来,还有的找老师问他们是不是青年组的进错了赛场。

        确实,两人的表演,就算放到青年组成绩也靠前,单论沫乾,更是有职业的水准,络迦虽然差一些,但飞得跟跳舞一样,肯定有艺术加分,怪不得小孩们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