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我在诸天比创界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在路上

第十七章 在路上

        珈蓝万道学院位于万道星城,而万道星城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前往的途径非常多。

        最快的自然是传送星门直达,相当于地球私人飞机,可跨界诸天,方便快捷但很昂贵,一般人坐不起。

        其次是穿梭固定星门的星舰,相当于地球坐飞机,虽然多了几道手续,但仍然很快捷,只是价格同样让一般人承受不起。

        次之是折叠空间的跃迁飞船,等于地球高铁动车火车等,航线覆盖广,停靠站点多,价格便宜,对学生和社会贡献类职业者免费,是普通人出行的首选。

        最次的是飞梭,相当于城内公交,全民免费。

        络迦本以为大角事务繁忙,离接引岛太远,他们只能自己去报道的准备,没想星网视讯还有投影念头化身的功能,除了没有修为,投影出来的化身跟真人毫无差别,到了太空星港不管是定船票还是登记过安检都有大角化身负责,络迦和沫乾只要跟着走就行了。

        “幼儿精神尚未发育完全,要住儿童舱。”

        平价公共飞船娱乐设施少,长途飞行大人还能去观景台放松,小孩子只能呆在座舱里。

        好在儿童舱说是舱,却相当于五平米的小房间,两个座舱融合,中间的墙壁消失,可活动空间顿时大了一倍,还有可变化外形的智能保姆陪伴,睡眠都有娱乐学习模式。

        络迦最高兴的是儿童舱隐藏卫生间里有便器,她还没辟谷,肠胃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消化吸收好得不用排泄,她就算只吃营养丸,每天也要上一两次厕所,常识里飞船上的卫生间只有洗浴功能,还为此发愁过。

        十二天的长途飞行,络迦没有放松飞行训练,空间狭小不适合飞行就练习浮空旋转,然后玩儿童舱自带的益智游戏锻炼精神力控制。

        大角每天都会投影化身来几次,还提醒络迦:“自带游戏是五千年前的旧版本,想锻炼精神力控制,星网上有很多娱乐性更高的免费小游戏。”

        “我知道,但娱乐性太高了,我怕自己沉迷。”这世界的星网比地球上的网络更容易让人上瘾,儿童舱自带的‘精神力涂色’就令她想不起以往最爱的消消乐,络迦看了眼沫乾,不打算考验自己意志力。

        沫乾已经沉迷星网,注册了经营建设类游戏《我的世界》,培养的文明还没进入星际,世界已经崩溃三次,他却越战越勇,还下载创界攻略抱着啃。

        万道星城很大,光有名字的星球就有上千个,串联星球的星轨交叉旋转,比人体的神经网络更繁复,大大小小的星岛围绕着星轨,在太空中远远望去,能让人爆发密集恐惧症。

        珈蓝万道学院位于万道星城中央。

        确切的说,整个万道星城就是围绕珈蓝万道学院形成的大学城,附属中小学、众多竞技场、各色培训班、繁华商业街,以及海量的学区房组成了现在的万道星城。

        络迦和沫乾下了飞船,繁华的星港来来去去的除了人类,还有形态各异的种族,魔幻而又陌生,两人寸步不离的跟在大角身后,紧紧握住对方的手,似乎这样能带来安全感。

        大角带两人过了安检通道:“拿出你们的通知书,看去哪里报道。”

        打开星网终端,点击特招通知书,光屏上的标志闪烁光芒,飞了出来,化作一页大纸,钻到两人脚下,如飞毯一样离地一尺的托着两人前行。

        星港空中禁飞,但离地不超过一米的低空慢飞不在禁止行列。

        出了飞船对接港口,外面是排列整齐的大大小小飞梭,通知书托着两人停在一艘小型枣核式样飞梭前,飞梭上有珈蓝万道学院的标志,通知书接近时,两者的标志同时闪光,似乎在对接,然后飞梭中央的圆形车门打开。

        通知书所化大纸灵性的卷起页脚,指了指车门,然后推了推络迦的背,示意让她上车。

        飞梭从外面看是像金属,从里面看却是透明的,能欣赏外面的景色,飞梭内没有座椅,也没看到驾驶员,甚至连驾驶舱都没看到,车里唯一的物品,就是一摞草叶编织成的蒲团,。

        “新生沫乾,新生络迦报道,身份确认,飞梭启动,请坐好站稳,一级飞速,目的地:珈蓝万道学院青训营花样飞行少儿班,预计耗时三小时八十二分钟……”

        属于智能的机械声音响起,飞梭轻微震动,起飞进入航道,扎进万道星城上下纵横交错的复杂交通星轨。

        飞梭从星球和大陆的间隙中飞行,能看到陆地上的不同风格的建筑和景色,进入星轨后,飞梭开始爬升加速,越往高,速度越快,偶尔有更快的飞梭从头顶超过,也能看到脚下飞得比较慢的城内游览飞梭。

        星轨外有太空生物活动,这些太空生物有的像鱼,有的像鸟,有的狰狞,有的美丽,甚至有一群白鹤模样的飞鸟隔着星轨跟随了飞梭一段路程,从一个皑皑白雪的星球落到另一个百花绽放的空岛……

        络迦看得目不暇接,拿着手机拍个不停,沫乾却在向大角询问立体星轨各种交通规则的意义,想嫁接到他游戏世界的新文明里。

        离目的地只剩一个小时,安静的通知书又开始闪光,闪烁三次后标志里冒出翼老师的投影,然后两个投影重合。

        “沫乾,络迦,欢迎你们。”翼老师笑:“你们到得比我预计的要早。”

        “翼老师。”络迦收起手机,沫乾不再玩游戏。

        翼老师微笑点头,看向大角。

        两人就络迦和沫乾未来的训练学习发展方向进行了激烈讨论,年龄差距、基础差异太大,一年内如果不能缩短差距,双人飞行组合将会拆分,不管如何,沫乾应尽量在五十岁前出道,对于络迦的体质优势两人也达成共识,络迦需要兼修综合法术。

        大角作为职业监护人,除了法律层面上的保护外,如有分歧,以络迦沫乾的意愿为主,同时给学院签订了委托书。

        “前方空轨封锁,飞行路线更改,预计耗时四十七分钟。”

        飞梭自动驾驶智能提示。

        沫乾突然惊呼一声。

        众人朝他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