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我在诸天比创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转修综法

第三十七章 转修综法

        络迦再次站到主教练跟前,这次得到了对方的正视,虽然正视的目光只是为查看她飞行服上灵力消耗的数值。

        数值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小很多。

        翼老师神情有些复杂:你用了综法的万物唯心?

        是。

        一般的法术,灵力用了就没有了,顶多控制一下灵力的移动方位,而综法讲究灵力收放自如,离体的灵力是力量延伸,要做到可回收。

        凭着这个,络迦才以天级高阶的修为,完成了需要星级灵力储备才能做到的场景特效。

        表现力不错,动作勉强,年幼,肯吃苦,有潜力,难度可以练主教练给出少有的正面评价,如审视猎物一般盯着络迦:你达标了,可以成为花样飞行队的候补队员,从明天起,你的课表重新安排,以飞行为主,综法课暂时不要去上了。你多关注点,她的飞行动作有不少习惯性的问题,早点纠正过来。

        后面的话,主教练是对着翼老师说的。

        络迦慢慢吐出一直憋着的那口气,挺直了腰背,低下头:抱歉,教练,我还想考虑一下。

        主教练一顿,本来严肃的脸显得更冷峻,视线凌厉的扫向络迦:我以为你今天是来交考卷,你却说还没考虑好?

        翼老师忙道:孩子还小,以前我对她又有些忽视,是我的错,等我跟她好好聊聊

        主教练微微抬手,打断翼老师的话,盯着络迦问:三岁以上的幼崽就该有自我意识,学会独立思考,你今天站在这里,用实力告诉我你有值得培养的潜力,那么我也告诉你,如果不出意外,十年后你就可以开始参赛,预计在三十岁前出道。

        说到这里,主教练微微翘了翘唇角:珈蓝界历史上最年轻的综法出道选手是七十三岁,诸天万道会上综法最好的成绩是二千九不定不会拆分。

        现在沫乾很好啊,他告诉我他拿到萌芽杯的资格了,这次他一定不会再输给风咻咻,不对,是不会再输给任何一个对手。

        说起沫乾,翼老师也忍不住笑,隔空点了点络迦:你这小家伙,一口气憋三年,流血流泪都不放弃,今天当众顶了主教练,舒服了吧?

        络迦反驳:哪有三年,就一年半而已。

        翼老师点头:原来是沫乾单飞时你才下的决定,难怪他那时候拉你去看综法比赛,还是他最了解你。

        络迦愣了愣,其实那时候她还没决定好,只是隐约感觉到翼老师不重视的放养,心里不舒服,想要争口气。

        ——如果有天她离开花样飞行组,不是因为被淘汰,而是她有了更喜欢的东西!

        去吧。翼老师没有劝解挽留,朝络迦摆摆手:以后想飞了,飞行场随时欢迎你,说不定还有人跟你请教如何将利用综法打造更好场景效果。

        那我走了啊。

        络迦飞出去几米,又停下回头。

        翼老师站在原地朝她挥手,笑容很像记忆里送她上校车的妈妈,没到更年期的妈妈笑起来真温柔啊。

        络迦眼睛有点发热,突然冲回来,重重的抱了抱翼老师。

        翼老师,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早练,更不喜欢基础训练,每次练的时候心里都在骂你。

        翼老师拍拍络迦的头:骂我什么?

        络迦抬起脸,笑容灿烂。

        骂你早晚掉光头发。

        话没说完,人已经窜飞出老远,只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

        秃顶的翼老师,等于没有毛的鸟,想想就好笑啊。

        络迦哼着歌,欢快的飞向湖边,不时转几圈。

        哎呀,翼老师那样貌放地球时妥妥的男神,可惜刚才抱的好像是投影,而且还是简配版的劣质投影,连温度也没有。

        络迦用灵力结成两条彩绸,边飞边跳秧歌。

        综法不用环城早练,三年来天天当人型光箭追逐速度与激情,隔着防护结界都快被风吹僵脸终于可以让早练去见鬼了!

        快到湖边,络迦停下来整理衣服,揉了揉脸,彩绸也化为灵力收回体内,然后成熟稳重的飞到老地方,看见青叶老师仍在那上里松了口气,咬着下唇,面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青老师络迦十指攀着湖石边缘,探出大半个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青叶。

        青叶将眼罩式的星终端推到头顶,终端化作束发玉冠上的晶石,他撇头看向络迦,微微蹙眉:怎么了?

        络迦脑袋往下沉了沉,只把眼睛露出来,眼眶尾部还有些红:我试训期结束了,主教练让我明天起不上综法课。络迦委屈的说完,还抽了抽鼻子。

        青叶不为所动:然后呢?

        然后?

        然后当然是你一怒而起,为学生打上花样飞行队,把看好的天才抢回家啊!

        络迦眼神懵懂,后知后觉的想,难道青叶不是综合法术队的大佬,没有抢人的权利?又或者不是看好她才暗中教了她一年多,每天呆这里单纯只是躲清静上她也只是为了打发她?

        这不合套路啊!

        络迦想哭:我都告诉翼老师有骂他脱发会秃头了!

        青叶摆摆手:回去收拾,明天不用来这里了。

        络迦的眼泪掉下来:收拾去哪儿啊?

        我不是配合你了吗?哭什么?青叶半是嫌弃翻手拿出颗糖果:别哭了,吃糖,我们当然是去综法队,我化身再多,也不会闲到无缘无故在这里陪你一年多。

        络迦含着糖果,破涕为笑:还好还好,没猜错,花样飞行虽然被放养,但综法还是很重视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