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我自然是怕的

第八十一章 我自然是怕的

        这一队的荒人,虽然是斥候,但是打头的却是实打实的上三关修为。

        其余六人也是承意和初境修为个一半。

        这是荒人小队的基础配置。

        天降大雪迎面而来,这几位荒人面对着风雪,眼睛都是轻轻眯起,避免风雪落入眸中。

        李休则背对着风雪,那双眸子一眨不眨。

        想要活着离开,就要速战速决,不能恋战。

        所以就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那修为上三关的打头之人。

        如果跨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那么境界的划分又有何用呢?

        上三关与承意之间的差距虽不如游野那般巨大,但想要跨过去却也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风雪打在背上,满是凉意席卷着身体,李休却觉得很庆幸。

        庆幸此刻风雪压顶。

        他的剑刺到了七人的面前,那人此刻刚刚放下手中的东西转头,然后冰冷的雪花打在眼中。

        他眨了眨眼。

        李休的剑已经到了他的额前。

        周遭六人还在发愣。

        那名上三关修士满是骇然,匆忙之下只能抬起手中弯刀横在了额前。

        剑尖点刀身,发出一声脆响。

        李休的身子一顿。

        其余的六名荒人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手持长刀劈砍过来,刀势迅猛,于江湖人不同,军人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直劈要害,力求一击毙命,绝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喘息之机。

        刀刀致命。

        这是生死杀机。

        那些弯刀距离他还有几个刀身的距离,破空而来的刀风斩落了他额前的一缕发丝。

        李休却视若无睹,双眼之中一片平静。

        在他的背后瞬息之间出现了一道手持长剑的黑色人影,二人齐齐的挽了一个剑花,一左一右迅速划过。

        这一剑伤春悲秋。

        在不可思议之间避过了那劈砍过来的六把弯刀,然后划过了那些人的喉咙。

        快。

        太快了。

        从眨眼,刺剑,提刀之后,这一切的动作都是在呼吸之间完成,当黑影消失,长剑划过六人喉咙之后,那名上三关修士横放在额前的长刀方才刚刚放下。

        六人的身体保持着劈砍的动作,那双眸子中却已经没有了神采。

        荒人小队长到底是上三关修士,反应速度并不算慢,当黑影消失,李休还未转

        身的刹那他便用力一脚踢了出来,踹在了李休的腰间将其踢飞出去。

        李休的身子倒飞而出,口中发出一声闷哼,目光凛冽,三尺剑自掌心之中脱手而出。

        隐藏在风雪之中一闪而逝穿过了那名上三关修士的心脏,在空中转了一圈回到了他的手中。

        李休跌落在地上。

        六位荒人的身体前倾倒在地面。

        与此同时那名上三关修士也跟着跪在了地上,那双眸子依旧死死的盯着李休。

        天上的亮光跟着完全隐没在风雪当中,消失不见。

        这一切只发生在不到十秒的时间里。

        李休从地面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和扑面而来的风雪,心想这时候若是徐盈秀在身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走吧!”

        他回到了树下,看了一眼浣熊,然后紧了紧身上的衣衫,迈步向前走去,风雪很大,前路不知多远。

        红袖看着他的背影。

        漫天冰寒似乎也无法将那双肩膀压弯,这道青衫背影就像是一杆长枪,插在荒古山巅,不屈分毫一丝。

        她咬了咬红唇,身子也跟着挺得笔直。

        她是唐人,怎可在这雪原上头屈眉折腰?

        冷风如刀,飞雪万里,苍穹垂下,炼作烘炉。

        天地间,雪道上。

        青衣红袖瘦马。

        这是很美的一幅画面。

        只是没有马,没有笑开颜,只有逐远路。

        这画面自然有些苍凉。

        “红袖姑娘是哪里人?”

        李休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尤其是此刻二人顶着风雪行走,嘴唇每张开一次便有风雪灌入进来。

        这是一种很糟糕的感觉。

        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这是没话找话,很不像他。

        浣熊半眯着眼睛,知道这就是人之将死,难免会变得唠叨许多。

        “岐山郡。”

        红袖回答道。

        她回答的很利落,说明自己心中时刻不曾忘记。

        岐山郡。

        听到这个名字李休想要继续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并未说出口。

        当年岐山军叛乱,几乎让大唐内部的脉络全面瘫痪。

        见他这幅模样,红袖似乎是早有预料,只是轻笑了笑,并不在意。

        李休也没有在问什么家人还在

        否的问题。

        既然来自岐山郡,既然去做了戏子,那么家人自然是不在的。

        在大唐戏子的地位很低,便是最出色传名的角儿,也只是值得钱多些罢了。

        所以没有兴趣与爱好这回事,只有那些父母不在人世,无依无靠的孤苦人儿才会去花楼与戏班子学些把式,混口饭吃不至于饿死。

        两个人继续向前走着,身后的脚印笔直,并没有做丝毫的遮掩,荒人若是追来只需跟着脚印沿途赶上即可。

        “你最擅长的是什么戏?”

        走了许久,也许是觉得这样等死实在有些压抑和无奈,李休再次打破了安静,试着问道。

        红袖听了之后却并没有像先前回答的那般迅速,而是低下头很认真的想了想。

        她这二十年唱过很多戏,不下数百部。

        戏中的故事和喜怒,悲欢与离合早已唱了不知多少遍,但若是说到最喜欢最擅长的。

        红袖抬起头看着李休的后背,颇为认真与自豪的说道:“赤伶,我自擅长的戏曲自然便是赤伶。”

        李休楞了一下,他自小读书,被世人称之为通读天下。

        自然对于各行各业都有所涉猎,有名的戏曲也是知道一些,甚至自己也会唱几曲。

        但这赤伶却从未听说过。

        甚至就连半点印象也没有。

        于是不由得有些好奇,就连即将到来的死亡也显得不再那么沉重了。

        “赤伶是什么曲子?我从未听过。”

        李休问道。

        “这是小女子这几天刚刚写出的新曲儿,公子若是听说过那才是怪事。”

        红袖露出了一个骄傲的笑容,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这首曲子很是满意。

        李休也笑了笑,道:“以后若有机会,还要听红袖姑娘唱上一唱。”

        这次红袖没有笑。

        她看着李休,很认真的问道:“公子不怕死吗?”

        雪原的风雪是常事,起的突然,停的突然。

        四周一片静悄悄的。

        李休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小声道:“我自然是怕死的。”

        ......

        ......

        ps:李休终究还是怕死的,我也怕,但我是中国公民,国庆节当然要放个假,今儿个一更,么么哒~~~记得参与活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