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二十三章:凶焰滔天

二十三章:凶焰滔天

        仇景龙与怀成化中了狻猊一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而唯一清醒的丁高朗跪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伦江武斗场威胁为零。



        两名黑甲武士跳下战车,将伯山与庞岩驾到了车上,四头灵兽打着响鼻掉头,车辙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战车呼啸而去,唯留大堂内一片狼藉与三个受伤的蜕凡境。



        来时如雷,去时若风。



        丁高朗又吐出一口血,一直听着战车远去才把一颗心放进了肚里,总算是,活下来了。



        驷兽鎏金毂朝武堂奔驰,但坐在车架上的伯山心中却是越来越沉。



        被首座从武斗馆救下,他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庞岩不用说,是犯了武堂学员的大忌,而他身为七号修炼场的教习,非但没有禀报武堂,还私自外出企图包庇。



        作为深知武堂规矩的他来说,这一次回武堂,两人可不是以宗族武者的身份,而是两个罪人。



        更何况还是亲自面对武堂首座,说实话,就连伯山这样的武者,心中也很是恐慌。



        但怕什么来什么。



        “进来。”



        车厢内响起一道低沉的嗓音,两人被惊了一跳,面面相觑,因为这声音,怎么好像有点熟悉?



        一名黑甲武士打开厢门,示意两人可以进入厢内。



        两人走到门口,便看见唐罗正坐在茶台的正中,面前的茶壶还冒着热气徐徐。



        车厢内奢华异常,柔软的皮毛地毯只是踏在脚下便有种不真实感,而整个车厢的内壁全是金黄,就连茶台的木料纹理看上去都极为名贵。



        两人想着自己浑身的褴褛,再看着奢华的厢内,一时间竟紧张了起来。



        “砰”。厢门被再次关上。



        “坐吧,别站着了。”唐罗指着他们身前的蒲团说道。



        庞岩浑身血泥,不知道回到武堂会面临怎样的惩罚,他已经心如死灰,做好了死的准备,一屁股便颓然的坐下。



        伯山调整了下心态,但无法平静,今天之前,他认识中的唐罗只是个武技教习或是首座之子。



        但看着他驾车冲入伦江武斗馆的威势之后,谁还敢平等的与之交流。



        他有些拘束,不知道该如何与唐罗相处,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好嘛,我把你么俩捞出来,一个个就沉默住了。陆陆陆阿你们。



        看着两人的模样,一个变得自暴自弃,一个变得无比拘谨,唐罗顿觉前途堪忧阿,他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开口道:“庞岩是听了我的话去武道场磨练自己的,我说明白了吗。”



        低着头的庞岩听到这句话,忽的一抬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教习是什么意思,他的心揪作一团,泪水再次蓄满了眼眶。



        “唐教习,这。。。。”伯山自然不像庞岩那么单纯,这番话说出去,岂不是说唐罗要自己揽下罪责,要知道,宗室对唐氏子弟可是格外的严格。



        唐罗摆了摆手,给自己倒了杯茶。



        “武技教习有布置功课之权,我布置的功课就是让庞岩去参与武斗会。”唐罗喝了一口茶,淡淡道。



        借口听起来很好,但隐患多多。



        “可伦江武斗馆那边,不会追究吗?”伯山很是担心,本来以为是首座亲临,他都做好了被革职的准备。



        庞岩的心,就在两人的对话间大起大落。



        “当然会追究。”唐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顿了顿道“但没有证据。”



        “战车失控撞烂个武斗馆算什么,赔点金币罢了。”



        “这钱从你那儿出!”唐罗举起杯,扫了眼庞岩,遂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不用死了!自己不用死了!庞岩顿觉获得了新生,拼命的点头。



        …………



        伦江武斗馆



        “谁他妈的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弥候带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一条自南向北被犁开的大地,还有一座座被洞穿的房屋。



        武斗馆的大堂内一片废墟,自己的近卫丁高朗重伤,他的两个徒弟昏迷,这他妈的是遭强盗了吗。



        不是说抓到了一个唐氏宗族武士诈赌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难不成抓到的是他们唐家的凶境武者不成,这一片狼藉,哪像是一个学员能搞出来的。



        “怎么回事。”弥候面色阴沉坐在椅子上,眼中满是戾气的发问。



        “少爷!”丁高朗随便包扎了下便来到弥候的身前,躬身行礼。



        “是驷兽鎏金毂闯入了大堂,将人劫走了。”丁高朗恨声道。



        “你说什么?”弥候眉头紧皱,很是惊讶“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丁高朗不明白为何主子是这个表情,但确定的点点头:“绝不会看错。就是驷兽鎏金毂。”



        怎么会这样,弥候心里满满的疑惑。



        “你仔细说说,你抓到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弥候表情阴晴不定,他觉得自己可能犯了个很愚蠢的错误。



        一名武堂学员,哪用得着出动战车,难道抓的居然是个唐氏子弟?只有这样才说得通阿,不然战车怎么会出动。



        而如果自己的武斗馆居然敢扣押和殴打唐氏主脉的少爷的话,那可就惹了大祸了。



        丁高朗不明白弥候为何这么问,但还是很详细的回答道:“我们抓的是一个叫庞岩的学员,年龄大概十六七岁,凡境巅峰,身高........”



        弥候心里越听越慌,作为西陵最大的对手,弥家对唐家的情报可谓如数家珍。



        他可能记不得自己究竟有多少个表兄弟,但对唐氏主脉的少爷小姐却是门清。



        十六七岁的凡境巅峰,在唐氏中这样的少爷有两个,一个是族长之子唐弘,一个是唐家二爷的公子唐信。



        要是绑的是这两人中的一个,鎏金战车出动就是理所应当。



        “你仔细给我描述下那个少年的样子。”弥候心中暗自祈祷,希望自己不要那么走背字,要是这绑了这种主脉少爷还揍了一顿。



        弥候看了眼丁高朗,如果运气真的那么差的话,这个近卫自己怕是保不住了。



        丁高朗搞不懂弥候的眼神,开始仔细的朝弥候复述庞岩的相貌。



        弥候听着他仔细的描述,心中的恐慌越来越少,先是变成疑惑,又化为不解,最后是满腔的愤怒!



        “唐家真是欺人太甚!”弥候双目几欲喷火,他已确定那个叫庞岩的就是个普通学员。



        不过就是扣了一个凡境武士,居然就敢破我道场,伤我近卫,唐家难道欺我弥家无人吗!



        “来人!给我派人去唐家!我要他们给我一个说话,这事儿没完!”弥候一脚踹翻了身旁的椅子,怒气冲冲的离去。



        …………



        唐家武堂、战堂修炼室



        唐森身着一身乌黑的玄武重甲,盘膝坐在中央的蒲团上修炼。



        作为武堂的首座,唐森其实并不善于处理武堂的事物,所以将很多全力都下放给了管事以及族人。



        而他全部的精力,都用来统管战堂的武者以及自我修炼。



        还因为妻子不喜欢他在睡前修炼,所以他将行功时间改为了每天下午。



        三十六个大周天行功结束,唐森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一身厚重的铠甲在身让他的重量超过了千斤,每走一步便如同巨锤砸在地上发出闷响,但看他轻松的神态,好似这一身重甲对他丝毫没有影响。



        修炼室的石门抬起,常福出现在了门口。



        “嗯?”唐森问道,因为常福一般都不会来战堂找自己,食宿两部的事已经够他忙的了。



        近二十年的相处让常福对唐森的寡言早有了解,他直接了当的将来意告知:“少爷支使战车撞坏了弥家一处武斗场,对方派了使者来向武堂讨要说法。现在正在武堂外。”



        “哦。”唐森应了一声,抬腿朝作战室走去。



        “老爷您不去见见他么?”常福看唐森根本没有朝外走的迹象,问道。



        “不用。”唐森头也不回,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



        弥府



        “唐家真是欺人太甚!父亲您看到了吧,唐森根本没有把我弥家放在眼里,把我们弥家的使者,一晾就是一天。”



        弥虎看了眼气急败坏的儿子,淡定说道:“是你的使者,不是弥家的使者。”



        “这不都一样吗!总之唐家就是没有把我弥家放在眼里。”弥候一愣,还是坚持道。



        真是愚蠢的儿子阿,要是有他哥哥一半聪明,自己哪用这么费劲。



        弥虎瞥了弥候一眼,驷兽鎏金毂的动作那么大,弥家的情报人员又不是瞎子,哪能看不见。



        但战车径直冲入武斗场,未杀一人,唐氏只要推说战车失控,此事就说不清楚了。但看这个蠢儿子的样子好像还丝毫不肯罢休,弥虎希望他有什么独特的手段,所以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弥候一听父亲好像要支持自己,当即大喜道:“先让唐氏赔我一个新的修炼场,再跟我道歉,再把那个学员交出来,我要将他大卸八块!”



        陆陆陆陆!



        真是个天才。弥虎看着他欣喜若狂的自说自话,好像已经在幻想中将唐氏踩在脚下羞辱,这小子是真的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阿。



        “你是想让弥氏和唐氏开战吗?”弥虎一开口,正在滔滔不绝的弥候就像被掐了脖子的公鸭,顿时没了声响。



        哪有那么夸张?



        “父。。。。父亲你开什么玩笑,一个贱民而已,唐氏怎么敢和我弥家开战,他们疯了吗。”弥候觉得弥虎是在吓唬自己,出言辩解道。



        “以前是不会,但现在唐氏武堂的首座是那个疯子,就很有可能。”弥虎摇摇头,想起了唐森战斗时状若修罗的模样,摇了摇头。



        那可是个一进战堂就甲不离身,从早到晚都想着厮杀的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