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十四章:修炼场告别

三十四章:修炼场告别

        在这假期三天里,唐罗真是觉得度日如年。



        西陵的城北有一条特别繁华的大街,叫文贵大街,是一条宽八米长近千米的步行长街。



        原本这只是西陵众多商业街中的一条,直到有一天文贵大街最大的商贾们聚集在一起,做了一件不一样的事。



        他们将一万斤黄金磨成金粉,混入黄铜打造金砖,将文贵大街铺成了一条黄金大道。



        自此,西陵多出了一条黄金大道。



        而这条黄金大道,也变成了西陵最奢侈的消费地点。



        这条街是西陵最繁华的商街,卖的都是只有氏族可以消费的器物。



        最名贵的字画,最精美的瓷器,最漂亮的女奴,最锋利的兵器。



        只要你能想到,都能在这条大街找到对应的商铺,而随着西陵的发展,文贵大街在西陵越来越具有代表性。



        头天晚上被正太吵得不能安静入眠,而休假的第二天,唐罗就被母亲徐姝惠扯着逛街。



        对于这种小要求唐罗当然只能接受,谁成想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我还是太年轻阿,唐罗叹息。



        原来这条黄金大道的铺面,全部被氏族的主母们给包圆的。



        原来这条所谓的黄金大道,是西陵名媛们的秀场。



        也是氏族的主母们交流感情的地方。



        而在西陵成百上千的主母中,徐姝惠毫无疑问是最闪亮的一颗星。



        因为唐氏武堂的首座,只有她一个妻子,而唐氏三房,只有唐森一脉。



        徐姝惠手中的权利,是所有西陵夫人们梦寐以求的愿景。



        而她上一次来逛黄金大道,还是武圣山要收唐罗进山的时候。



        所以这一次,徐姝惠一出现便成了整条黄金大道竞相迎接的贵客,就差铺上红毯了。



        但其实她对什么奇珍古玩根本没兴趣,这次来黄金大道,她主要就是想向那些世家主母们炫耀自己的儿子。



        “暹罗来的香水?都包上吧,罗儿去付账。”



        “我家罗儿最近挣了点小钱。一直说着要送我物件。”



        唐罗在一旁听得眼睛都直了,难道自己说过这些奇怪的话吗?



        但看着母亲一脸小傲娇的表情,他觉得还是不要反驳了,配合出演就是。



        少年就这样配合的成为了被炫耀的道具。



        但是母亲大人,我们做人,能不能有些克制!



        这整整一千米的黄金长街,难道你每个店主阿姨都认识,都要炫耀一次吗?



        又走进一家丝绸铺的唐罗眼神很绝望的看着毫无疲态的徐姝惠,心中满是悔恨,原来母亲头顶的6221,是真的阿。



        一个蜕凡境的武者,连逛三天也不会累的吧,大概。



        …………



        假期终于结束!



        唐罗满脸的兴奋,终于可以回武堂啦。



        在母亲依依不舍的目光下,他强忍着内心的狂喜告别。



        带着小正太高高兴兴的回到武堂。



        虽然已经决定要离开武堂了,但作为七号修炼场的教习唐罗并不会直接一走了之。



        起码要等到他们把小比结束,最后指点他们一波。



        也算为他短暂的教习生涯画上一个相对圆满的句号。



        把小正太送到一号修炼场后,唐罗就直接来到了工作地点。



        七号修炼场的学员们正热火朝天的对练武技,不错,劲头很足阿小少年们。



        “啪啪啪。”



        唐罗用力的拍了拍手,将所有学员的集合在了一起。



        两个月的相处,修炼场的学员们已经打从内心的开始爱戴这位唐教习,不仅仅是因为他传道授业,更因为他曾救下了庞岩的命。



        对这些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人来说,唐罗的行为让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为唐家卖命,是值得的。



        所以现在的唐罗,成了修炼场中除伯山外,学员们最尊敬的人,一看到他示意学员集合,他们便飞快的聚集在了一起,眼神中满是尊重与坚定。



        唐罗看着眼前的学员们,也是有些感叹。



        两个月前,这些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些陌生人,而两个月后,自己可以叫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知道他们每一个人修炼的武技,甚至比他们自己还了解他们的进度。



        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唐罗面色轻松道:



        “跟大家宣布个事儿。”



        “再过两个月,我就要离开武堂了。”



        原本站得好好的学员们,当即就慌了,面面相觑,一些孩子甚至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其中最激动的就是庞岩和杜泽,他们眼眶瞬间就红了。



        “唐教习,是不是因为我的事!”庞岩压抑不住情绪了,如果唐教习因为他的原因被赶出武堂,那还不如直接惩罚自己。



        “我这就去跟宗所坦白,是我自己去的武斗赛,跟教习您无关!”庞岩咬牙下定了决心,绝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教习受到一点委屈。



        学员们的表现被唐罗看在眼里,让这个自诩聪明的人都惊了。



        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得到这些学员如此的爱戴。



        还有庞岩,他究竟明不明白如果去和宗所坦白,最普通的惩罚都是被废掉修为贬成下人。



        一时间,唐罗嗓子眼仿佛被堵住了一般,不知道如何回应学员们的热情。



        “都给我安静。”



        关键时刻,还是伯山比较能镇住这些半大的少年阿。



        在伯山的厉喝下,学员们再次恢复了安静,但眼中仿佛有千言万语。



        面对这些目光,唐罗深深的一口呼吸,调整好了心态。



        “跟那件事没关系,只是因为我自己的一些打算。”他对激动的庞岩挥了挥手,示意他站回原位。



        学员们的尊敬和眷恋让人有种飘飘然的感觉,原来为人师表的感觉真的是不错,你将你的知识教给学员,学员回馈真诚的拥戴与尊敬。



        但人还是要往前走不是吗,唐罗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虽然被人尊敬爱戴的感觉很令人迷醉,但跟武道未来比起来,当然还是后者更重要。



        不登绝顶,怎能纵览世间美景?



        但看在你们让我这么感动的份上,唐罗笑着说道:“如果这次小比,我们七号修炼场能够取得头名。”



        “那你就不走了吗。”杜泽机智的插嘴道,换了伯山一道杀人的目光。



        “你小子做什么梦呢。”唐罗笑骂道:“如果你们能取得小比的头名,我就送你们每人一套凡级战甲。”



        静!然后全场沸腾。



        “哇!”学员们被唐罗的大手笔惊呆了。



        要知道,哪怕是一套最普通的凡级战甲,市面上的价格也在五万金以上,整个七号修炼场近五十人,不是得要两百万金以上?



        “动心,就给我去拿个头名回来,滚去修炼吧。”唐罗看着一个个学员震惊呆滞的脸,大手一挥道。



        “是!唐教习!”学员们士气冲霄,重赏之下,他们迸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



        唐罗满含笑意,钱这种东西,对他现在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毕竟相处出了感情,他可不想这些孩子被挑走以后,一个任务下来就受伤致残。



        一套凡级的战甲,可以让这些孩子的安全系数大大增加,只能能活下来,蜕凡境可期,也就脱离了炮灰范畴,有资格开枝散叶了。



        送战甲这个事他已经决定好了,不论这些得不得头名都一样,但唐罗希望他们可以从武堂开始就建立信心,要知道,他可是转悠过整个武堂的人。



        七号修炼场的这些孩子们,境界一点儿也不输给他们,再加上自己改良的武技,怎么就不能从垫底跃升头名了?



        唐罗对这些孩子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