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十七章:叛逃(三)

四十七章:叛逃(三)

        除了陪小正太选自己的灵兽,唐罗还要回武堂一趟,因为他不明白,昨日方韩为何会停止修炼。



        对于现在的唐罗来说,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看着灵力增长,这骤然少了2.1,让他怎能展开欢欣颜,要说武堂离家也实在是近,没一会儿功夫,他便来到了武堂。



        “方韩昨日出去,至今未归。”管事这样对唐罗说道。



        唐罗看了看方韩的假单,心道糟糕。



        那次修炼室的比试,根本就是方韩自导自演,虽然伤口横贯整个背部,但应该没有伤到要害。



        而且方韩自己赢了那么多场武斗赛,手中应该薄有资产,怎会用不起药堂中的灵药,再说,自己只让屠通搬了一箱金子去星辰阁,难道房间摆的另一大箱金子是假的吗。



        所以他这张假条不过是借口罢了,他真实的目的应该是出逃了,可为什么呢?难道是财帛动人心?



        “妈的,傻逼。”唐罗火急火燎的朝宿舍狂奔而去,他不太理解方韩的所谓目的何在。



        冲到了房间后,一大箱金条原封不动的堆在墙角,这让唐罗陷入了沉思。



        如果不是财帛动人心,那方韩这货跑什么?



        难道是星子?



        唐罗又推开了修炼室的门,星子端正的摆在桌子的正中间。



        “星子也没带走。”唐罗皱着眉做到了蒲团上,拿起了那枚星子。



        星子一入手,唐罗便发出一声冷哼,果然,方韩这个小傻子是为了这颗星子。



        嗤笑一声,唐罗将星子揣进怀里,盘膝而坐进入了内视。



        良久,唐罗睁开了眼,站在了房中那副西陵全图前,手指着陵江,低声道:“你要往哪儿跑,我的第一家臣。”



        唐罗眼中的怒火都要喷薄而出了,他自认对方韩十分宽厚,哪怕看出了他满腹的心思,出于爱才之心也没有直接戳破,谁成想这货居然胆大到这种程度。



        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宁夏的梁静茹吗,草。



        立刻回到府邸,唐罗直奔灵兽园



        小正太正在熟悉爆炎鹿的掌控兽诀,看见唐罗一脸阴沉的走进灵兽园,忙问:“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唐罗摇摇头,转身对灵兽园的仆人说道“把我的穿云兽牵出来。”



        穿云兽通体白雪,似马有鳞,四蹄可乘风御气,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手段,但胜在速度快耐力强力气大,是不可多得代步坐骑。



        仆人很快将穿云兽从一个角落牵出,唐罗接过灵兽的缰绳以一下跨了上去。



        “哥哥你要去哪儿。”



        “逮一只老鼠。”



        唐罗头也不回,骑着穿云兽冲出了府邸。



        穿云兽是唐罗九岁时在灵兽园里挑的第一匹灵兽,当时的他意气风发,根本没有想过需要靠灵兽作战,所以选了一匹卖相最好,速度最快的灵兽添为自己的座驾。



        而此兽喜食猛兽内脏,但偏偏战斗力不强,所以野生的穿云兽大多瘦弱无力,只有家养的穿云兽才颇具奇兽之姿。



        唐罗驾着穿云兽沿陵江狂奔,一会儿便行出几里地,十月的冷风拍在唐罗脸上,却不如他心中的冰寒。



        他目光阴沉,愤怒之情被他死死的压在胸口。他是真的有些话,想问问方韩这个家伙。



        陵江长达三千余里,虽然西陵是陵江的正中心,但往东南边流去还是会途径好些个城市。



        五百里外,便是第一个城市,清水郡,而后是神平、乐欣、朝昌三城。



        因为星子的特殊感应,唐罗估计再有一百余里,方韩便会飘到清水郡,若是让他进入了清水郡中,自己想要不惊动别人把方韩带回来就有些困难了。



        所以唐罗捏动兽诀,胯下的穿云兽感应到兽诀的指示,速度再次拔升,有力的四肢踩踏在地上来回反复,快的让人看不清。



        而随着越来越快摆动,穿云兽的下身凝出了一片白雾,越来越浓厚。



        白雾越聚越大,最后竟载着穿云兽与唐罗飞升而起。



        而穿云兽四蹄踏雾而行,穿云而去。



        方韩缩在沉木所造的舱中已经漂出三百余里,而他的目的地还远远没有达到。



        只有越接近唐家,才会知道这是个多么可怕的氏族,仅仅是躲在五百里外的清水郡,只要唐家动一动念头,就能把自己碾碎。



        所以方韩的目的地是以千里外的朝昌,只有到了朝昌,才真正算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多亏了唐罗房中的地图,不然方韩这个自小在痞子堆里长大的少年,又怎能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大呢。



        方韩拥有足够的耐心,哪怕他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只要口中衔着的兽肠不断,他便会一直这样漂下去。



        他算过,只需要五天,差不多就能漂到朝昌地界,那时候,他就算是真正的逃出升天了。



        虽然沉木舱中的空间很拥挤,但方韩的心,从未像现在这般自由。



        夕阳渐沉



        清水郡外十五里、临江岸边



        老渔夫正在将巨大的渔网收起,今天渔获不佳,尽是些小鱼小虾,所以他的情绪有些低沉。



        一个骑着高大灵兽的少年翻身而下,走到老渔夫身边问道:



        “老丈,这张渔网卖吗。”



        “不卖,这可是老朽吃饭的家伙。”



        “一根金条。”



        “少爷收好嘞,需要老朽帮您捆起来不。”



        “不用了,老丈,一会儿这儿不太平,我看您还是早点回去吧。”



        “少爷说的哪里话,清水郡沿江一代风平浪静,老朽在这生活那么些年。。。。。。”



        眼前出现的另一根金条将老渔夫的话封进了嘴里,老汉将黑粗的渔网朝唐罗手中一递,接过金条便风也似的离开了,连渔船都不顾收拾。



        看腿脚,根本不像个年过古稀的老头。



        唐罗接过渔网放到一边,盘膝坐下进入内视,静静等着鱼儿自投罗网。



        半个时辰后



        唐罗猛地睁开眼,将渔网洒下陵江,并将拉绳系在了穿云兽的后背,捏起了兽诀。



        在兽诀的控制下,穿云兽朝着内岸狂奔,巨力拉扯之下,渔网变成了一个水滴型,有重物落网。



        噗的一声,网中出现一方巨大的沉木,被穿云兽扯着飞向岸边。



        咻咻咻咻!



        被渔网扯着的沉木小舟一被拉出水面,便剧烈的摇晃起来,不一会便有几十道银色刀气自小舱内爆发,将沉木小舟与渔网扯得支离破碎,散落满地。



        一道身影在空中一阵翻腾,落到了地上站定。



        “功法不错。”唐罗背负双手,淡淡开口道,眼神一片冰寒。



        方韩看见唐罗的身影,心中一沉,朝着的四周观察。



        唐罗都出现在这里了,战堂中的武者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