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六章:不甘

一百五十六章:不甘

        仔细分析侯府的权利构成,你就会清楚的发现,身为宗长次子的弥候其实就是一个摆设或是吉祥物,府内一应大小事物,都是这栗邵元在处理。



        弥候便是一年不出面,侯府所统辖的产业也能很好的运作下去,但如果栗邵元消失一段时间,侯府怕是会出大乱子,起码要手忙脚乱好一阵子才会归于平静,正常运转。



        “所以这个人,就是我们的目标。”唐罗从怀中掏出栗邵元的画像,放在两人跟前。



        徐老赢接过画像,还是一脸茫然,不解道:“目标?什么目标?”



        “把他捉住,就能让弥候放人。”唐罗淡淡道。



        这让徐老赢更是不解,问道:“你不是说城南尽在灵禽监控之下,怎么抓阿?”



        唐罗没有回答,只是将目光放在龚正脸上。



        “天骄的意思是,让我把栗邵元约出来?”龚正面露难色,倒不是做不到,可是此举一定会得罪弥候,自己身死之后,孤儿寡女怎么办,这让人有些不敢应承唐罗的计划。



        “有问题吗?”唐罗无视他为难的表情,冷漠道。



        龚正权衡再三,闭眼咬牙:“没问题!”



        ……



        城西丰家



        栗邵元抱着怀中事物出了丰家,丁高朗早已等候多时了。



        他很兴奋,因为他终于为弥候办成了一件大事。



        四名家主将事情的始末写出,又把信物交给自己,随时等候弥候召唤,向唐氏发起声讨。



        能让四家产生莫大勇气的,无非是因为自己拿出了萧锦林的信物,可他们不知道,这个信物,根本就不存在。



        栗邵元从怀中拿出一方铭牌,冷笑间将它捏成粉末。



        他知道伪造萧氏族长铭牌是多大的罪责,更知道若是萧氏不出现,四个愤怒的族长可能会将自己撕成碎片。



        但所谓权谋纵横,不就是在悬崖走索么,自己拿到了四名族长的供词,才能见到萧氏的族长,求他出面支持弥候为四家主持公道。



        若是对方同意,自己伪造铭牌便不算罪责,因为萧锦林出现了;若是对方不同意,自己就会逼得四族站在唐森的对立,到那时弥候就是他们唯一的倚仗,只要自己一躲,他们还敢强行找唯一的靠山要人不成。



        如此殚精竭虑,只是为了让弥候拥有大量的声望,可以让西陵那些有识之士慕名来投。至于自己的安危,栗邵元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对弥候,有种发自肺腑的忠诚和感恩。



        忠诚这个品质,很少会出现在聪明人身上,因为大多数的聪明人对万事万物都充满了怀疑,有时候就连自己的判断都不相信,他们又怎么会轻付忠诚给他人呢。



        但世上总有些人,运气相比一般人好上太多,比如弥候。



        身为宗长次子的他,在挑选第一家臣时,放着所有资质不凡,战力惊人的武者不要,挑中了连凡人境巅峰都不到的栗邵元成为第一家臣。



        接纳栗邵元后,弥候更是不顾其他堂兄弟的流言蜚语,将其当成真正心腹那样,出户建府时,将一应大小事务都交给了他处理。



        这让武道资质平庸的他恨不得肝脑涂地以报!在他的运营下,一无根基二无实力的侯府居然成为了弥氏这一代建府的佼佼者,产业众多进项惊人,要不是弥候花钱如流水贪图享乐,现在的侯府声势不会低于公子府。



        选中栗邵元,并不是弥候有多么的慧眼识人,只是他想借选家臣这件事告诉弥虎和弥申,他什么都不想争,至于将所有事情都交给栗邵元,更不是弥候有多么器重对方,只是因为懒。他早就想好了,要是建府失败,他就回家或是去公子府城蹭吃蹭喝,反正父亲和大哥都会养着自己。



        但栗邵元可不知道弥候的想法,他只知道,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



        他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气,他知道弥候并不是真的那么不上进,单看他将玩这件事做到极致就知道,弥候极为聪明,只是武道一图,资质实在是太重要了,有弥申珠玉在前,即便弥候穷尽一生追赶,也无法达到弥申的高度,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追。



        “邵元,何必那么辛劳,只管享乐就好!”



        好多次弥候喝的酩酊大醉,含糊不清的朝他这样说道,但他醉倒还紧紧握住的双拳,还有眼底的那抹不甘栗邵元又怎会看不到。



        那时候,栗邵元才发现,原来弥候与自己那么像,自己资质一般,哪怕如此努力的修炼,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同年武者超过自己的进度将自己甩到身后,若是没有弥候的提携,可能逃离不了一个炮灰的命运。他世界中的比较对象,只是那群同在弥氏武堂的孤儿,即便这样,他也力不从心。



        而弥候出身如此高贵,他的比较对象,是他的天骄哥哥还有那群弥氏的精英,所有人只记得弥申十四岁蜕凡,可又有谁记得弥候十八岁蜕凡呢。他不是没有想过追赶,可当他拼尽全力追赶,还是看不见一丝希望,放弃便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蜕凡差不多了,嗝。差不多了。”弥候早已停止修炼,有人问起他都会这样回答。



        别人都以为他不思进取,可没有人知道他曾经付出过什么样的努力。



        栗邵元为家主不值,他要让弥候有匹配他才情的巨大声望,他要让西陵人知道,弥氏上一代,可不止弥申一人出彩。



        两人很快回到了侯府,刚进府门,仇景龙便迎了上来,一脸慌张。



        “栗总管!龚正联系我们了,说在西郊一处农庄见面,让我们交出他的妻女,不然就将侯府与义气帮勾结的事传出去。”



        栗邵元眉毛一挑,斥责道:“慌什么,一个地痞头子无凭无据,说的话可有人信?况且他的妻女还在我们手上,能翻出什么风浪!”



        一番话说的仇景龙面红耳赤,不敢作声。



        斥责完仇景龙,栗邵元眉毛一挑转身朝丁高朗道:“丁师傅,请您带些武者走一趟,将龚正就地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