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百六十一章:血裔分流

三百六十一章:血裔分流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西陵各大世家的族长,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传奇,其中不少是因为家族为其养望,但更多却是他们真实能力的体现。

        但唐志其人和大部分世家族长不同,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能战胜那些被养望很久的竞争对手,以致唐氏的长老会全票通过了这个年轻的族长,本以为他会有什么惊人的大动作,没想到却是成为了西陵各族之长中最低调的那个。

        在呈州事发建立新城之前,整个西陵都在盛传此人枉为唐氏族长,甚至有人调笑说如果光是挂个名,我上我也行。

        而呈州事发之后,众人才见识到这位唐氏族长的手段,因为唐氏从呈州接回来的难民,竟全是破落的小型武者世家!

        呈州洪水发得太急,又近冬天,除了一些强悍的世家有抵御洪水的能力,其余小型世家在田亩被淹的情况下,存粮根本不够族人享用。所以伴随天灾而来的,便是人祸。

        整个呈州乱成一锅粥,相互为了食物征伐,底层贫民那是世家的对手,所以在洪水来到的前几个月,那些没有修为在身的平民饿死的饿死,被杀的被杀。

        而随着平民的死去,呈州入冬,粮食就更不够了,这个时候豪族与强族便开始欺压小型世家。

        本脉功法换粮食换不换?

        不换?

        没关系,过几天我再来问!

        秘术换粮食换不换?

        不换?

        也没关系,过几天我再来问!

        对很多小型世家来讲,一次天灾便能让他们的发展倒退几十年,但对很多豪族来讲,天灾不但不会对他们产生影响,还是壮大他们实力的天赐良机。

        如果不是因为人口要恢复时间,世家小族也要慢慢发展,他们巴不得每过几年便来一次天灾。

        呈州的很多小型世家便在这种威逼下失去了自己,由最开始的金银财宝、然后是功法秘术、最后便是宗族武者。

        很多世家便是在这样的天灾人祸中覆灭的,但有很多世家为了保持完整,便放弃了世家的自矜,开始劫掠抢夺,要将世家维持下去。

        没有人知道唐志用了什么手段,只知道唐家的万乘宝船载回来整整十万名蜕凡级以上的武者,还有二十余名凶境的武者,唐氏这一次,盆满钵满。

        而这群人并没有着急进入西陵与其他世家抢夺资源,反倒是老实本分的呆在新城中,好像已经完全驯服于唐氏的管理,甚至还会帮着建设和管理新城。

        反观另一边的弥氏,虽然也从呈州接回不少难民,且蜕凡武者数量很是不少,但除了几名凶境武者对其心悦诚服外,剩下的武者不知为何怨气极重,南面新城常有尸体被悬挂于广场之上,都是逃跑被弥氏抓回来的武者。

        两者一比,便知道唐氏手段有多么高明,也是这个时候萧锦林回过头去收集了大量关于唐志的资料。

        此人少年时便有天才之名却不知为何离开武堂转投宗学,短短几年时间便从宗学中脱颖而出,被大长老推举为唐氏预备族长。

        最后一个成为唐氏的预备族长,却是最早一个完成长老会的任务,之后被委任成为分宗代表,而后更是轻描淡写的击败所有竞争者,顺利成为了唐氏的族长。

        纵观此人生平,好像就没有什么惊艳的地方,看他做的所有事,仅仅只是恰到好处而已,这让他的每一次胜利看上去都来的十分容易。

        甚至会让人生出这人好像什么都没干的奇怪感觉,而只有萧锦林知道,所有看上去毫不费力,都是因为背后拼命努力;而轻描淡写胜利,全是因为绝对实力。

        胸怀韬略,静水流深,唐志此人,不可小觑。

        也就是从那时起,萧锦林隐隐觉得唐氏可能会在未来二十年里,盖压弥氏。

        因为他们不光拥有被称作陆地神灵的强者,还有这样一个一步十算的族长。

        “从破界石被唐氏截获到现在已经小半年,连姬复都带着收获走了,你以为唐志是那种慢慢消化战果的人么?”萧锦林庆幸自己如此了解对方:“如果说曾经唐氏的眼光只有西陵一城,只有弥氏的话,现在得了这些东西,唐志便会将目光放在整个陵江两岸!”

        萧正抹去嘴角血迹,听着萧锦林的话,细细思索,但还是不理解:“那跟他们一个月内找不找萧氏有什么关系?”

        “因为制霸西陵,唐氏不需要萧氏。但制霸陵江,唐氏必须争取萧氏。”萧锦林眼中波澜不惊,似是有绝对把握。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需要与不需要其实就在一念之间,如果唐氏眼中只有西陵,那么萧氏只能奋起全族之力联合弥氏与其一战。

        可一旦对方眼中有更广阔的天地,那么不光是萧氏,所有西陵的豪门望族,都是他们争取的对象,而且他们一定会拿出与之匹配的诚意,这才是他了解的那个唐志。

        但世家从来不是以某个人的意志就可以产生变化的,唐氏还有长老会,还有宗所,他们如果跟唐志对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便一定会阻止,而家族内部的阻力,往往要比外部的阻力更大。

        所以萧锦林也没法判定,唐志究竟能不能说服唐氏那群人,所以才以一月为限。

        毕竟合作与分享,对一个强悍的世家来讲,永远是最难的课题。

        未虑胜先虑败,大战之前必要的准备,萧锦林一件都不会少,他朝着中堂下咳血的长子道:“萧正。命你组织一支商队,予你三名凶境族人,一百萧氏血裔,前往朝昌游商,未见族长手令,不得回返。”

        未见手令不得回返,这哪是行商,分明是血裔分流,保存香火的做法!

        而所有保存香火的决定,都是在家族生死存亡的血战之前!

        萧正的双眼从未有现在这般鲜红:“血裔分流必须要有长老会的首肯,萧家不是你的一言堂,我要求立即召开长老会,看看他们是否会同意你这个老疯子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