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百七十章自成一派

三百七十章自成一派

        听着不绝于耳的溢美之词和不知所谓的句句评语,萧子玉的眼中升起嘲讽,心中暗道:一群草包哪能分辨画作好坏,说出的话更是图惹人嗤笑。诗、画、字三绝之大家,莫说西陵,便是整个龙州都未曾有过。一群人却夸得头头是道,却连好在哪儿都说不出,翻来覆去不过是些精美、壮丽、栩栩如生这样的赞美之词,真是令人嗤笑。

        不过也不能怪这些人,一群草包公子大概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所有需要下功夫才能做到的事,专注于享受,只是毕竟在族中耳濡目染,大智慧没有小聪明还是有的。与其去到一副无人问津的字帖边赞颂,不如直接来到压轴这边,毕竟能作为压轴巨作,一定是本场中最优秀的,大肆赞颂也没什么毛病。

        这便是每次压轴画作前满是拥趸的真相,只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小聪明,就给真正要赏画的人带来点小麻烦,萧子玉皱着眉头,看着那群草包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展柜团团围住,甚是不喜。

        而那群草包虽然不通武道,但世家充裕的灵食让他们一个个都身材修长,将展柜死死挡住,连道缝都没漏出来,而看眼前的情况,一时半会儿,他们可不会将位置让出来,萧子玉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开道了。

        灵意合一的强悍气势开合不过一瞬,但对那些正在展柜前的公子们来讲,后背的寒毛即时炸裂,就好像有头荒兽用嗜血凶残的目光打量他们。

        这感觉让他们一个激灵,连忙回头看看是何物发出如此可怖的气势,很多公子脸上还带着怒容,因为不通武道的人对这种气势的感受更加明显,玻璃心的他们最看不得有人在他们面前展露武道气势,这嘲讽比当面辱骂更有刺激性,头未回,却要先声夺人。

        “谁他妈的瞎放气势。”

        “让本公子看看究竟是哪个狂徒。”

        “哪来的莽汉,玷污了这满仓高雅!”

        明明是因为寒毛直立几欲窒息才回头,但其中几名望族公子还是机智的以愤怒掩饰恐惧,大声呵斥,只是当他们看清站在五步外的来人时,心中具是一抖。

        因为外放气势的,竟是现在西陵的第一蜕凡,萧子玉。

        他穿着一件赤色十缎锦袍,一头暗红色的长发,有着一双冷漠的俊目,体型修长,当真是英姿勃勃,只是此时他双眉微皱,似是心情不好,想来是因为众人回头时的骂骂咧咧。

        刚刚还喧闹的展柜前忽然一静,几名口出狂言的望族公子口中只感到一阵干涩,只是世家公子,可能什么才能都能没有,但找台阶的本领必须一流,眼珠一转便知道如何圆场。

        “都傻站着干什么,没看到萧公子要赏画么,都让开!”好像刚刚的骂骂咧咧只是为了给来人让路,几名望族公子出声道,拥挤的人群立时让出一条可供两人并排的通道。

        那群西陵的公子哥脸上都挂着讨好的微笑,好像刚刚的气势震慑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呵,公子。”萧子玉看着眼前众人的模样,心中暗讽了一句,正要点出那名骂娘的望族公子镇压,便从通道中看见了那副挂在展柜中的画作。

        仅仅只是一眼,他的注意力便再也无法移开,那云海翻腾有若实质,仅仅一副画卷便能让人看出万里云海的壮丽,断崖上的三名公子,白衣那位矗立断崖眺望云海,气吞万里如虎!

        黑衣那位虽然体态慵懒倚靠一旁,但那一双眸子却有星辰万物,好像世间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中,超脱不凡。

        盘膝而坐的麻衣青年倒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夹在两个风格迥异的公子边上却有种别样的和谐,让人不禁猜测这人究竟是谁。

        此等画作,前所未见!

        “西陵竟有如此大家!?”萧子玉心中震撼,虽然他专注书法,但对画作也稍有涉猎,不敢说水平高绝,但仅仅是鉴赏整个西陵也没几个能出其右,只是一眼他便笃定,眼前画作绝非现有流派中的任何一派,而是一种更加贴近写实的画派,仅凭一副画,就好像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虽与现在画作流派大相径庭,却不输美感。

        发现如此大作,登时让他熄了找别人麻烦的念头,本来看了半仓糟粕心中已是烦躁,只要压轴画作水准之上他便能够接受,但眼前这幅何止如此,简直可算开宗立派。

        萧子玉无视众人,几步上前准备细细鉴赏,刚刚只是远观一眼,便感觉每朵红云似卷似舒,无有相同却有一种玄妙的共通性将它们连在一起,这等画工,真是惊为天人,怎能不在近处细细观赏。

        众人看着萧子玉被画作勾住魂魄的模样,得意的相互对眼,一副与有荣焉之感,不管在哪方世界都有窥探名人隐私的习惯,当萧子玉在西陵一战成名后,就有很多公子哥不知从哪挖出了大量的八卦。

        比如他们知道萧子玉练了十年书法,书画鉴赏水平极高,比如他们知道萧子玉是萧氏碑龙图最年轻的八龙境界,甚至要比萧锦林还早两年,比如萧子玉原本是一头墨黑色的头发,是在觉醒地品火神血脉后才变为暗红等等。

        这些八卦有真有假,但最终都会拼凑成你对一个陌生人完整的印象,甚至会有一种熟悉感和认同感,所以公子们看到萧子玉也被他们不断赞美的画作吸引住,顿觉与有荣焉。

        因为他们会如此大肆吹捧,还是因为他们只是一眼看去便觉得好,却不知为什么好,他们也想一二三四五说个头头是道,但心头无比喜爱却又不知如何形容,只能不断说它好,说它漂亮,听不得别人一句坏话。

        但此种喜欢虽然赤诚,却还是少了些理直气壮,所以为什么底蕴内涵很重要,因为当你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有内涵的就可以夸:“红云万里动风色,赤霞九转绕断山。”之类,而不是“卧槽,好多云,好漂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