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百八十二章:为炎·泰格拉斯加更

三百八十二章:为炎·泰格拉斯加更

        两记红炎烈蟒拳几乎同时出现,带着无边的愤恨,往云气散尽后的黑色人影砸去。

        穿着鬼蟒凶麟铠的龚正对这两记迎面而来的灵技视若无睹,无数次的事实证明,这种纯灵技对身上这件价值千万的灵甲,根本毫无作用。

        要是以前云图尽出他确实没有再斩一人的方法,但如今他已全然不同。

        左手在下祭起河岳正气,右手在上凝聚日星正气,任由两道火焰巨蟒缠绕周身,龚正朝着其中一人轰出双拳。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汇集凝浩荡,巨力破苍冥!”

        两股拳劲交融一体,化作无边伟力,洞穿了其中一人胸腹。

        劲力穿插间,龚正被红炎烈蟒推开,而兽王居的蜕凡小队,只剩一人。

        “快退!”狂奔而来的阎灵境对着仅存的那名蜕凡武者道,他看得真切,来人身着一套黑色灵甲,覆满鳞片一看就非凡品,两道灵技只能伤他,却不至死。

        仅存的那名蜕凡武者一听阎灵境的命令,登时熄了想乘胜追击的欲望,转身便退,而正被两道灵技推着走的龚正一看见武者的转身动作,便张口呼出一道云气。

        绝技《云啸》,这门曾经与猩红剑意碰撞过的灵技此刻爆发出惊人威能,云气束缚成剑,眨眼间刺入那名武者的后脑,自他额头爆出。

        阎灵境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手下三名蜕凡武者,生生丧命,气得他浑身发抖:“龚正,你可知自己惹上了什么人。”

        自云气呼啸而出,他便认出了来人,义气帮的帮主龚正,也就是现在义气商行的龚掌柜,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能在短短一瞬,击杀三名蜕凡。

        要知道培养一组蜕凡小队哪怕对弥氏的分宗来讲也不算一件易事,怎能让他不怒。

        震散周身烈焰,龚正穿着粗气翻身落地,短短一会儿他用了三门绝技,哪怕以他蜕凡巅峰的修为现在也有些空虚,正想借着说话回气,便问道:“还未请教,夜探丰清胡同的壮士究竟是哪家武者,竟然违抗西陵禁令,于城内使用合击技杀人灭口!?”

        一支蜕凡小队死在面前,阎灵境哪有心思和龚正打嘴炮,他只想把这个混蛋活活打死,碧色灵力爆发,如同一道绿光直扑一声黑色灵甲的龚正。

        本以为可以拖得一些时间,没想到对方竟如此凶悍,龚正只好强提灵气迎了上去,因为对方的速度,显然要比自己快。

        白色的灵力裹着他冲向阎灵境,荡开巨大的灵力涟漪,龚正蓄满灵力的右拳朝着阎灵境胸口捣去,可这一拳出到一半,便有一只闪着碧绿光芒的手掌覆在自己胸口。

        仗着自己有灵甲,龚正并不打算闪避,而是存了以伤换伤的念头,可这一掌却让他脑中一片空白,即便是合击技都能防住的灵甲,竟毫无效果,一掌劈在胸口,他只感觉一股巨大的震荡,将他胸前骨统统震断,整个人更是飞得老远。

        “噗~~”喷出一大口血的龚正满脸的不可思议:“不可能!”

        对方只有蜕凡巅峰的修为,竟然一掌将穿有灵甲的自己打了个吐血,他简直不敢相信。

        “以为得了件灵甲就能纵横天下,你们这种流浪武者看见的世界,真是小的可怜!”阎灵境盯着捂住胸口的龚正,冷冷嘲讽道。

        灵甲这种东西,对灵技的防御力自然足以称道,因为灵甲设计之初,就是为了抵御灵力伤害的,但也是因为追求灵力防御,使得灵甲这个东西越来越灵质化,以至于最终变成完全由灵力凝聚化铠,看着坚固无比却是对劲力毫无抵抗。

        为何他要近身与龚正作战,只因为他是领悟两类刚劲的武者,也许龚正的招数在他看来有些新奇,但与他对手,还远远不够格。

        阎灵境双腿蹬地,如一道掠天绿光爆射至龚正面前,打得龚正毫无还手之力,每两三下攻击中,便能附着一道刚劲,或是震劲,或是冲劲。

        一双肉掌比之千斤重锤毫不逊色,短短十几招龚正上身的骨头全部碎裂,整个脑袋更是完全空白,仿佛一个挨打的黑色傀儡,极力防御身上的伤却还是越来越重。

        就像一个大人在揍孩子,龚正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体术高手了,如果再任由对方打下去,自己便会被这股劲力生生震死,心中暗暗发急。

        “咔嚓咔嚓”

        又是一掌击在右肩,龚正强忍骨裂的疼痛,以灵力游走几处大穴,施展浩然秘术《传车送穷北》,所谓穷北,便是天宫!

        就在阎灵境一掌将要覆在天灵之时,灵力裹着龚正拔地而起,至上九天,快若流星。

        看着本来已经毙命于掌下的龚正竟然还有这等御空秘术,阎灵境不甘心地往天边看了一眼,又低头看了眼三名死在此处的蜕凡武者,朝着刚刚已被掀开大门的院子进入。

        原以为那名米家村余孽会在战斗爆发时便从密道遁逃,没想到他竟然点了一盏油灯站在院中,好像静等来人一般。

        阎灵境看着米白如此识相,点了点头道:“既然米先生如此识趣,便也不用动粗了,跟本使走一趟吧!”

        随着阎灵境带着米白离开,胡同又恢复了平静,好像刚刚的兽吼、火焰、爆破、轰鸣、对话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至始至终,没有一个胡同的居民跑出来看热闹,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好像这个胡同只有米白一家在住。

        又过了一会儿,另外两队蜕凡武者带着一串昏迷的孩子,又从米白府邸出来,拾起三具兽王居武者的尸体,离开了胡同。

        ……

        星辰阁

        铃声将睡梦中的花吉惊醒,他一掀被子就往密道跑去,可应宏远早已将密道中的龚正接出,原本神采奕奕的龚掌柜上身仿佛没有骨头,需要被应宏远抱着才能直起。

        龚正出气多进气少的朝着花吉道:“花掌柜,快去禀告少爷,米白被人劫走了。”

        说完,他便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