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百二十二章:诚意

四百二十二章:诚意

        次日,几名家主压着放荡一夜的公子去市政厅领罪,管事们非但没有怪罪,还跟他们说西陵繁华多些走动很好,甚至介绍了几处出名的风月场所,说让家主们有空也可以去放松放松,新城诸事已毕,也该回归生活。

        几名家主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说法,要知道每一座城市对凶境的管控都是很严格的,特别是这种外纳新民,哪怕是主动依附定居,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融入城市。

        但唐氏宽松的态度,好像根本不在意这群呈州的凶境去留,他们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是唐氏疏忽,只能说明这是对他们展示的诚意。

        从登上万乘宝船的那一刻开始,附庸便已成为了事实,只是家族附庸的过程往往伴随着很多阵痛。

        比如家族通婚,比如族中优秀弟子被招赘,这些手段在氏族中简直稀松平常,但来到西陵一项都没有经历。

        恍惚间几名家主突然生出一种感觉,好像就这样留在西陵,也蛮好的。

        就这样平静过了两年,唐志再次出现,将新城所有凶境家主召集到了议事厅中。

        弥氏的情报里北部新城的凶境数量其实不准确,这些被唐氏层层筛选带回来的呈州落魄氏族,每一族都至少有一名凶境,最强悍的八大世家更是拥有两到三名凶境的规模。

        小小一座北部新城,藏了将近三十名凶境武者,而此时,他们尽数被聚集到市政厅中。

        最强的几名家主心中敞亮,唐氏的诚意表达完毕,现在该是轮到他们表达诚意的时候了。

        虽然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但唐志的第一句话,还是让这群武者脸色大变!

        “龙江改道陵江,万里洪流自东南向西北而来,最多五日,洪水便会蔓延至西陵,规模比之呈州水患,五倍以巨!”唐氏族长唐志端坐首席,朝着地下三十余名凶境武者淡淡道。

        只有真正经历过那种滔天洪流才能意识到武者们自以为是的强大是何等虚妄,凶境可御空也不过能保得自己性命,可族中多少老幼,便是沸腾灵力来回救援又能救出几人。

        裹挟着泥石的万吨洪流只要被卷入便是蜕凡武者都会有性命之忧,何况其他,所以哪怕在座的全是凶境的强者,脸色也是大变邢心中无比慌乱。

        要说北部新城最强大的氏族,便是雷氏与贺氏,拥有三名凶境强者的两家便是在呈州都算一方中型世家,只不过天灾来临时的重新洗牌既然有胜者自然也会有败者,失去了几十支蜕凡小队,两名凶境重伤的两家只能无奈登上了万乘宝船。

        而经过修养的雷氏是北部新城中最大的两股势力之一,拥有三名凶境强者的雷家拥有轻易覆灭别家的实力,所以新城中不少小族皆以雷氏马首是瞻。

        到了这种关键时候,大部分小族之长的目光都停在雷氏族长——雷泽的脸上。

        对一名凶境武者来说,六十岁正值壮年,何况呈州连年征伐让这位雷族长有着一般武者没有的凶悍气息,配上黝黑的皮肤方正的五官,显得极是骇人。

        他也是在唐志说出洪水来袭时,少数的几位脸色不变的族长。

        不是因为他有信心抵御洪水,而是他相信既然唐族长会开诚公布的告诉他们,便一定有了解决的办法,不然隐瞒他们才是平稳局势的最好选择。

        虽然新城武力不弱,但情报方面犹如一个两眼一抹黑的瞎子,只要唐志不说,可能他们还会乐呵呵的等着洪水到来呢。

        “唐族长的诚意我呈州各部都已看见,既然坐上了唐氏的船,我们便是唐氏的人,如何安排还请唐族长示下。”雷泽朝着首席的唐志认真道,只是这番话却是在议事厅中掀起轩然大波。

        两年的休养生息足以让人忘记很多事,甚至忘记了两年前自己是以什么身份来到西陵的,而恢复实力的世家心中也开始蠢蠢欲动,若不是情报系统还未构建,他们甚至都想对周边城市开始动手。

        但骤然听到雷泽代表呈州众部直接臣服唐氏的举动,还是他们一时无法接受,这种一点前戏都没有的归降实在太过生硬,无疑激怒了另一名新城霸主——贺家!

        同样拥有三名凶境武者的贺氏一直认为自己与唐氏只是合作关系,这种看法获得了新城中不少世家的认可,毕竟世家还是渴望独立的,虽然唐氏对各族有恩,但恩情这种东西总会随着时间遗忘,知恩图报这种品德也不是每个人都有。

        贺氏家族贺雄一听雷泽的话,便寒声道:“雷家主想当狗别把各族带上,五倍于呈州水患不日便要来到西陵,唐族长便是手段通天又有何种抵御之法,恕我贺氏不敢将一族生死压在这种草率的信任上!”

        全场哗然,这番说话无疑是不认可唐氏对呈州诸部的领导身份,也意味着贺家要借着这场灾难,再次独立出去!

        原本笃定跟着贺氏走的小家族顿时踌躇起来,唐氏的威势他们是看见的,光是一个迎接便是八只凶境小队的规模,而且每一位凶境的气魄都是那样惊人,他们可不认为旗帜鲜明的作对是一个聪明的做法,他们将目光投向脸色依旧从容的唐氏族长,想看他如何应对再做决定。

        谁知道对方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贺雄,仿佛要让他一次性将想说的话都说出来。

        唐志毕竟不是凶境的武者,虽然其身后的老者修为看着深不可测但只有一人怎会被贺雄放在眼中,所以这位贺氏家主继续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水患来袭唐氏根深叶大已是自顾不暇,我呈州各部又怎能再给唐氏添麻烦,新城以北一百五十里是座小城名为青阳,贺氏会率部攻伐此城以作族地并躲避水患,不知在场有多少家可愿与本族长前往!?”

        不光要独立出去,还想拉走新城大量的有生力量,贺雄的胃口比想象中更大,但自主是所有家族所追求的根本,当即便有六位小族的族长响应了贺雄的征兆,打算共同攻击青阳城,重新打下一块基业。

        至于马上要被水淹的西陵和北部新城,便留给想要成为唐氏附庸的雷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