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百二十四章:唐左手段

四百二十四章:唐左手段

        “唐族长!我们....”落在最后的雷泽似有千言万语要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呈州各族的性格,这是群你强他便弱,你若他便强的狼族。



        作为深刻了解唐氏实力的雷泽自然明白唐氏的底气所在,但唐志今天的表现只会让呈州各部族长觉得他太过软弱,他们可不会觉得这是什么大度,毕竟刀不砍在脖子上,谁知道锋利。



        唐志挥挥手打断了雷泽要说的话,并对留在最后的新城各族道:“诸君今日先回去,明日自见分晓,相信唐氏不远万里驰援呈州救人的行为在各族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他们不会轻易倒戈。”



        依旧是面容平静语气平和,只是这说法却是太过天真了,即便是原本不想背叛的氏族在看到唐氏族长如此软弱的情况下,也会动了心思,何况背叛的成本还这么低。



        可能今晚离去的,不只是新城九族,也许明日一早议事厅中,就只剩九族了。



        “唉!”雷泽重重的叹了口气,满面愁容朝着唐志拱拱手道:“雷某告退!”



        议事厅中剩下的最后一群新城族长离去,偌大的厅堂中只剩端坐首席的唐志与其身旁的老者。



        在这只剩两人的议事厅中,老者恨声道:“哪怕经过层层筛选,这些呈州家族依旧是这般不堪,令人寒心!”



        “宗正大人严重了。”唐志笑道:“在我看来,近三十支部族中只有一支野心勃勃,已是了不得的成绩,宗学诸子的考核可为上佳,特别是负责筛选的唐耀!”



        “还未定论。”宗正唐祖面露凝重:“只希望他们在新城中好好隐藏自己,宗学已经失去了太多优秀弟子,剩下的每一个都是栋梁之才,不容有失。”



        “是啊......”想到百多学子大半葬身呈州,唐志的心肝便宛如刀绞,幽幽应道。



        说完学子考核,宗正又想起了刚刚议事厅中贺雄那张猖狂的脸,寒声问道:“族长以为贺氏应该如何处置?”



        “此事已经交给左堂主了。”唐志微笑道:“相信暗雷堂能够将这事办的漂漂亮亮。”



        “暗雷堂?”唐祖想起唐左的手段,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没错。”



        ……



        八月初一,明月高悬



        经历过呈州水患的新城各部相比一般氏族最大的区别便是在对灾难的敏感上,当从议事厅回来的贺雄告诉贺氏族人,西陵将来水患的时候,仅用了半天时间贺氏三万族人便以极致高效的行动能力运作起来。



        处在新城北部的贺氏仅仅用了半日,便已寻好兽车整理好行囊准备逃难,那轻车熟路的模样简直令人感动。



        而在贺氏族地的最中心,族长贺雄、大长老贺宣、二长老贺元,三名贺氏当权者正为贺氏接下来的行动谋划。



        端坐贺氏中堂的贺雄对着下首处的两人道:“不光是今早追随贺氏的九氏,议事结束后又有七族族长来找我,说要一起共谋大事!这样一来攻坚青阳城便有整整二十一位凶境!”



        贺雄十分意气风发,拥有三名凶境武者的世家不论放在哪一城都是股不小的势力,何况三人还功出同源,修有一门合击技,带着十八名凶境武者足以纵横来去,所向披靡。



        只是听到贺雄这般讲法,二长老贺元心中却是很不好受,想到两年前水淹呈州,贺氏被偷袭,他与贺宣重伤,若不是唐氏宝船来的及时,可能贺氏便被灭门了,现在刚刚修养生息便要行这叛逆之事,实在有些惭愧。



        “族长,唐氏毕竟有恩于我贺氏,就算为了保存族权,也不该蛊惑新城大批氏族一道出走,恩将仇报,今后你让天下人怎么看我贺氏!?”如果不是唐氏的灵药宝草他哪能恢复过来,现在重伤初愈便要全族叛离,他实在无法苟同。



        “二长老!”贺雄寒声道:“现在唐氏被弥氏拖住了手脚我族才有机会生离新城,若是让唐氏腾出手来,贺氏就是唐氏口中的一块肉,本族长绝不能让贺氏被人一口吞并。氏族间哪有什么恩情,若不是看贺氏族人勇武他唐氏怎会不惜开罪苏家也要将我们带回西陵,这只是想将贺氏收为附庸的手段而已!”



        贺宣点点头道:“不错,唐氏于贺氏有恩,但其目的贺氏亦难承受,若是二长老心中有愧,待我们占据青阳自主之后,若是唐氏有难,二长老便可偿还唐氏恩情。”



        贺雄正要赞同大长老的说法,脸色忽然一变,修为最深的他第一时间便感到了驻地上方那庞大的灵力波动。



        几乎同一时间,贺宣与贺元亦是感受到了,三道赤红光芒包裹着三人御空而起,刚刚破开屋顶,碎瓦还未落地,便看到三只遮天蔽日的金色巨掌朝着贺氏族地盖了下来。



        庞大的金色能量将黑夜照的透亮,唐氏顶级合击——如来,朝着新城贺氏族地,重重拍下。



        三人来不及思考,当下便调动起所有灵力,犹如血云般的灵气带着极致高温蒸腾于三人周身,同质同源的三股灵力聚合一起化作梵龙,带着无尽怒意朝着贺氏族地正落下的金色巨掌撞去。



        此刻的贺雄如坠冰窟,他原以为唐氏大半的有生力量都被拖在姜林中,这才有胆子带着贺氏连夜撤离新城,因为他相信即便唐氏还有什么后手,以他三人亦可保得贺氏无忧,但现在看起来,他的判断,出错了。



        火云梵龙狠狠的撞在金色巨掌手心,金红色的光芒僵持在半空中,与一般合击技不同的是,全由火云结成的巨大梵龙尾部还有这三条丝线连着贺氏三名凶境武者,可让他们不断往梵龙中输入灵力。



        但三人合力,也不过勉强抵住一掌如来,另外两只金色巨掌,还是朝着贺氏族地盖去。



        要说贺氏不愧是呈州出来的部族,作战经验极为丰富,大批的族人原本便准备晚上离开,但看见天上盖下的金色要还不知道驻地被袭就太愚蠢了。



        经过大灾难的洗礼,贺氏留下的全是精英。



        他们迅速的结为方阵,三万贺氏族人中有五百蜕凡,虽然大多人还未修成合击技,但也朝着从天而降的巨掌倾力一击,另一群族人则迅速集结一起,朝着遮天蔽日的巨掌击出修习的合击,反应极快。



        几十条炎龙,几百股赤红烈焰凶狠的撞在覆盖而来的金色巨掌上,这便是贺氏对来犯之敌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