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百六十八章:最强大脑

四百六十八章:最强大脑

        人脸,名字?

        花吉不太明白唐罗的意思,但仅仅是记住的话:“都..都可以。”

        用最怂的语气说最屌的话,大概就是眼前的场景了,唐罗看着花吉一副弱弱的表情,没好气道:“什么叫都可以,我拉一万个人到你面前,就看一次,名字和脸你都能记住吗?”

        人一生中真正能接触到的人其实很有限,比如我们每天走在大街上,也许能碰见成千上万个人,但真正能给你留下形象的极少,更别提三五日之后再能想起的了,即便是一些记忆力超群的人不是专门用心去记也记不了多少人的姓名与面貌,花吉说自己都能记住,怎么听都只是因为样本小而建立起的自信,毕竟有了星辰阁之后他便每日都呆在阁中,接触到的人有限,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足为奇。

        若是将样本扩大到一万例甚至几万例,是否还能记住这才是唐罗询问的关键。

        而怂怂的花吉听到唐罗的问法,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一万人,只看一次吗?”

        “对。”

        如果只是一万个人的话...花吉想了想,点头道:“也可以的。”

        “真的假的?”唐罗一惊,这种记忆力已经超出记性好的范畴,已经超出最强大脑的标准了吧。

        听到质疑,花吉连忙解释道:“少爷可还记得一年前楼洪志带人大闹秘术阁?那次在阁前聚集的民众共有七千三百二十九人,他们每一个的相貌小的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为数不多的大场面,那群情激愤的模样他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他想不通那些平日里善良懦弱的平民怎么会变成那副恶鬼般的模样,所以经常会回忆起那日的场景,这当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他将那群人几乎要让他自裁于阁前的百姓都恨上了。

        “那事儿过去之后,那群人中还有不少假装没事前来应工,都被小的一个个揪出来,禁止前来应工。听了别人几句蛊惑就认定星辰阁是祭练魔器之地的愚民没有资格接受少爷的恩惠!”花吉的语气斩钉截铁,终于不再是那副唯唯诺诺的表情。

        唐罗看着意气风发的青年,啧啧称奇。

        当时花吉有多么慌乱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能将七千多人的面貌记下,经过一年还不忘,简直在挑战他对记忆极限的认知。

        哪怕是他经过两次进化的大脑怕都没有花吉的记忆力强悍吧,这种情况仅以记忆力好形容已经不太合适了,这家伙应该是某种人级血脉天赋的拥有者,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超凡的记忆力。

        “厉害啊。”唐罗赞叹道,原本收这个小厮只是因为卧榻时他说的故事比较有趣而已,没想到还捡了个宝,这真是让人觉得很开心,便朝着重新要变回唯唯诺诺的花吉道:“如此天赋仅当一个掌柜太可惜了,从今天开始筑基练武吧。”

        练武!?让一个易筋锻骨都没完成的人练武?

        这突然的要求让花吉五官皱成一团,告饶道:“少爷...小的都二十多了,怎么练阿。”

        为何练武要从小开始,因为少年脉舒筋开,可塑性极强。修习易经锻骨篇只是有些疼痛,只要忍忍就能过去,成人当然也能从零开始筑基,但其中的痛苦相差何止百倍,一想到要将自己的腿别到脑袋上,他便打从心底发憷。

        “和小时候一样练,若你还想当星辰阁的掌柜,就必须完成筑基,明白么?”唐罗淡淡道,一百万人里面会有多少天赋者他不知道,可能未来会有比他们天赋更好的人才出现,但他明白眼下最忠心的就只有花吉和龚正,所以他一定不能让花吉掉队。

        虽然对重新筑基有一万个抵触,但将这事儿和掌柜放在一起,花吉便下意识的答道:“小的明白了。”

        享受过掌柜的尊荣,再让花吉退回到小厮的人生比让他死还难受,只要能继续担任星辰阁掌柜,要他干什么都可以。

        “十二月前,我要你完成易经锻骨篇前六幅图,去吧。”

        花吉领命离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死要死要死。

        易经锻骨篇一共三十六幅图,也叫天地之桥三十六式,是用三十六种姿势拉伸筋骨,是实现零基础入定的几乎唯一途径。

        修行者通过入定冥想从而超脱五感束缚,感受天地间最原始的灵力并与之沟通,人体在特定的姿势下会成为天地灵力与神识的桥梁,所谓筑基便是通过不断加深人与天地的沟通,打通人体所有经络,这样不管今后修炼何种功法都能事半功倍。

        对一般的武者来说第一幅图是最难入门的,也许要长达半年时间,但之后会越来越快,即便是资质最普通的人,五年沟通天地所积累的灵力也足以完成筑基,何况他还有幼年善堂基础,只要能吃得下苦,完成前六幅图应该很容易。

        目送花吉离去的唐罗直接走到一边,拿起了许管事放下的卷宗,上面有着那群西陵名士近些天的动向,寻到有关读书哈的卷宗,刚翻开就看到了几条重磅消息。

        “赤霞山爆发疟疾,孙金方奔走世家求药。”

        “开仓放粮,杜沙被杜氏族老剥夺族长身份。”

        “卸任族长,杜沙以百年效力作价向各族换取粮食,待价而沽。”

        唐罗将几分卷宗细细看完,合上的时候双眉紧皱,只觉的屋漏偏逢连夜雨。

        虽然早就知道杜沙会去卖身,但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这应该跟萧氏占了赤霞山两座主峰,杜氏三位长老又将其族长之位剥夺有关。

        对原本已经脆弱不堪的平民来说,原本不断开辟窑洞的杜氏突然抽身离开,亲善平民的杜氏族长突然下台,食物短缺,瘟疫又爆发,种种累计足以成为压垮他们心里防线,恐惧与虚弱会让疾病加速的蔓延,而世家只会冷眼旁观,他们巴不得这场瘟疫能将赤霞山的平民全部杀死,这样他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开始争夺赤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