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五百八十六章:北山攻防战

五百八十六章:北山攻防战

        两人说话间,山体一阵剧烈的震动好似地龙翻身,又像是流星坠落,让整座药谷不住地晃动。

        “这是怎么了?”唐思源皱眉问道。

        唐青衣对这晃动好似习以为常,将温床边上药台倒下的瓶罐扶正,无奈答道:“自渝西岭失手后,弥氏联军便一直从西南两面对本族进行攻击,幸好几月来匠作司构建的防御工事完备,倒是还能抵挡。”

        这段时间药堂成批成批的造化丹往外运,看得他都心疼,照这样打下去,不出三年五载唐氏的千年底蕴便会被消耗一空。

        现在整个西陵都被淹了,其他世家修养生息都来不及,他都不明白为什么两族会选在这个时候开战,图什么呢。

        话刚说完,大地又是一阵晃动,唐思源眉头皱得更紧,心中暗忖:“药堂山谷已是北山腹地,北山外围的战斗就能将大地震颤成这样,外围的战局该严峻道何等地步。”

        “不行。”唐思源从灵泉中站起身形,朝着唐青衣道:“将老夫衣衫取来。”

        前线战局吃紧,他得问问族长究竟怎么回事,这才过去多久弥氏联军便已攻到此处,情况比他们最坏的预期还要坏上不少,让人觉得心惊肉跳。

        唐青衣一看唐思源起身,便满脸无奈道:“大长老,您快坐回灵泉中,族长早有交代说,若是您醒来便让我将这信交给您。”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递给唐思源道:“族长说您只要看过信笺就能明白了,希望您好好养伤。”

        作为晚辈,哪怕是一名医师,碰到唐思源这样主意极正的大长老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搬出族长来。

        唐思源将手中信笺拆开,便当着唐青衣的面进行观看,信不长,寥寥数十字,几息时间便已看完,但其中蕴含的信息量却是极大。

        看完信笺的大长老颓然坐回盛满灵泉水的温床中,将信纸抓在手里皱成了一团。

        虽然他知道战争不可能不死人,要引得弥氏入瓮更是要有足够的牺牲,但为什么偏偏是那群孩子?

        大长老唐思源心中纠结,却不知如何让这辆已经驶上航道的巨舰转向,无力感遍布全身。

        ……

        短短几天,弥氏联军已经对北山群落南北两面阵地发起了数十次的进攻,参战的武宗也从最初的几十人膨胀到上百人的规模,除了两族的本脉武宗外,选择站边的家族也将自己压箱底的武宗全派了出来。

        南北两侧以阵法加固的山壁已经被彻底打碎,只剩下残峰断崖,向世人诉说着战斗的惨烈。

        以武堂首座唐森、神武军统领唐羿、二长老唐弘骏、三长老唐正豪为首的唐氏集团数次转手围攻,杀到了渝西岭。

        可无奈弥氏的武宗数量大大超过唐氏,以至于数次攻坚都是无功而返,有了七大望族投靠的弥氏在武宗数量上,已经大大超过唐氏现役的武宗数量。

        十三位长老中除了大长老与六长老没有出战,其余长老皆是带着武宗小队出战,就连宗正也将宗所中的武宗们尽数派出,这才堪堪抵住颓势。

        原以为这场大战就这样僵持住了,但随着弥氏联军第三批武宗的到场,投靠北山唐氏的两个望族家主最先崩溃了。

        朱氏家主与韦氏家主联袂来到逐云峰,求见族长唐志。

        “唐族长,不能再打了,停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吧!”朱氏族长朱鑫满脸菜色对着唐志祈求道,最为一直以来坚定支持唐氏的朱家,在看到弥氏第三批武宗援军后,都有些吃不消了。

        毕竟朱家的武宗本就不如唐氏,虽然现在统一配备了玄机玉、灵甲与丹药,但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还是稍有不慎便会重伤。

        朱家一共只有十几名凶境武者,短短几天已经重伤三人,族中怨声载道,最大的原因是没有人能从这场战争中看见什么利益。

        如果说曾经唐弥两族还是为了西陵的所有权在争斗的话,现在龙江改道,对整个西部影响极大,曾经繁华的西陵已经成为历史,而一些如兰山城这样的山城却开始崭露头角。

        即便答应了弥氏又能如何,多一片南岭兽谷能给众人带来什么利益么?朱家与韦家这次联袂前来,便是要表达自己不想打的意思。

        “请唐族长体谅,这些日子弥氏联军猛攻,我族伤了七名凶境强者,蜕凡武者更是折了数百,若是再下去...若是再打下去....”韦氏族长韦昭说着说着声音便有些哽咽,只能将目光投向唐志,希望能得到理解。

        这些日子弥氏攻山,受伤最严重的便是新城的武宗与武者小队,然后就是洪水之后投效唐氏的西陵各族。

        之所以会这样,不是因为各族与唐氏众志成城,万众一心,而是唐氏划分给各族的领地便是在南北两侧,哪怕为了自己身后的家人,也得拼命抵抗弥氏啊。

        两位家族今日前来,不光代表他们自己,也代表投靠唐氏的西陵各个族长,只求能够速速停战,给他们一阵修养的生息。

        看着两人一躬到底,唐志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想要将二人扶起,口中还连连道:“两位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

        可唐志一搭上两人的手,却发现根本无法将两人扶起,一介蜕凡自然是扶不起两名凶境强者的,唐志只能满脸苦笑道:“二位这是什么意思?”

        “唐族长,韦某一生从未求人,今日只求您看在韦氏这些时日为唐氏冲锋陷阵的份上,能让韦氏喘息数月。”韦昭老泪纵横,带着哭腔祈求道:“韦氏薪火传家二百载,殊为不易,还求唐族长给韦氏的年轻人一条活路。”

        扪心自问,易地而处,韦昭觉得如果有这样一支战力强悍还会拼死作战的世家为自己充当前锋,自己是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所以他也不奢望唐志能够让韦氏迁到北山腹地,只求能让家族血裔分流,让族里优秀的年轻人离开正面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