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六百四十五章:终战(15)

六百四十五章:终战(15)

        只要不让这群凶境直接对上联军武宗不就行了吗,萧奇很自然的这样想道。



        铁锤有铁锤的用法,木头也有木头的位置,虽然这群凶境缺少足够的坚韧但他们一身修为可做不得假,如果运用得当,依旧是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唐氏的武宗们,太累了。”萧锦林开口将萧奇的妄想击碎,理由是那么的简单和不容置疑:“这场大战持续了多久,唐氏的武宗便战了多久。他们的身后便是唐氏的族人,所以每一位唐氏武宗都将自己当成了铁人用。轻伤便用丹药激发生命力治愈,重伤才会使用玄机玉,武宗流转率至少是弥氏联军的三倍,只有这样才能抗下弥氏联军的猛烈进攻。”



        “何况现在弥氏本脉武宗还在宝鼎山拖延唐氏,即便唐氏真有余力反扑,他们也会将力量用在支援唐氏供奉上。可我认为唐氏还有余力的可能性很小。”



        “毕竟凶境武者也不是铁打的,就连唐森都经历了一次重伤,何况唐氏其他的武宗,此战之后唐氏会顶有不少武宗提前进入灵褪期,终生突破无望。”



        为何温养生命力的丹药永远贵过榨取生命力的丹药,明明从功效上来看后者才是立竿见影的保命的关键。



        因为每个武者心里都清楚,一个人的生命力终究是有限的,丹药加速愈合的伤口,又怎么会没有代价呢。



        只是争斗永远是武者不变的旋律,重伤濒死的时候,还有谁管丹药是不是在榨取你的生命力。



        经过此战,萧锦林可以断言这一批正值盛年的唐氏武宗们将失去很多很多。



        “现在你还觉得,仅仅是杀死大游山一半的守军,我们便尽了盟友的义务么。”



        萧奇摇摇头,按下了心头那股跃跃欲试的冲动,不再往那片泊湖看上一眼。



        就像萧锦林说的那样,他刚刚想推翻最初的计划现在动手,是因为觉得大局已定,但听完这番解释后,他才知道,大战并未结束。



        萧氏父子站在涯边的那块凸岩上,静静看着白日从东边升起。



        ……



        宝鼎山战场中



        稳住阵脚的联军武者在武宗的驰援下重新聚集到了一起,而暴怒的武宗们也开始自己的反击,各城各部的凶境武者们开始出现伤亡。



        就像萧锦林说的那样,不成编制的凶境小队与西陵各个望族武宗小队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这一手合击上。



        少了合击的凶境联队就少了一锤定音的杀伤能力,只能通过慢慢累积优势获得胜利。



        而对联军的这群武宗来说,轮番施展玄级合击便是他们要给这群豺狗上的重要一刻,对这群没有玄机玉的凶境武者来说,每一次合击的出现都意味着有人碎甲重伤甚至直接死亡。



        他们是来挣粮食的,不是来拼命的,原以为对上的只是如他们一般的零散武宗,但被一轮合击糊脸,好些个凶境武者都懵了。



        按照一般的思维来说,能够拿出一队拥有合击的凶境小队,至少也是个累世望族,手中还得有一部上品的玄级功法。



        这样的人有他三五队并不稀奇,可怕的眼前所有凶境武者,用着不同的功法却全都能组成合击。



        这群收割蜕凡人头挣粮食的外来武者突然无法直视这满地的尸首,只觉得自己惹了大祸,战意全消。



        更有不少人极力隐藏功法的痕迹,开始撤离。



        面对一心想跑的凶境武者,联军武宗们也没有什么要追的意思,因为对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将族人安全的带回去。



        当然不是每一位都这样想,比如曹家家主曹雄便几次三番的想要阻止他们下达撤退的命令。



        “诸位请听曹某一言,眼下联军已经稳定阵型,驰援而来的那群唐氏供奉也被弥氏增员拖在天南,此时不挥军进攻宝鼎山,你们居然想撤退!?”



        “只要冲破了宝鼎山上的唐氏本营,这战便是胜了,而此时离去,将北山的控制权让出再想夺回难如登天。”



        “我们与唐氏的死仇已经接下,这场战争只会以一方战败而停止,到了那时我们各族的损失只会更大。诸位三思啊。”



        如果这番话由别的统领说出,一定会收到不凡的效果,偏偏是由曹雄来讲,当场便激怒了另一位统领。



        “你曹家这次攻伐唐氏共出了几人?你可知道我这次带来的两千族人,现在只剩六百!而且白翎他们死了!死了!你明不明白!!”白杞上前一步怒视着曹雄,两人的鼻尖几乎抵在一起,愤怒的震炆山统领朝着曹雄咆哮道。



        作为最先集结在宝鼎山前的部众,白杞所率领的白氏武者可谓损失惨重,当时他跟着弥海去宝鼎山支援弥天心,本营只留了一队普通武宗。



        面对两支唐氏供奉级强者的偷袭,就连玄机玉都没机会用,便当场惨死在那冲天而且的金色光柱中。



        即便听见白氏蒙受的损失,但曹雄依旧不认为,现在是撤退的好时机,退后一步与愤怒的白杞统领拉开距离,曹雄举起双手压了压示意对方冷静,再次开口劝说道:“正因为白翎他们死去了,你更应该攻击宝鼎山为他们复仇,而不是离开。”



        “我当然会为白家的族人报仇!”白杞咬着牙冷冷道:“等先将族人护送回去,便会回来,唐氏对白氏做的,我一定加倍奉还!”



        现在北山的情况已经不适合蜕凡武者再待下去了,这里很快会成为一片凶境的猎场,已经失去大半族人的白杞现在满脑子就是将剩下的族人送回去。



        “等到将人送回去再回来,便错过了击败唐氏最好的时间,还请白兄仔细斟酌!”



        因为修炼尸煞功的关系,曹雄的脸色总是泛着青色并且无比僵硬,就连语气也因为功法的关系变得冰冷,放在平时这只算是个特色,但在现在这冰冷的语气却极易勾起别人的怒火。



        “别说了!”白杞再一次咆哮道:“像你这样练僵尸功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失去族人的痛苦,这么想战你怎么不将曹氏的族人都带来北山?”



        “没错!”龙角山统领潘冰抱着胸在一旁冷冷道:“你曹雄也是一族之主,却没有带任何一位族人参战,可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