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二十五章:武道大会——四方擂

二十五章:武道大会——四方擂

        满脸喜色的徐老赢跟着步霄离开了,而武圣山圣子的好奇却没有因此而阻断。

        回毕方山的路上,步霄再一次问起道:“唐罗真是你表弟?”

        “嗯?”徐老赢不解:“怎么了?”

        “你可知,唐罗此人天生有缺,灵力无法储存于身体中,这样一幅身体能够突破蜕凡境,你不觉得奇怪么?”

        “这有什么奇怪的。”徐老赢斜眼望着步霄道:“你有两个丹田气海都行,我表弟漏体能修炼怎么了?”

        “哼。”话不投机半句多,步霄冷哼一声便不想再打理对方,只是将手摊出。

        “干嘛?”徐老赢一看步霄动作,机警地拉开了距离,捂着胸口满脸戒备道:“你伸手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找我分钱?”

        哪怕以步霄的修养,看到徐老赢这幅混不吝的模样,额头也不禁爆出个井字,低声咆哮道:“把令牌还给我,混蛋!”

        “哦哦哦~”恍然大悟的徐老赢一下子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从怀中的金条堆里找到那块道子令牌,还给了步霄,嘴上还一个劲的致歉:“哎呀,早说是令牌嘛,我还以为你要找我分钱呢。”

        收回令牌的步霄哭笑不得,不想再打理这个家伙,但徐老赢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了步霄的手腕问道:“这次武道大会,可有人坐庄?”

        以往是要涉及到比武擂台,天南王氏的那群好事之徒便一定会大开盘口,但这一次王禅已经确定不来,所以徐老赢想知道此事的毕方山可有人开盘。

        步霄终于明白了徐老赢为何会揣着那么多金子在怀里,原来是想参与武道大会的赌局,而从刚才见面的情况来看,这家伙一定是想全压自己那个表弟。

        “我劝你冷静。”步霄淡淡道:“此次大会不同以往,龙州地界的各个宗门皆有代表前来参赛,龙州各地的豪族更是将族中最天才的族人派出,即便小尘都不敢说能够稳胜此局,你若全压唐罗,输钱是小,丢脸事大,劝你冷静。”

        “这样吗?”徐老赢沉吟一会儿,仰起头满脸兴奋道:“这么说来,表弟的赔率一定很高咯?”

        用肘怼了怼步霄的上臂,徐老赢一脸得色道:“朋友一场,别说我不带你威风,你有多少金银全都投到我表弟身上,包你挣得盆满钵满!”

        也不知徐老赢这种盲目的信任是从何而来,但步霄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希望一会儿你看了本届的邀请名单后,还能如此乐观。”

        ……

        龙州历1784年八月廿八

        昆吾郡风云涌动,因为被武圣山邀请的世家,也陆续进城了,而跟龙西一行无人熟识不同,很多世家刚一入城便引得无数人上前围观,将街道都堵得水泄不通。

        毕竟龙州青年武道大会持续到今天已经二十届了,最开始这是一个为武圣山挑选内门弟子的手段,而到了今天,这已经变成龙州豪族比拼的舞台。

        而舞台的最中心,便是龙州的七大豪族,几乎每一个豪族都有雄踞一个州部的强横实力,族中的年轻人更是能与宗派的天才弟子媲美。

        就像是昆吾郡的顶级明星,当豪族车架驶进昆吾的时候,道路两旁满是兴奋的围观者与喧天的呼叫声。

        这让正在用餐的龙州一行不禁皱起了眉头,萧子玉随手招过小二问道:“外面是何人,如此喧闹?”

        “是川元刘家的车队入城了。”

        “川元刘家?”萧子玉想了想问道:“是那个刘家么?”

        “就是那个刘家!”

        “知道了。”萧子玉挥挥手示意小二退下,走到窗便看了一眼豪华的车队,低头“嘿”了一声:“川元刘天王,一族六宗师,这川元刘氏,真是好大的牌面。”

        “这次大会之后,我会让龙西之名响彻昆吾,等到下一次大赛,龙西新联盟的武者定能下榻行馆,有仲裁官接送!”

        龙西一行连夜入城时,得要先把鸾辇存放到御兽宗,或租车或步行才能入城,而这川元刘氏却是堂而皇之的进了整整一个车队,甚至有仲裁官为其开道,武圣山甚至为其安排了行馆下榻,同样都是受邀参加大赛的世家,待遇却相差天地,也难怪几个年轻人满脸不忿。

        ……

        九月初一清晨,毕方主峰山道

        仲裁官们带着完成报名的参赛者上山,模约三四百人的规模。

        而毕方山主峰的广场上,步霄正对着武道大会第一轮的守关者做最后的训示:“这届武道大会与以往相同,只有守住擂台,才有机会进入内门,而失败率最高的三个守擂者,将会被逐出外门,听明白了吗?”

        圣地举办的擂台,从来不是简单的比强弱,特别是对武圣山这样的圣地来说,如果办一场武道大会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话,那么他们根本不会投入精力。

        对毕方山上的外门弟子来说,三年一次的龙州青年武道大会便是他们进入内门的机会;对那群受邀前来的宗门来说,这就是一场本宗弟子和武圣山外门弟子的比试。

        龙州的世家皆以受到武圣山的邀请为荣,却没有人告诉过他们,这场比试最大的作用,便是用一洲的青年才俊帮助毕方山筛选出武圣山的内门弟子。

        或许在武圣山的眼里,能成为自家外门弟子的试金石,已经是各州府世家的荣幸了吧。

        所以当龙西一行踏上山道的最后一级台阶,看到的便是一大片开阔的平台,上百个擂台坐落在各处,而在擂台之上,早就有武圣山的弟子矗立。

        对那些经常来参加龙州青年武道大会的世家来说,这场面已经见怪不见了,但对于龙西一行来讲,他们根本不明白武圣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便是武道大会第一道试炼,四方擂。三天时间,只要你们能战胜任何一方擂台上的擂主,便会拿到一枚擂印,获得进入第二轮的资格,而获得擂印最多的武者,将会在第二关有很大的便利。可要是三天都没有获得一枚擂印,就会被送出毕方山,你们,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