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十五章:佛子讲道

三十五章:佛子讲道

        唐星这才想起,昏迷的前一刻,他所遭受的重击,好像是在,后腰上。

        慌忙进入内视探查自己的脊柱大龙,小正太凄声惨叫道:“完了完了...这次真完了......”

        “哥...”

        唐星双目含泪,扭头望向唐罗,指着自己两腿中间委屈道:“它...没有反应了!”

        惨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瞳孔在缩张间来回反复,被恐惧震慑心神的小正太模样惹人心疼。

        “何止它没有反应,你整个下半身,都没有反应了。”

        面对这样一张我见犹怜的小脸,唐罗却没有一丝怜悯的冷冷道,这就是一个小色胚,看到脊柱大龙被催断,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武道根基被毁,而是纠结第三条腿有没有反应,这种好色程度,也真算是一个奇才了!

        “啊!!!”

        听到整个下身都没有反省,唐星一声惨叫,满脸泪痕的他一头扎进了文若兰怀里,闷声道:“医师姐姐,救救我呀!!”

        善良的女医官看到年轻的小公子被无良哥哥吓唬,忍不住横了唐罗一眼,摸着怀中唐星的后脑柔声抚慰道:“别害怕,百草仙府的断续神药已经包裹住了你的脊柱,只要持续用药,最多一两年的时间就会恢复了。”

        “哇!!还要一两年,我可怎么办啊!!!”唐星哭花的小脸埋在女医官高耸的胸脯里左右摇动,像是不敢接受现实的鸵鸟想将自己埋进土里。

        小正太清秀的面容实在太具有欺骗性,望着这个伤心欲绝的小公子,文若兰根本没有其他想法,只有满满的心疼,又是一通安慰。

        这医官年纪看着比母亲徐姝惠还要大,这声姐姐你是怎么叫出口的?

        唐罗额头爆出一个井字青筋,看着女医官毫无防备地不停安慰,黑着一张脸转身离去。

        像这样的小色胚,根本不值浪费先天之气,自己慢慢疗愈去吧!

        再次从怀中掏出纸笔,他要继续记录擂台信息了。

        而随着唐罗从二十八号擂离开,整个毕方山擂台的战斗风格,突然发生了巨大变化。

        不论拿着纸笔的唐罗在哪一方擂台驻足,挑战者们都能明显感觉到擂主的攻击强度下降,似是被什么东西分去了心神,就连攻击都绵软了起来。

        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唐罗离去,然后擂主便像苏醒,再次恢复正常的水准。

        ……

        毕方山内殿

        各宗派的代表与三大圣子正在殿中进行友好而亲切的会晤,特别是无相禅寺佛子衍空的到来,更将大殿的气氛推上另一高潮。

        作为几百年来为数不多选择《无苦寂灭心经》修炼的佛子,已经小成的衍空保底得证菩萨果位,是未来能够看见的一尊王境强者。

        而且禅宗与一般宗派不同,能够得证菩萨果位的强者除了本身武道修为强横外,更是拥有觉他的能力。

        这种能力简单来说,就是讲道,用一种超过语言叙述的方式,通过念诵经文的方式,启迪他人的思想,澄清武道。

        能够听到佛子讲道,是一件天大的福分,这也是禅宗佛子会如此受人尊敬的最大原因。

        对于佛子来说,讲道、诵经本就是他们日常的功课,哪怕是面对这些出色的宗门弟子与代表,衍空也没有一丝露怯,端坐高堂,缓缓的颂出经文。

        除了有限几个得见武道真意的武者没有被这经文影响外,大殿内的其他人皆是听得如痴如醉,就连几个宗派的凶境代表,都露出了解脱般的陶醉表情。

        殿中一角,神色清明的步霄对着抱胸靠在梁柱旁满脸不屑的徐老赢问道:“无苦寂灭道是禅宗最上层的大神咒,也入不了徐兄的法眼么?”

        “这倒不是,这无苦寂灭道当然很强,却不是我辈剑者的道路,听了也没用。”徐老赢微微摇头,然后朝着殿内众人扬了扬下巴,轻声道:“我就是纳闷,如果说佛子讲道对那些三流宗门的弟子是无上天音的话,这些早就走在真路上的天宗弟子还要听是怎么回事,他们就不怕听了无苦寂灭心经,对本宗武道产生怀疑,最后难见武道真意,不得超脱么?”

        “并不是所有人都跟徐兄一样,知道自己走在一条什么路上,并且看见彼岸的。”步霄转过身,望着殿中痴迷的众人道:“迷惘和不知所措,是大多数武者的常态,哪怕他们生在仙宗道门,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而禅宗的布道明义,却能拨开雾障让他们看见彼岸一角,以此驱散心中迷茫,雾障。佛子布道,果然厉害!”

        “这是衍空的彼岸还是他们的彼岸?”徐老赢抱着胸,嗤笑道:“老祖曾言,天下从无两根同样的树枝,枯木尚且如此何况武者。若是每个人的去处都相同,这武道修得还有什么意思,若是真信了衍空的彼岸,这些人到时候是要叛出宗门,改修禅宗么?真是愚蠢。”

        “对大多数武者来说,能够得证大宗师便是邀天之幸,又有谁会考虑王境超脱那么虚幻的事,就让他们见见衍空的彼岸吧。”步霄摇摇头,感叹道:“无苦寂灭道啊...想不到,竟真被他修成了,了不起。”

        “是啊。”虽然谈起此时听经的众人满脸不屑,但望着讲道的佛子,徐老赢还是满脸郑重道:“真了不起。”

        “你听说了么,无相禅寺本代悟性最高的弟子不知所踪,衍空这次会晚到便是因为去调查此事?”

        “这倒没有。”徐老赢皱眉道:“这天下还有敢动无相禅寺佛子的人么?”

        “等衍空布道之后问问吧,号称二等资质的他都能修成无苦寂灭道,我倒真是很好奇这一等悟性的,究竟修的是何种神咒,证的又是哪种果位。”

        佛子在中堂讲道,圣子在角落闲聊,大殿中倒是显得极为和谐,直到一位传令官的到来。

        步霄走出内殿,朝着令官不满道:“不是吩咐过,佛子讲道期间,天大的事都押后再报么,何事如此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