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七十六章:歹人何在

七十六章:歹人何在

        武圣山不愧是人间圣地,随便一个年轻弟子便有这样深厚的灵技造诣,换做一般武者面对这般漫天的冰刃,可不得手忙脚乱一阵么。



        但唐罗是什么人,就算任由这些冰片攻击也破不了他的表皮,但一个凶境强者要是被蜕凡给划破衣物,那也太丢人了。



        虚空之轮转动,面对着漫天冰刃,唐罗吹出一口气,如同沙漠出现的炽热飓风,将眼前雪景抹去。



        在年轻人目瞪口呆中唐罗从祭坛上跳下,朝着来人抱歉道:“不好意思,我是来试炼的选手,刚刚这附近没有人我便上去看看有什么线索,请问这一关的规则是什么?”



        已将将来人当做是武圣山弟子的唐罗态度平和,满脸歉然,但来人听完唐罗的话后非但没有放松警备更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什么试炼,什么规则?”年轻人连退数步,手背上亮起一个与祭坛上一模一样的符号,一件由水行灵力组成的冰甲将其牢牢覆盖。



        虽然知道自己对上眼前这个吹口气就能破了自己灵技的家伙没什么胜算,但还是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



        场面突然有点尴尬,一头雾水的唐罗满脸的莫名其妙:“你不是武圣山弟子吗?”



        “什么武圣山,吾乃圣坛护卫公仪。”



        一把灵气所化的大剑被年轻人双手紧握,剑尖正对唐罗鼻尖,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来我水族圣坛有什么阴谋!?”



        “...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就算是角色扮演,说不知道武圣山也太夸张了!”唐罗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了,扶着额头无语道:“就当你不是武圣山弟子吧,那你来说说,这试炼之地都放到小灵界之中了,玉币的传送功能还有用不,试炼完了怎么回去?”



        来人一直问着不知所云的问题终是激怒了年轻的圣坛守卫,公仪不想再听,挺剑朝对方刺去,正对咽喉。



        弹指声响,大剑破碎,冰甲布满裂痕,年轻人被击飞出去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正要起身再战,便被一脚踏在胸口,冰甲彻底爆碎,就像被一座山压住胸膛,无法动弹。



        “喂,我说,多少交代一点试炼内容啊。”唐罗低头看着还想挣扎的年轻人无语道:“起码给点提示啊,不然还怎么进...你要干嘛!?”



        被踩住无法动弹的公仪体内的灵力疯狂的朝手背上的神秘符号流动,年轻人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湛蓝而冰冷。



        在吸收了年轻人所有的灵力后,神秘符号神光大作,喷出一道玄冥之光朝唐罗袭来。



        天地灵气亦有王者,以句芒为木正,祝融为火正,蓐收为金正,玄冥为水正,后土为土正,是媲美先天元气的顶级后天灵力。



        所谓玄冥,便是水行极致,极阴极寒,能够封禁一切的死亡之光。



        唐罗如瞬移般退后,代表先天阴阳大磨盘的黑白漩涡在右掌中出现张开,将这道玄冥之光收摄,艰难的化作虚无。



        收回阴阳碾,唐罗偏头望去,发出最后一击的年轻人,已经化成一座冰像,里头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只有手背上的神秘符号还在闪着幽幽的光。



        “这他妈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唐罗皱着眉,望着已经变成冰雕的年轻人,心中暗道。



        即便武圣山再疯狂也不会为了一个试炼随意牺牲一名二十来岁前途无限的年轻弟子,想起刚刚这小子说的什么圣坛、守卫、水族。本来以为只是试炼的信息,现在看来这些都是真的。



        走到已经成为冰雕的年轻人身旁蹲下,将装满玉币的口袋放到一旁,唐罗想用先天之气为其化冰,虽然是对方先动手,但这种因为误会而起的杀戮,还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感觉被武圣山摆了一道。



        化冰进程还未到半,便听到远处天边传来数道破空之声,扭头望去,几个踩着冰盘的中年男子御空而来,速度惊人。



        “唉...”唐罗站起身形,拾起装满玉币的布袋,静等对方到来,只希望这几个不要太过激动,起码先聊几句,这种莫名其妙的战斗,他是真的不想再来一场了。



        十数里空域转瞬即至,冰盘停在半空,三个中年人第一眼便看到了已经化作冰雕的圣坛守卫,还有站在其身前那个身着华贵绸缎长衣,身形极为健硕高大的年轻公子。



        其中一个中年人通红着眼问道:“你是何人,可曾看见刚刚此处与公仪大战的歹人?”



        “我看见了,但在我告诉你们那歹人的去处之前,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这是何处,你们是何人,还有。”唐罗打开口袋取出一枚玉币,举起问道:“你们认识这个东西吗?”



        站在冰盘上的三个中年人一开始听唐罗的话还有些不耐烦,但在看到玉币之后,眼神突然惊骇。



        最初问话的那个中年人眼中更是露出掩饰不住的贪婪,在唐罗手上满当当的口袋来回扫荡。



        看着眼神就明白,这玉币一定是了不得的物件,不然也不会让一个凶境武者露出这样的目光,唐罗心中暗忖。



        冰盘落地,三个中年人并肩走出,慢慢朝唐罗靠近,带头的中年人挂着一脸和善的表情,询问道:“小兄弟,请问你是从何而来,看你的穿着打扮,好像不是我公家之人,为何会出现在汉水圣坛?”



        “我叫唐罗,是从外面来的...”



        话音未落,三人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无比肃杀,狰狞道:“外面?哪个外面?灵界外面?”



        这说翻脸就翻脸的气势,倒真无愧于水族之名啊,唐罗耸耸肩,将包着玉币的口袋紧了紧,淡淡道:“是啊,有什么问题么?”



        眼看距离近在咫尺,三人彻底放下了掩饰,为首一人寒声道:“说,灵界之门在哪,定界何处,还有,你从哪儿得来的这些神玉!”



        回身看了眼化冻不过半的公仪尸体,唐罗叹道:“看【    更新快】来你们是不想知道贼人去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