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一百二十八章:曹长青

一百二十八章:曹长青

        本以为结束的武道大会竟在最末又生波折,如果换做以往,一定是群情踊跃的挑战,但是这一次却是动心者寥寥。

        如果大家境界相同,哪怕没有什么机会,很多人也是愿意打一场碰碰运气的,但现在横跨一个大境界,不说其他光是灵力基础便差了三倍,这种强度差距放在同一层次的武者上,根本没有丝毫逾越的可能,说是问道挑战,其实就是画出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大饼。

        即便再想要,也打不赢排名前三的人啊,除非...

        很多人不禁将目光投向方阵最前的曹长青背影,就连唐罗三人也转头面相了这位御兽宗的青年领队。

        若是说这个平台上还有谁能威胁前三地位的话,便只有这位御兽宗的内门弟子曹长青了。

        而听完步淳的最终宣布,曹长青更是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只觉得上天待自己不薄。

        眼下他要做的,便是在三人中选出一人进行挑战,抢夺这问道的资格!

        可将目光在三人脸上来回打量,曹长青犹豫了。

        雨霖斋的陆凉凉也好,无极府的童森宇也好,这两人他对上至少有七成把握战而胜之,如果仅从稳妥角度来看,当然是挑战这两人中的一位更加合适。

        可无奈,他们都是宗派弟子,如果他不选唐罗,而是选择了这两人中的一个,不是在告诉别人他畏惧唐罗么。

        宗派弟子要比世家公子更重名声,因为他们随意的一个错误,不消几日便会成为其他宗派的饭后谈资,放着世家天骄不挑战,反而去挑战油派师兄弟,如果他真这样做了,今后就真的别做人了。

        看上去三个挑战名额,对曹长青来说,他只有一个选择,要么战胜唐罗,要么放弃挑战!

        想到此处,曹长青突然觉悟过来,向着云台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儿不光有老宗师步淳,更有一个紫发披肩俊美如同天神的年轻人。

        强忍心中怒火与被设计的憋屈,曹长青从宽大的袖袍中抽出一柄闪着寒光的灵剑,扬声道:“御兽宗曹长青,向唐罗挑战!”

        宗派阵营响起一片哗然,而不少世家公子们却憋不住的笑意,如果给个机会第四名就能战胜第一名,那这头名也未免太不稳了,虽然世家弟子这次基本全军覆没,但他们对唐罗倒是有充足无比的信心。

        而面对这份莫名其妙的挑战,唐罗还是那副平静无比的表情,仿佛早有预料:“既然曹公子要挑战我,便升空吧,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们谁先落地便算谁输,如何?”

        “哼!”曹长青手执长剑,朝着唐罗冷哼一声后,又朝着云台问道:“请问大宗师,这挑战规则如何?”

        虽然是面相云台,但他却没有望着步淳,而是看着步霄的方向。

        只见俊美如天神的武圣山道子上前一步,面朝众人淡淡道:“可以擂台争胜,亦可自定规则,商议交换亦是可行,百无禁忌!”

        听完步霄的话,曹长青面露喜色,朝云台一拱手道:“既然如此,便多谢道子了!”

        刚刚还忐忑不安的曹长青突然变得胸有成竹,就连那群御兽宗弟子都是噙着莫名笑意,感觉好像赢定了。

        询问完规则的曹长青将灵剑扛在肩头,朝着唐罗笑道:“你想怎么打,擂台战还是苍穹战,本公子都奉陪!”

        虽然不知百无禁忌四个字为何会给曹长青那么大的信心,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唐罗沉吟片刻,回答道:“苍穹之战,认输、落地、昏迷即为失败,曹公子以为如何?”

        “好,痛快!”曹长青满脸兴奋,扛着灵剑便御虚而起,那迫不及待的模样,仿佛胜券在握。

        能够升到一宗内门的弟子,唐罗不认为这会是个蠢人,曹长青在神火殿前见过自己的神魂还敢如此笃定,这底气一定有根有据。

        但不管曹长青准备了何种底牌,唐罗都不认为自己会输,如果说一般凶境武者和蜕凡的灵力强度差了三倍便是天堑的话,那么他和这个初入凶境的曹长青,也隔着一条天堑。

        他可不相信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武者的本身强度提升数倍呢,如果真有的话,御兽宗不早就制霸天下了!

        将滂沱的灵力灌入体内神阵,银色的巨人缓缓升空就像一尊神像,那如山峦般隆起的炸裂肌块与江河奔流般的血气涌动,让人不禁胆寒。

        天边云雨之力汇聚成玄武法相,刻着河图洛书的玄龟甲背化作坚实的大地被银色巨人踏在脚下,凶恶的玄蛇自龟甲中探出长长的脖颈,两根手臂粗细的尖牙闪着点点寒光。

        而巨人对面的曹长青,还是那副扛着灵剑好整以暇的模样,好像一点儿也不着急。

        待到玄武法相幻化,巨人银甲加身之后,他才从怀中取出一张带有无数刻度的金盘,上头刻有各种凶兽的图案,还有古老的铭文,前所未见。

        曹长青举着金盘,朝着唐罗傲然道:“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听完规则便该将问道资格让出来,可世家公子,见识终归短了些,你以为,我御兽宗弟子,是凭什么,从一个普通宗派,坐到人族圣地的位置上的!?”

        “上古时期,我御兽宗便开始摸索驯妖之术,想通过以夷制夷的方式将妖兽驱赶,今日便让你见见,传承千年的鬼王,究竟是何等模样!”

        金盘轮转,一座幽冥之门洞开在武圣山的苍穹之上,原本晴空万里的苍穹突然聚起无数阴云,曜日被遮蔽,阴影洒在大地上,整个毕方山好似突然进入黑夜。

        唯二的光源便是那闪闪发光的银色巨人,还有那幽冥之门中的幽幽火光。

        一朵朵莹绿色的火焰飘飞出来,布满了整片天空,玄武法相感受到鬼物阴寒,朝着东天不住咆哮!

        “桀桀桀桀桀!”

        如金属摩擦般刺耳的笑声突然从门内传出,一团格外明亮的荧绿之光突然将整片天穹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