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二百四十七章:双喜临门

二百四十七章:双喜临门

        人都只活一次,所以总会犯些愚蠢又重复的过错,就好像唐星发现妙竹胸痛肿胀还恶心反胃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武堂进行求助。

        武堂的医师连忙赶到首座府,把脉问诊之后,确定了妙竹的喜脉无疑,两个初经人事的小家伙当场就懵了。

        但曾经被兄长嘱咐过要有担当的二公子这次没怂,安慰了侍女一番后,就说去武堂报备,让小丫头安心养胎,然后就只身一人前去宗所,汇报了丫头怀孕,老唐家将要添丁进喜的消息。

        “你...可真是...一身的好本领。”

        揉了揉生疼的脑壳,唐罗无奈道:“人家搞大了丫鬟肚子,藏人都来不及,你倒好,自己送上门去,我说门口怎么多了两个律所武者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被数落的小正太不服气道:“不是哥说的要有担当吗,我哪知道宗所里还有这样不近人情的规矩,凭什么妙竹有喜了就要拿掉,那唐鹏的妻子不也怀孕了,宗所怎么不管!”

        「人家那是正室,你要将妙竹娶了当正室,宗所也不会管你的烂事。」

        这种话当然不能当着妙竹的面说,唐罗只能摇了摇头道:“规矩就是规矩,眼下还是想想怎么保下妙竹肚子里的孩子吧。”

        正在一家人说话的时候,管家常乐站在了膳厅门口,朝着唐罗恭敬道:“大少爷,二少爷,这儿有封截江城宗所的信,还得让您拿下主意!”

        “截江城宗所的信?”唐罗接过信纸,不经意的扫了唐星一眼,接过信纸一边拆一边朝常乐疑惑道:“就算宗所出面,不也得是兰山城的宗所么,怎么是截江城的?”

        兰山城在陵江中上游,截江城却是在陵江的最尾部几乎是龙西的边缘,水路相隔千余里,这山长水远的,也不方便啊。

        “是说呢。”常乐站在一旁附和道:“属下也奇怪,只是送信的侍者说,这信十万火急,希望少爷尽快回复,想来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这样啊。”唐罗点点头,抖开信纸,刚看几眼便是一脑门的黑线。

        信是从截江城宗所寄出的,内容却不是预想中关于妙竹的问题,而是截江城宗所对唐星的询问。

        内容也简单,休假回到截江城府中的武堂学员唐贞被发现有了身孕,截江城代首座唐谦的夫人宁氏震怒,询问之下唐贞招出坏她贞洁的人是唐星,宁氏一纸诉状将唐星告上了宗所,要唐星给她家一个说法。

        眼下唐森与徐姝惠不在,唐罗就是唐家主事人,所以这封信理所当然的送到了兰山城来。

        “看看你办得好事。”

        将信纸放下,唐罗朝着还在吃饭的唐星没好气道:“吃饱了赶紧准备准备,跟我去趟截江城!”

        “???”不明所以的唐星抬起头,还不忘将一块烤得酥脆的兽肉放入口中,含糊不清地问道:“怎么了?”

        看了妙竹一眼,唐罗无语道:“截江城宗所传来消息,唐贞,也有喜了!”

        “铛啷啷!”

        铜筷摔在桌上,唐星张大了嘴满脸,眼里满是不敢置信的光。

        “从武圣山回来,你可真没闲着。”

        唐罗摇摇头,站起身形,朝着脸色惨白的两个小家伙道:“我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将妙竹安置了,然后带你去截江城,你先想想怎么面对宁氏吧。”

        向妙竹使了个眼色,离开了依旧呆滞的唐星,小丫鬟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余光一扫却发现,她全身颤抖,惨白又惶惶的面容像是随风摇曳的小草,孤苦无依。

        唐罗没有回头,只是暗叹一声安慰道:“不用担心,小家伙虽然花心了些,但本性不坏还算重情,不会弃你不顾的,我先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就在那安心的等他回来,不要做什么傻事。”

        “谢过大少爷。”

        妙竹泫然欲泣,丫鬟受孕本是重罪,她本以为唐罗会严惩,就连吃饭都不敢抬头,此时却听到这样的安慰,心中尤其温暖。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这大雪纷飞的时节,她感觉自己浑身暖洋洋的,一点儿也不冷。

        将小丫头放到了将星馆中,并嘱咐杜沙,不许任何人将妙竹带走,然后唐罗转头回到了府中,看到了连坐姿都没改变,一脸生无可恋的小家伙。

        没了妙竹在一旁,唐罗毫不客气的一记手刀斩在小家伙头顶,疼的唐星涕泪横流。

        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小家伙瓮声瓮气道:“哥,我完了!”

        唐罗皱眉道:“完什么完,赶紧起来,自己惹下的祸事躲着有用吗?”

        垂头丧气的站起身形,唐星懊恼道:“这下真完了,贞儿一定恼死我了!”

        “现在知道怕,早干啥去了?”

        一把揪住唐星的后领,唐罗淡淡道:“不用愁眉苦脸,这是喜事,府上本来人丁稀薄,这下添了两口也算是开枝散叶了,去跟宗所好好说说,问题应该不大!”

        唐星哭丧个脸道:“可是哥,我还没准备好啊!”

        “人生的事,能有准备的太少,大多时候都是摸索着来,当爹这种事全凭责任感,好爹烂爹都是爹,愁个啥。”

        抓着生无可恋的小家伙,唐罗破开漫天大雪御空而起,直愣愣地朝着截江城飞去。

        ……

        截江城、宗所

        律长唐凌与截江城代首座唐谦坐在首席,宁氏坐在次席,抹着泪啜泣。

        唐贞跪坐在堂下,表情木然地听着医官的报告。

        唐星从武圣山回来后,便和她说了关于在武圣山九死一生的故事,他被佛子衍空醍醐灌顶,浑浑噩噩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唯一支撑他对抗佛种的,便是要回来娶她的执念。

        本就是郎情妾意的青梅竹马,听到此处哪还有不动情的道理,卿卿我我的缠绵终是燎起了欲火,只是谁又能想到,只是一次初尝禁果,便会开花结果。

        唐贞并不觉得自己被坏了贞洁,因为她注定是要嫁给唐星的,因为那人说过,会一生一世待她好,只爱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