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二百六十三章:十三太保

二百六十三章:十三太保

        唐罗剑眉星目高大壮硕,哪怕坐着的时候,个头也差不多与一般男人齐平,更别提站着的时候了。

        可武道的世界里,强弱从来不是用块头大小决定的,起码酒馆中的这些人,就没将年纪轻轻的唐罗放在眼里。

        看到这块拳头大的赤金,几乎每个人都动了抢夺的心思,一个瘦小的男子甚至将腰间的长刀都抽了出来,架在了唐罗的脖颈上。

        “小子,你以为莲花酒馆是什么地方,大爷们是何等样的人物!?”

        瘦小的男子长得嘴猴腮,两撇八字胡耷拉在嘴边,朝着唐罗狞声道:“区区一锭赤金就想使唤老子们,是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

        朝男子撇了一眼,又看看架在肩头廉价的长刀,唐罗淡淡道:“价钱不够可以谈,动刀动枪就没意思了。”

        众人哄笑,这番话听在他们耳中,便是唐罗被尖嘴猴腮男子吓傻的讨饶之语,至于神定自若的气度,则是强忍恐惧的装相。

        这可真是,一只大肥羊!

        持刀的男子眼中满是兴奋,伸手搓了搓唇边的小胡子,得意道:“既然你如此识时务,也省得我们兄弟动粗,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模样,定是第一次出来游历的公子哥,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像这样的赤金,我们莲关十三太保一人一锭,听明白了吗?”

        “莲关十三太保?”唐罗扫了眼围在身旁的男子,不解道:“你们只有十二个,为什么叫十三太保?”

        男子没想到这个时候唐罗还有心思提问,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脸皮抽动着狞声道:“你他妈装什么镇定自若,不知道现在是谁在掌控局势吗?!”

        说话的同时,尖嘴猴腮男子抚须的左手高高扬起,便要一个耳刮子甩下去。

        围观的太保们发出了叫好之声,而被“吓傻了的”唐罗只是朝着掌控局势的男人看了一眼,太保们便发现,持刀男子的左手在半空中僵住,就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张脸惨败而无血色,七窍中流出血水,直挺挺地倒地。

        此时,便是再蠢的人也知道了,这个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公子根本不是什么肥羊,而是一个杀星。

        只是瞪一眼,凡境巅峰的男人就死了,这得是个什么实力!?

        剩下的十一位太保连兄弟的尸体都顾不得,便迅速的逃散,有的走门,有的翻窗,更有一蹦三尺高,翻上房梁的,也不知道打得什么主意。

        面对匪寇的逃窜,唐罗表情依旧平静,只是从怀中拿出一块方巾,平整地扑在了眼前的桌面上,与此同时,大威天龙与黑水玄蛇虚影自体内爆发,翻飞而出,龙蛇虚影将企图逃窜的太保们一个个打翻在地,一连串的惨叫声后,剩下的十一位太保都被虚影拖拽到了桌前,更将酒馆的大门与窗户闭拢。

        昏暗的光线中,唐罗依旧是那副大马金刀坐在椅上的模样,而刚刚掌控局势的十一太保,此时就四仰八叉地倒在他的面前,浑身发抖,噤若寒蝉。

        唐罗表情平静得就像刚刚走进酒馆那样,将十指交叉摆在了刚刚垫好方巾的桌上,淡淡道:“好了,现在你们应该清楚,是谁在掌控局势了。那么谁来回答,你们只有十二个人,为什么要叫十三太保?”

        “回..回大人的话。”

        一阵心虚的面面相觑后,是个面色蜡黄的精瘦男人代表回答,他颤声道:“原本是有十三个的,可是一个兄弟被人砍死了,所以现在就剩下十二个了...”

        “那你们今天聚在这儿是?”

        “商量为兄弟报仇...”

        “这么有义气?”

        唐罗撇撇嘴:“那你们这兄弟被我杀了,为什么要跑呢?”

        面色蜡黄的男子脸色一黑,而刚刚那翻上房梁的小伙子却是冷声道:“什么跑!兄长们只是在找攻击的角度,你杀了我们兄弟,便是莲关十三太保的仇敌,今日若有一人能生离,便是你永世的梦魇!”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是,刚刚凡境中段的灵力700来点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而剩下他那群蜕凡境界的太保“哥哥”们,已经吓得面无血色,就差没有磕头了。

        那面色蜡黄的男人更是一脚将年轻人踹翻,更是狠狠剜了倒地年轻人一眼,才跪下朝唐罗谄媚道:“大人您说的哪里话,马猴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人,根本就是咎由自取,我等拍手称快都来不及,哪里会想着报复!”

        “就是就是,大人你有所不知,马猴平日里作奸犯科,虽与我等同为太保,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我等早就有将他逐出十三太保的意思,就算今日大人不出手,我等也不会放过他!”

        “没错,大人英明神武,正义凛然,我等感谢还来不及,哪会记恨!”

        有了面色蜡黄的男子起头,剩下的太保七嘴八舌的说开了,那言之凿凿的模样,好像跟唐罗是同一边的,刚刚围上来,只是为了保护他一样。

        被踹翻在地的年轻人不敢置信的望着平日里义薄云天的哥哥们竟然会这样说,忍不住失声咆哮道:“你们在做什么,这人杀了猴哥,就算此时不敌,我们也该并肩子上,岂能向贼寇低头!?”

        “住口!”面色蜡黄的男子勃然大怒,扭头狠狠瞪了眼年轻人,恶声道:“马猴是咎由自取,你也想步他的后尘吗!?”

        年轻人不敢置信的望着男子,失声道:“伍哥...”

        呵斥完年轻人的男子转过头,又朝着唐罗谄媚的笑着,就像是青楼中最廉价的妓子,向来往的行人献媚。

        唐罗好整以暇的看完十一太保的表演,伸出一根手指笑道:“我觉得年轻人说的很有道理,毕竟十三太保人多势众,万一以后风云得势向我报复,我可真是会吓得睡不着觉呢,但我又特别好奇,永世的梦魇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这样吧!尔等厮杀一场,最后活下来的那一个,我便放他离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