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二百七十四章:玄机宗

二百七十四章:玄机宗

        颜罗玉终归还是收敛炼尸随着童大力等人走了,不是因为他真信了童鹿的鬼话,而是他根本毫无选择。

        刚刚青色灵技席卷河岸的威势他也已经看到了,对于这群暴徒,即便炼尸在侧,也不能给他一点儿安全感,还不如虚与委蛇伺机而动。

        而这一路上,他也旁敲侧击,探听到了三人的来历。

        原来,这五衣教蛇牙山一支,便是由童大力、童鹿、童虎三兄弟拉扯起的山头,就连这些兄弟都是这几个月刚刚收拢起来的。

        对于这些话,除了三兄弟的信息外,颜罗玉是一个字都不肯相信的。

        身后那群胸前绣着狼头的武者,大多都是凡境的武者,可刚刚席卷河岸的灵技,却拥有凡境武者望尘莫及的威能,虽然他不是什么武道研究人员,但他也明白刚刚那定是合击无疑,而要修行合击技有几多不易,他却是比别人更加清楚。

        因为他在筑基的时候,伍哥便带着另外几个太保想要捣鼓出一套合击,可等他筑基都完成了,可哥哥们那套合击却始终没有完成,听那些说书的讲,合击是古圣先贤最伟大的创造,也是人类可以战胜妖兽的根本,这样困难的技法,要说五衣教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便让人修成,那可真是把人当傻子了。

        只是当着童家三兄弟的面,颜罗玉可不会将这态度表现出来,反而装作心向往之的模样。

        在他心中,这些人若不是仗着合击之利,伍哥一人便能尽数屠尽!

        ……

        来到北邙的唐罗,迷路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武道发展到今日,还会有北邙这样的蛮荒之地存在了。

        作为一个能够御空而起的凶境武者,他一直以为,北邙的天险毒瘴,对他形同虚设,可当他真的抵达北邙,才发觉自己错了。

        这毒瘴从山中大泽升起,氤氲而上,致使整个北邙上空飘荡的,不是黑云就是绿云,层层叠叠,厚如棉絮,遮蔽了所有的视线,即便是他,能见度也是极低。

        而当他落到云层无法遮蔽的低空,却又被层峦叠嶂的大川屏蔽视线,在无数的山峦中穿行,不一会儿便会失去所有方向感。

        唐罗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错路了,此时他的心中很是后悔,因为唐氏每年都会派商队前往玄机宗采购,所以他们有一副非常精确的路线图,可他以为自己根本不需要,而在来路上的城关中,也有不少售卖标注北邙几座大城路线图的所在,可他也没有动念。

        这下好了,自诩将北邙的地貌记了个大概的唐罗正式在山中迷路了,但要他回头去买地图,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么丢脸的事,罗老板是绝不会做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堂堂凶境巅峰的强者,还能一直迷路不成!?

        作为一个博览群书的好青年,最终唐罗还是想到了确定方位的办法,就是就是升至及极高极高的天穹,根据日月星辰的位置,确定自己的方位。

        这样一来,总算是分清了东南西北,就这样,他磕磕绊绊地朝着玄机宗的方向,踽踽独行,坚强而勇敢!

        再一次根据星象确定自己方位后,唐罗微微调整了下方向,朝着玄机宗所在的位置,靠近。

        在经过十数日不眠不休地跋涉后,倔强的龙西天骄终于来到了太玄神山!

        当看到那标志性的七十二座险峰后,唐罗长吁一口气,飘然落在玄机宗外围,天门山外。

        所谓天门,便是穴场水流的入口处,所谓入山寻水口……凡水来处谓之天门,若来不见源流谓之天门开。

        古语有云:水口一山如虎卧、回头不许众人过。高昂切断水难流,此物名为神仙座。

        玄机宗的外山门,便是这样的神仙座,自涛涛的岷江水中,以无上神力将一座大山斩成两半,开出的水口天门。

        大山巅顶,有无数云雾雷电盘踞,充满着天地伟岸的神力与神秘感,而在山眉处还有山石链接似断未断,粗大的石柱上刻有玄机宗三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

        再往下看,被切做山门的大山两壁,也有刻字,左书金炉承道诀,右刻玉碟弄玄机,短短十个字,道尽玄机宗的底蕴传承。

        仅是远远站在太玄神山之外,唐罗便能感受到玄机宗那不怒自威的气息,想想千年前,玄机宗老祖横断大江,一剑断山以做宗派门庭,这是何等伟岸的气魄。

        为表尊敬,唐罗落在了山门之外,踏着天门外的石阶,拾阶而上。

        所谓道衍四九,遁去其一。

        天门山道每一段皆由四十九阶组成,在走过六十四段之后,唐罗终于来到了玄机宗天门之外!

        而在玄机宗外门里,正在闭目养神的门官将手轻轻在玉碟上摸了摸,朝着身旁的童子道:“有客到,去山门口接人!”

        长着红扑扑小脸的童子点点头,出了门便爬到了一只大白鹤身上,慵懒的白鹤扑棱两下翅膀,便乘风而起,朝着天门外飞去。

        站在玄机宗天门外的唐罗并不焦急进去,而是好整以暇的感受着玄机宗先贤在天门山千年时光留下的痕迹。

        旁人只能看到的伟岸玄奇,在唐罗眼中却是另一番面貌,这座天门可不光是玄机宗的门脸,更是一座玄奇的阵法。

        每一寸石壁上,都刻有符师手绘的灵纹,若是擅创,便获激活这座护山大阵,那氤氲流转的祥云便会化作紫霄雷霆,重创无礼恶客。

        世人皆道鬼门关凶险,却不知登天更难,玄机宗前辈花了大力气打造的天门,可不是为了气派和好看而已!

        作为一名武道大师,虽然唐罗并不修符术,却也能够看出这些灵纹的不凡,每一道符文,都代表了其主人对符道的理解,更能表达其主人对山门的爱护。

        所以即便千年过去,这玄机宗天门依旧完好如初,就像昨日刚刚被斩开的模样,就连一些碎岩的棱角,都没有被雨打风吹磨灭,真是太妙了!

        当唐罗沉浸在天门中不可自拔的时候,一个稚嫩的童子趴在大白鹤上,朝着他怯生生道:“先生,师父让我请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