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百三十四章:各如其面

三百三十四章:各如其面

        又过了半晌,掌柜的走入茶室中,对坐在徐卿月面前,含笑点头道:“事情,本掌柜已经与王嫂儿定下了,礼金三十八万,小姐觉得如何?”



        “王嫂儿真是太能干了!”



        徐卿月在心中暗赞一声,她给了王嫂儿五十万金,本想着能够留下三五万金用来周旋便已知足,毕竟朝昌寸土寸金,商铺价格奇高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虽然这条街并不热闹,但能以这样的价格盘下,还是让她有些喜出望外。



        就跟先前约定好的那样,徐卿月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道:“如此,便这样定了把。”



        “甚好。”掌柜的点点头,笑着询问道:“那便以这价与王嫂儿定下契子了?”



        言罢,掌柜的起身走出茶室,徐卿月这才露出笑容。



        所谓万事开头难,能够以这样低廉的价格拿到商铺,剩下的钱重新装点一下门面,接下来便是一年没有生意,也能凭本金支持下去,就算到后头开不下去了,也能将铺子卖了寻求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种进退皆可的情况,应该就是经道上说的,立于不败之地了吧。



        畅想未来的倾月公主眼色迷离,开始思索头一家布坊的名字和日后经营的问题,恨不得明日就开张,能够挽起袖子大干一场。



        这种能够主宰自己人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倾月公主忘记了市政厅的不愉快,只觉得空气里都弥漫着名为自由与希望的味道。



        不多时,那中年的男掌柜又走进茶室,眼中笑意更浓,朝着徐卿月柔声道:“如此,夫人就随为夫一道回府吧。”



        本以为掌柜是来告别的徐卿月听完这番话后愣住了,转而大臊,站起身来呵斥道:“你这人好生无礼,做生意就做生意,怎得如此轻佻!”



        徐卿月的激动让掌柜的直觉莫名其妙,不满道:“刚刚与王嫂儿谈定了价格,也与夫人确定过,怎么一转眼就不认人了?”



        “一码归一码,生意是生意。买个铺子还得赔你一房媳妇不成!?”



        “什么铺子?”掌柜满头雾水:“王嫂儿说你急需钱财替父还债,三十八万金是你的卖身钱,什么铺子不铺子的?”



        五雷轰顶,徐卿月只感觉一股电流自尾椎骨升起瞬间爬满全身,汗毛倒竖,厉喝道:“王嫂儿在哪!?”



        “她拿了钱已经离开了。”掌柜冷着脸抖出一张契子道:“这是钱货两讫的契单,请小姐过目!”



        一把夺过掌柜手中的契单,徐卿月只看了一眼便觉头晕目眩。



        上头清清楚楚写到,徐卿月以三十八万金的价格,典身于《通谊坊》刘掌柜为妾,而中间人便是牙婆王嫂儿!



        紧咬着下唇的徐卿月此时才明白,为何王嫂会去而复返,骗走了自己的钱财不算,她还将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    更新快】上,这样恶毒的心肠,实在该杀!



        拧手便将契单撕了个稀巴烂,徐卿月正要离开却被掌柜的拦住:“夫人要去何处?”



        “让开!”



        极力压抑心中羞愤与怒火的徐卿月浑身颤抖,低着头朝掌柜低吼道。



        但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掌柜哪会被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唬住,外放出灵意合一的气势,刘掌柜扬起手掌冷声道:“整整三十八万枚金币,便是买个楼凤花魁作妾都是绰绰有余,夫人该学一学刘府的规矩了!”



        聘则为妻,奔买则妾。妾室在府中的地位很大程度上跟买价持平,刚刚大出血的刘掌柜一看徐卿月的模样,就知道对方是被牙婆骗了,但他更清楚,牙婆子绝不会拐朝昌本地的女眷,而徐卿月的穿着打扮虽然与本地人一无二致,可口音还是相去甚远。



        既然不是本地人,又是个如此千娇百媚的骄人儿,刘掌柜可不会让钱白白打了水漂,等他击昏了小姐带回府中生米煮成熟饭,这件事儿也就这样定了。



        女人嘛,一开始或许千万个不情愿,睡她几日,待她尝到各种滋味后,也就服服帖帖了。



        察觉到对方外放的气势,徐卿月自然也不客气,将所有的羞愤化作百十道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爆发开来。



        本想拿捏的弱女子一下子变成张着血本大口的妖兽,两人此时距离不过三尺,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爆发又岂是一个流浪武者能够抵挡的。



        通谊坊的墙面被破开一个大洞,满身斩痕的刘掌柜生死不知,而徐卿月,却已不见了踪影!



        打小吏,毁商铺,在城内动武的女侠终是惊动了朝昌的警备,全城戒严的盘查只为了找到徐卿月的踪迹。



        而红着眼的倾月公主此时只想找到那个名叫王嫂的牙婆,质问她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



        龙州北境



        以四灵神符送走唐罗后,这片被归墟之力扭曲地不成样子的空间终是稳定了下来。



        仅差一丈便能波及星神柱的归墟之力终是止住了,可这并没有解决最重要的问题。



        因为王禅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



        作为世间顶级的武道强者,王弗灵的眼力更是远超寻常宗师的水准,他这云孙体内除了那颗要命的灵种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痕迹。



        就像是承受了数十道顶级玄级灵技的反震,王禅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更是动用了家传禁术,就连神魂与神舍都要分离开来。



        更要命的是,他先前服用过神丹,体内丹毒未消,若是再服一枚,便会当场暴毙。



        即便是名震天下的王无敌,也对王禅此时的伤势出手无策,以星力锁住即将崩溃的身体毕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若是无法治愈伤势,一直处在这样状况下的王禅便会成为活死人。



        就在王弗灵一筹莫展的时候,南方有金光万丈撕开苍穹,一头金翅大鹏鸟落在近前,化作人形。



        又有一道红云自北方飘然而至,葫芦上有个酒糟鼻的道人,正拿个红葫芦,吨吨,吨吨吨。



        “武圣山步九,见过王无敌。”



        “玄机宗妙微,见过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