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百四十一章:誓言

三百四十一章:誓言

        上次分别那样无礼,对方却能不计前嫌的再次相救,徐卿月直羞得面红耳赤,躬身朝男子行了一个古礼,娇声道:“多谢云世兄。”

        上古黑暗时期,各洲人族言语不通,所以圣人立下礼约,以行礼表明身份来意,意为人族守望相助,可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件事呢,如今人族遍布各洲,可每年死在同族手上的人命,却比黑暗时期更甚。

        人族制霸,武道大昌,真的是件好事么。

        男子灿若星辰的双眸里透露出沧桑与悲悯,无意识地朝徐卿月回了个古礼转身欲走,没有一丝留恋。

        紧咬着下唇的徐卿月看见男人的古礼,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出声挽留道:“云世兄。”

        男子身形一顿,徐卿月接着道:“如今的朝昌,已经不是云家的朝昌,项家若是知道你的存在,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不如...”

        处于女子的矜持,徐卿月没有说出话的后半段,但以男子的聪慧,又哪能听不出话中深意呢。

        “云氏虽然没落,但守护朝昌的誓言不会改变。”男子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徐世妹还是尽快动身吧。”

        言罢,男人便离开了,只留下眼色迷离的徐卿月。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一个人的品格风骨,从来都不是在顺风顺水时能够看透的,乘着东风之势,就连蠢猪也能翔空,那它也不是鸟呵。

        只有身处逆境弱势的时候,才能看见一个人的操守与风骨。

        人族圣贤之后,岂能苟且!

        徐卿月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志向,朝远去的男人躬身一礼后,转身离去。

        挥别徐家小姐的男人自然是要回朝昌的,而在走出不多远后,便发现一个猥琐藏在岩石后头的胖子,探头探脑的,不知在找些什么。

        悄悄上前,轻轻一拍对方的肩膀,将他吓了一大跳,胖子换乱地抽出短刀转身想要乱舞,发现是男人后,吓得瘫软在岩石根上。

        看着来人胆小的模样,男人笑骂道:“胖子,不呆在云来客栈做菜,跑到这儿来作甚!”

        “还不是担心天哥儿你嘛。”胖子小鼻子小眼睛,心有余悸地拍拍自己的胸口,颤声道:“听说警备所的人把整个碧水湖都围了,说要抓什么人,我就赶紧来了,想给你报信!”

        “报信你跑城外来了?”被称作天哥儿的男子露出看破一切的笑意,指了指胖子腰间那凸起的金银细软形状,笑骂道:“我看你是怕被牵连,想跑吧!”

        “瞧天哥儿说的!”

        一听这话,胖子当时就不乐意了,轰地一下站起身来,全身的肥肉都在正义凛然地震颤:“小刀这条命是天哥儿救得,您就是小刀的亲大哥,哪会在乎什么牵连!”

        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但天哥儿只是笑而不语。

        知道糊弄无用,胖子挠挠头,讨好道:“只是天哥儿您也知道,小刀胆子小,要是您那么大本事都折在碧水湖了,小刀就算将这两百来斤压上去也没用呀,还不如保存有用之身,逢年过节还能给天哥儿上上香,您说是吧。”

        “行了行了。”天哥儿扶着额,无语道:“我这儿啥事儿没有,你赶紧回客栈吧,要让掌柜的发现主厨不见了,还不得急死。”

        “让那老东西急死算球!”一提那抠门的掌柜胖子就来火,咒骂一声后如变脸般朝男人讨好道:“来都来了,就让小刀送天哥儿回城,也回忆回忆当年青天帮的风采。”

        “真拿你没办法。”

        被称作天哥儿的男人摇摇头,无奈地笑道。

        碧水湖的暗道,一直通到朝昌城最外的那片荒原中,这儿曾是猎户们的天堂,对朝昌所有的猎人开放,但在项氏入主朝昌之后,所有的猎户都被项氏收拢成队,并严格规定了打猎的时间,此时正值鬼月,也是秋收伊始,再过两月才是秋猎季,所以此时的荒原人迹罕至。

        两人走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一个人影,直到路过一座茅屋,看到了那团浓郁的煞气和周围猛兽的骸骨。

        胆小的胖子一下缩到天哥儿的身后,颤声问道:“天..天哥儿,那是什么,不会是什么山精鬼怪吧?”

        七月十五中元节,鬼门开,酆都现,传说这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也是阴气最重的时阵。

        在这一天里,鬼怪无惧阳气可以横行人间,所以民间所谓撞鬼之说大多都在七月上下,孩童更是被严令禁止靠近井口河边,以免被水鬼拖了去。

        想起这些传说,胖子直被吓得魂不附体,看得天哥儿好气又好笑:“你不是童子身么,还怕山精鬼怪?”

        “已经不是了才怕啊。”胖子在心中暗暗惨叫一声,拉了拉天儿哥的衣袖道:“天哥儿,我们快走吧!”

        “慌什么。”天哥儿不动声色地将衣袖从胖子手中抽出,淡淡道:“这样浓郁的煞气怎会莫名聚在荒原中,还是得看个究竟才好!”

        言罢,天哥儿长袖一甩,一股纯白云气自袖中喷出,卷起万道罡风将这浓郁血煞吹散一些,露出了里头某个浑身开裂,不知生死的男人。

        看清血煞的里头是个人后,胖子也不怕了,而是开口道:“这流浪汉撞邪了吧,引这么多血煞上身,浑身都裂开了,肯定死球了!”

        “他还没死,我们得救他。”天哥儿朝胖子沉声道:“赶紧去浮云寺请衍善大师过来!”

        一听衍善的名字,胖子就忍不住眉头紧皱,抱怨道:“这朝昌无数医林圣手,天哥儿干嘛非得让我去找那淫僧啊?”

        “少废话,赶紧去!”

        天哥朝胖子发完令,便祭起云流护体,想要靠近那片再次变得浓郁的血煞区域,却被胖子尖叫着喊住:“天哥儿,你要干嘛!”

        早就习惯了胖子一惊一乍的天哥头也没回:“我得进去看看他的伤势,正常人在这种浓度的血煞中,活不过一个时辰!”

        “那你还去!?”胖子才不考虑那支离破碎的男人死活呢,他只知道哪怕是强大的天哥,进到这片血煞中也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