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三百六十四章:饥饿判定

三百六十四章:饥饿判定

        虽然吐槽十分的硬气,但虚空之胃还是不争气地开始哀嚎,直到唐罗以神阙穴出云手抓着木勺狠狠剜了勺苞米吞进嘴里,这情况才好了一些。

        虚空之胃作为人体神藏,最大的弊病就是,它会一直向大脑发布饥饿的讯号,除非你将这虚空之胃完全填满,不然这信号便永远不会停止。

        也就是说,如果武者意志力不够坚定的话,就连这神通的饥饿判定也无法通过,沉沦在暴食的欲望中。

        即便是像唐罗这般心志坚毅的武者,在这饥饿信号的指示下,也不自觉的抽动着鼻翼。

        这干燥涩口的苞米在这香气的辅佐下,倒也不是那么难接受了。

        一勺一勺将苞米送入口中,但这菜香却越来越浓,唐罗也算是大户出身,加上父亲唐森食量惊人,所以府中的伙食从来都没次过,即便进了武道,也就吃了两天大灶,之后便和教习一样,吃起了小灶来。

        唐氏作为西陵豪族,武堂更是重中之重,厨房的师傅们全都是天南海北请回来的大厨,龙州市面上常见不常见的食材,唐罗几乎都吃了个遍,但任凭他如何回忆,也想不起这有些熟悉的气味究竟是个什么食材。

        但被香味笼罩的唐罗只觉得更饿了,这天哥儿也不知是从哪学的技法厨艺,竟让食材和香料的气味这样相得益彰,仅是闻闻气味便让人食欲大增。

        唐罗将一整袋苞米都吃见了底,还将和了灵液的清水喝了个干净,府中的饥饿也没有得到进一步舒缓,反倒是因为好奇与吸嗅,让肚子更饿了!

        “这样下去不行。”

        拿虚空之胃毫无办法的唐罗只能切断了嗅觉,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劝服虚空之胃。

        但有时候这人间的事,真不是自己如何努力就能完成的,就好像已经封闭了嗅觉的唐罗正在激烈抵抗饥饿判定,天哥儿却端着一盆罪恶的源泉,笑眯眯的走进柴房。

        天哥儿看了眼空空如也的苞米袋子,和已经见底的水盆,笑得更加灿烂:“小弟胃口不错嘛,这~么大一袋苞米都吃完啦!”

        正在抵抗饥饿判定的唐罗一看到天哥儿手中那盆由不知名的圆形金色小肉丁堆成的小山,嘴里的腮腺、舌下腺便像是装了喷泉,若不是唐罗死死将嘴合着,满溢的口水就要顺着嘴角滑落。

        这么丢人的事,唐罗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即便贪食信号已经冲上了天灵,但他还是用无上的意志将眼神从天哥儿手中的食物移开,装作不动声色的模样。

        “怎么不说话?”天哥儿疑狐地看了唐罗一眼后,将那不知名的肉食放在了他的床边,然后安慰道:“好啦好啦,知道你是在关心大哥,大哥答应你,伤好之前就不出去了,这样总行了吧!”

        唐罗依旧面无表情,默不作声,但心中的急切已经溢出天际。

        若是天哥儿再不走,他的口水,就快续不住了!

        可按照这个话痨的秉性,哪次进房不得絮叨好久,这个脸丢定了,唐罗生无可恋的想着。

        也不知是上天听见了唐罗的祷告,还是命运之神使了个眼色,天哥儿将食物放下后,就转身离去。

        唐罗眼中一喜,目光不自觉的往床边那盆不知名的肉丁上望去,想要搞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闻起来有海鲜的气味,确是一颗一颗的肉丁,也没有加工过的痕迹,什么鱼类长这副模样?

        “咳...我可不是受到美食的诱惑,只是苞米吃完了,不得已才吃这个奇形怪状的东西的,才不是因为其他!”

        咕咚一声将口水吞下,唐罗迫不及待的伸出云手,抓起盛水的木瓢便往盆里凑,将金色小肉山的峰棱整个兜住,张着嘴就往嘴里倒。

        完全沉浸在美食中的唐罗根本没有注意到,天哥儿竟然去而复返,正提着一袋苞米站在门口。

        “唔..扑.哈哈哈哈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这突然出声让云手都是一抖,木勺中的肉丁扑簌簌的砸在唐罗的脸上,满脸油渍的龙西天骄此刻,只想一死了之!

        ……

        龙州历1785年

        8月初一

        唐罗已经整整十天没有和天哥儿说话了。

        十天前的意外,让龙西天骄觉得自己在天哥儿面前,已经没有了牌面。

        但天哥儿却像玩上了瘾,借着养伤的当口,每天都下厨。

        也不知道这货究竟是从哪儿学来的邪术,不管他烧得是啥,虚空之胃从闻到气味开始,便不断发出贪食信号。

        如果是饱腹状态,或是神魂尚存的时候,唐罗当然能够轻易抵抗这种饥饿判定,但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修复经络上,只要一闻到食物的气味,当时就缴械投降了。

        虽然天哥儿之后再也没有去而复返,只是放下食物就走,但唐罗总感觉对方第二天来收碗的时候嘲笑自己!

        每一天,唐罗都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顿,吃完以后便不能再吃了,不能让天哥儿小瞧自己,要让他明白自己是个拥有坚韧不拔意志的武者。

        而到了第二天,除了重复一遍誓言自我鞭挞外,并没有一点儿进展。

        就在唐罗以为自己将沉沦于天哥儿的美食地狱时,情况终于发生了改变,天哥儿的伤,好了!

        伤好的第一天,天哥儿便又恢复了工作,每日清晨离家,然后很晚回来,有时甚至一走就一天。

        而唐罗的经络修复,也在稳步进行中,就跟衍善判断的那样,想要完全恢复功体,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好在星辰阁运转稳定,新生灵力不断涌入,肉身一天天强健起来,大大增加了痊愈的速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唐罗与天哥儿在各自的领域努力着,天哥儿还是会在唐罗窗前絮絮叨叨说着一些碎片的故事。

        里头有如今朝昌是怎样崩坏,商人们全都朝钱看却没了良心;也有一些依旧凭良心做生意的小商家如今在朝昌生活的怎样艰难;还有很多朝昌人依旧以为现在做主的是城主云秀与云端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