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百零五章:活水荷塘

四百零五章:活水荷塘

        池水能淹没眼角的泪珠,却抹不去心中的悔恨,拥有独步天下的敛息术和易容术,这场项府的探秘理应万无一失。

        可就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让两人陷入这般危险的境地,如果这样的错处出在别人身上,叔父云泉一定会以任务为重,绝不会出手暴露身份。

        “当时不要闪避,一头撞向红眼邪龙就好了。”

        沉入水中懊恼至极的秀儿不禁这样想到,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她一定会扑向邪龙一死了之,好过现在成为拖累,反正她本身就对云氏没什么用处,或许当年母亲将她推入灵界通道就是个错误吧。

        池水隔绝了五感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顺从着那股击她入水的力量沉底,时间仿佛突然静止。

        模糊的眼中浮现是父亲、母亲的影像,二十几年过去了,那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面容,现在也只剩下模糊的轮廓,任凭秀儿如何睁眼,都无法看清两人的面容,只能看见双亲张开双臂,仿佛是要拥抱自己。

        秀儿真想就这样就这样扑到影像的怀中,可她不行,她这条命,是叔父云泉用命换回来的,今后,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软弱了。

        左手抱紧玉盒,右掌张开,五彩的仙云飍魄氲开化作掌蹼,轻轻一拨,秀儿便如利箭般沉入池低,掀起大片淤泥。

        数十云手探出,在池低摸索到了连接的排水口,启动机关,开启出口,强劲的螺旋吸力将她一下吸入水道中。

        话分两头,荷塘边上,将遗言交代完毕的云泉朝着红眼邪龙一往无前,自以为高贵的血勇,看在段龙城眼中只是一个笑话,连带的就连赤红色的邪龙目中,都是戏谑和讥讽。

        世人皆知,龙族凤属皆有天赋神通,且威能莫测。

        而段龙城之所以不循邪王宫的传统,采用拟灵法铸魂,便是因为那条黄龙残魂的神通实在太过诱人,名曰:震魂慑魄!

        与红眼邪龙对战,绝大部分兽魂、人魂的威能都会大幅度降低,往往一倍的神魂附效,能够保留三成便算优秀。

        这也是为什么红眼邪龙显得如此强横的主要原因,换做一般拟灵铸魂的武者,身魂协同只能当做必杀来用,生怕对战时伤到自己的宝贝身魂,哪能跟段龙城一般,当做主要的攻击手段。

        云泉的神魂自爆碰上别的情景,或许真是一种了不得的进攻手段,但对上段龙城的红眼邪龙,便是马到悬崖不收缰—自寻死路!

        裹着血色云气的神魂刚一露出,便被赤红色的龙眼慑住,震颤连连,云泉不敢置信的口吐鲜血,还想再操控神魂,却发现那条红眼邪龙的血盆大口已在眼前,而后便是天地突然变得漆黑。

        这红眼邪龙竟将云泉囫囵吞下,而吃了云泉的恶龙显然还没过瘾,身子一扭钻入荷塘,要将之前沉入池底装死至今的另一人捉住。

        只是邪龙刚一入池,岸边的段龙城脸色就是一变,朝项庵歌道:“这是塘活水!?”

        急促的语气中有惊讶也有责怪,毕竟一般家中庭院的荷塘,都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死水,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坑,然后填上水后,放些水草活鱼,归根结底还是个封闭的空间。

        而看项庵歌老神在在不甚着急的模样,段龙城自然不会往别处想,因为在他看来,最难办的云泉已经被他办了。

        区区一个小女子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儿吗,可邪龙沉入池底,却发现了一个抽水的旋涡出口,而女子已经不见人影。

        一直胜券在握的项庵歌听到段龙城的话,也不禁微微失色,扭头朝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厉喝道:“这池塘通向哪儿?”

        项府便是原来的云府,只是里头的人全被清缴了一边,换成了项氏的族人,这管家便是跟了项庵歌数十年的老佣,终于熬到了一府总管的职位,平日里在府中说一不二,可如今面对家主的喝问,却是双腿直颤。

        哆哆嗦嗦的跪下,老管家低着头,颤声道:“老..老奴不知。”

        将一府事物全都交给出身贫贱的老仆本是项府盛传的佳话,可这佳话的代价却让项庵歌忍不住眉头紧锁。

        身为一府总管,竟不知道池塘乃是活水,真是贻笑大方的厉害。

        只是外人面前,怒极的项庵歌也不好立即处置老仆,扭身便朝府中甲士下令道:“全军听令,准备入...”

        “不必了。”

        水字还没说完,便被段龙城打断道:“邪龙即出,便定会将那女子带回来,对方听了我们的密会,断无生离之理!”

        龙族本就是水性极佳的神兽,虽然化作魂体,但水性却并不会减弱,银色的龙鳞入水后一张一合仿佛在呼吸,徜徉在荷塘中的的邪龙无比兴奋,所以当它发现水道外通的时候,竟循着痕迹与气息追了出去,速度惊人。

        在水中与龙族竞速,这真是个极其悲伤的故事。

        而被涡流裹挟着的秀儿并不知道这点,只是以云幕护住身体,一言不发,任凭涡流将她卷入一条未知的水道。

        这黑暗又漫长的水道,是朝昌给排水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被无数人族先贤盛赞的奇观,除了是半个固化小灵界的大手笔外,剩下的就是这些水道了。

        涡流卷着女子从一条水道到另一条水道,看似随机的漂流却是遵循某种严格的规律,最终水道一吐,将秀儿汇在某条主水道中。

        抱着玉盒的秀儿将手在水道中一抓,固定住了自己的身形,因为接下来的路,她不能在随波逐流了。

        挥手一掌将头顶落下的污水排开,秀儿脚下生出一朵红色座云,拖着她往水道上方飞去。

        “快点儿,再快点儿!”

        不停加持的灵力让座云喷出的红霞在水道里印成长线,而让秀儿如此急迫的原因,便是因为给排水系统里,无法打开灵界通道,因为这给排水系统,本就是固化灵界的一部分,只有几个特点的水道口,能够接通另一半的灵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