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四百三十一章:异变

四百三十一章:异变

        爱好和平,繁荣通商曾经是云氏一脉的主旋律,可在经过那场惨祸之后,云氏中的鹰派彻底崛起。

        他们不再兴奋和平共存的那套,功利心极重,而得益于鹰派的雷厉风行,这二十几年来,原本只剩三瓜俩枣的云氏遗族,正以极快的速度崛起,如今,族力已然接近一个中等世家。

        而借助荒古血楼的力量,更是收集到了数十个宗派,包罗万象的迷传功法,外道神通。

        这让鹰派的云氏子弟极为振奋,觉得终是找到一条正确的路。

        可在这族里,还有不少如秀儿这样,抱着曾经信仰不放的人,这让云泉痛心疾首的同时,也怒其不争。

        带着怒气的云泉直接从灵界通道离开了,不多时被幻梦空间封闭的房门打开,文质彬彬的中年书生跃步而出,看见了缩在院角的秀儿姑娘。

        陈梦庐走上前去在秀儿姐身前站定,又从袖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琉璃珠递过去。

        秀儿姐恭敬的接过珠子一看,发现透明的琉璃珠中坐着个灵体小人,模样与陈梦庐十分相似,疑惑不解的抬头,便听见陈梦庐解释道:“今后若是遇上什么危难,捏碎琉璃,这灵体蕴有四灵真意,足以击退一般凶境武者。”

        见识过陈宗师强横的秀儿姐哪能不知道这是保命神物,心中也松了口气。

        或许这就是回报自己救了勾陈的别礼吧,这样也好,魔主跟着陈宗师离开了,叔父就不会肖想那么多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将琉璃珠收入袖中,秀儿姐长舒一口气,正要抬头向陈宗师道谢,对发现对方笑吟吟道:“我那故友,便拜托给姑娘了。”

        这突然的展开将感谢的话卡在了喉咙,而后便是面前之人身影变得模糊,不知所踪。

        “这算什么事儿!”

        幽幽叹了口气,秀儿扭身走进屋里,唐罗正乖巧的倚在床上,好像正等着自己进来。

        从袖中将琉璃珠掏出往床上一丢,秀儿姐气道:“你为什么不跟陈宗师走,赖在这儿干嘛,是要讹我吗!?”

        “???”接过琉璃珠的唐罗莫名其妙:“我干嘛要走?不是说好了你要教我当老板挣钱么,这是要反悔吗?”

        “是啊!反悔了,你太笨,教不会,赶紧走赶紧走!”

        “嘿!”将琉璃珠往床上一丢,唐罗撑着床板挺了挺身,不服气道:“我笨?文能安邦,武能定城,你说我笨?还要赶我走??我要走了,你怎么跟你叔父交代!?”

        “你说什么!?”突然被戳破心事的秀儿姐显得有些慌张,却还是强硬道:“赶你走就是嫌你笨,跟我叔父有什么关系。”

        “装什么啊!”唐罗撇撇嘴,将裹着厚厚纱布的左手举起,朝自己胸膛杵了杵道:“我诶,魔主勾陈诶,就云氏现在的情况,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攀关系,还要撵我走?我不信!就算你不懂事,你叔父还能不懂么?我就不信他临走前没有嘱咐你,说不定他还要你对我施展魅惑,以身相许什么的呢!”

        “呸,臭不要脸!”啐了唐罗一口的秀儿姐压住了羞意,虎着脸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干嘛不跟陈宗师走,等着被利用吗!?”

        “这不救命之恩还没还清么。”唐罗摆摆手,淡淡道:“再者说,你那魅惑术对我无效,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真的无效吗?”秀儿姐冷哼一声:“怕是受了术而不自知吧,不然堂堂勾陈魔主,哪会死皮赖脸的呆这儿不肯走!”

        “你这激将法痕迹也太重了。”唐罗不以为意,伸出被筒成柱子的左手挥了挥:“我饿了,要吃饭!”

        “你...哼!”

        气哼哼的秀儿姐转身出屋,将门带上的同时,床上带着痞笑的唐罗却变得面无表情。

        通道之战,他将修罗神心塞入虚空主胃里,这件事会给他带来多少影响,犹未可知,所以他务必尽快的测试。

        因为虚空主胃与其他复胃不同,这个胃是专门用来消化食物的,也是脾土神藏万物可化的具现。

        可神通亦有极限,就好像修罗神心他就消化不了,非但消化不了,神心还在虚空主胃住下了,并散出无尽煞气,填满了主胃的空间。

        自那日秀儿姐离开后,唐罗便滴水未进,所以他也不知道眼下这情况究竟对他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所以他迫切的需要一些食物进行验证。

        虽然秀儿姐哼哼唧唧的要赶唐罗走,但这也是不想他被叔父云泉利用,想到对方数日滴水未进,心一下就软了,扭头便做了顿鲜粥小菜端进屋里。

        而唐罗也没有客气,本着实验的精神,呼噜呼噜就把一桌子饭菜吞入腹中,然后便进入内视,观察虚空主胃入住修罗神心之后对自身的影响。

        片刻后便一脸黑线的退出内视,正对上秀儿姐担忧的双眼,只是眼神刚一对上,秀儿姐立刻变得平静,还将眼神移开,装作只是不经意对上。

        要是平时唐罗怎么也得戳他两句,可刚刚看了虚空主胃变化的他,眼下哪有这个心情,只是重重叹了口气。

        “怎么了。”听到叹息,将目光移开的秀儿姐装作不经意的问道:“饭菜不合胃口么。”

        “味道不错,菜色寡淡了些。”

        “就为了这个叹气啊?那我再弄两个硬菜!”

        “不必了。”唐罗叫住了起身的秀儿姐,颓然道:“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用吃饭了。”

        “怎么了?”

        “早前不是把修罗神心塞到虚空之胃里头了么,眼下煞气充盈胃部空间,食物刚一进入便被腐蚀成酸气,吃了也白吃。”

        “这可怎么办?”秀儿姐不由得担心道:“若是不进食,那你的身体?”

        “我会尽快想办法将修罗神心取出,应该还能撑得住。”唐罗认真道:“只是眼下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我答应了陈宗师要帮他选些弟子,麻烦你去趟牙行,看看朝昌有多少稚子贩售,询询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