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五百四十二章:魔道

五百四十二章:魔道

        魔皮佛骨的固翰心志如铁,换做哪怕王境强者说这尸禅双修的法门无法证道,他都只会不屑地笑笑,然后自行我道。



        可衍善淡淡一句,却让固翰脸色青黑,因为他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



        天才的世界只有天才能够理解,前途光明的禅宗佛子为何转修魔道叛逃出宗,无非就是与衍善发现了一样的问题。



        只是固翰的想法更加激进,觉得是因为愿力这种属性太过单一排他,仅凭这一种力量的积累,无法完整质变的突破,唯有找到其他力量进行融合,方可寻到前路。



        为了找到能与禅宗愿力佛光融合的灵力,固翰阅遍了宗派的典籍赫然发现。



        能与愿力佛光融合的竟然是尸煞死气,但修行尸煞死气者,无一不是真正的邪门歪道,这让他有些犹豫。



        所以玩弄炼尸,颠倒人伦的修者,为天下人不喜,因为死者为大的思想,是一切礼法的根源,如果连逝者都不尊重,礼教也就成了一句空话。即便是强悍如天南王氏,在炼尸时都得慎之又慎,生怕引来非议。



        毕竟对抗妖族时炼尸还有个人族大义压着,如今人族制霸武道大昌,再炼尸便只是为了满足强横自身的玉望,所以如今王氏的阴阳师,绝大部分都是御使鬼物的,即便是祭练尸煞,也得是十恶不赦之徒或是做得极为隐秘。



        圣地都是如此,何况其他势力,所以固翰发现的这条路,并非坦途。



        为此,他在佛前坐了整整三年,那一千余个日夜,都在思考同个问题。



        究竟是要屈服于世人的眼光,还是要为禅修找到一条真正的出路。



        结果不言而喻,世上少了位密宗的尊者,多了位魔佛双修的顶级刺客。



        外死内生,魔皮佛骨,固翰所观想出的墨莲罗汉,乃是威能超越禅宗菩提萨埵金身的神魂。



        这让固翰一直认为,自己选择的道路,是无比正确的。



        只等他找到灵质化肉身的法门,然后叩开王境的大门,他就是禅修大道的拯救者!



        而现在眼前之人竟说,他的方法是错的,这让固翰如何能忍。



        青黑色的死气涌出身体,化作一张鬼脸图腾遮住校场上空的天,阴影中的固翰犹如深渊中的恶鬼,朝着皮肤晶莹剔透如琉璃,俊朗如天神一般的衍善咆哮道:“一派胡言,尸煞死气乃是唯一增强愿力的法门,禅宗无法突破罗汉果位,便是因为愿力修持有极限,而有了死气增持融合,便能突破原有的桎梏,直证涅槃!”



        “这条路行不通!”



        在讨论禅宗前路的问题上,衍善没有一点儿情面可讲,直接当面戳破固翰的美梦。



        “可我已经做到了!”



        被否定的固翰显得很激动:“魔佛同修而观想出的墨莲罗汉,是胜过禅宗菩提萨埵金身的神魂观想,难道还不能说明这条道路的正确吗!?”



        衍善没有说话,也没有被凶境巅峰滔天的灵压气势震慑,只是淡淡地望着固翰,眼中有惋惜,亦有同情。



        这眼神让尸和尚几欲癫狂,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他将自己的神魂投射在了场中!



        “看看吧!”



        张开双臂的固翰癫狂大叫:“墨莲罗汉,难道不比佛国那些菩提萨埵金身更加贴近菩萨果位吗!”



        滔天死气凝成一朵墨莲,莲生三十六瓣,瓣瓣漆黑,那流转不停的死气里,隐隐能够看到无数张脸。



        贪、嗔、痴、慢、疑、邪见。



        凡人为六毒所苦,执念越深怨气越重,为了凝聚这三十六瓣墨莲,固翰走遍西贺,寻找应怨之人三十有六。



        这三十六人无一不是六毒极致,有坐拥万倾良田却不知足,就连双亲口粮都要克扣的重贪;有沉迷画作,不惜卖儿卖女典妻为妓也要购买假画的痴儿。



        佛国的极乐有多美,莲瓣的形成便有多苦,最终这三十六瓣墨莲能化用世间万方怨毒之气。



        而端坐墨莲之上的,却是一尊金光闪闪的罗汉,容貌与固翰九分相似,法眼微敛,俯视苍生,说不尽的慈祥庄重。



        这是最顶级的禅宗弟子才能观想出的佛象,这说明固翰这座罗汉,确实有位列十八永驻阿罗汉的资格。



        这也是他觉得自己这条路走对了的最大底气。



        而衍善只是抬头看了墨莲罗汉一眼,淡淡道:“这不是菩萨,更不是佛陀,只是一尊杀性极重,踏着众生悲苦的鬼罗汉罢了。”



        “鬼罗汉!?”



        听到评价的固翰大怒:“敢问衍善大师,整个佛国,可有任何一尊罗汉,愿力精纯过老衲这尊?”



        “恶鬼混入僧宝,穿着袈裟,持用禅法却曲解经典教义,破坏三皈戒律,修为越精深,危害便也越大。”



        衍善看着面貌慈祥的罗汉,叹息道:“佛陀无常心,以众生心为心;魔亦无常心,同以众生心为心。可世人蒙昧,总以为那些森严戒律是束缚,顺应玉望的行动才是本真,心魔本就因贪欲而起。固翰大师,你入魔了!”



        “入魔!??”



        固翰觉得十分荒诞,嗤笑道:“和尚将体内丹田气海拆分,汇愿力于体内骨骼,这二百零六块骨头受精纯愿力浸染百年,根根化作佛骨,堪比舍利,万邪不侵,老衲如何能够入魔!?”



        “佛骨诸邪不侵,魔性却生发于心。”



        衍善摇摇头,向着固翰遥遥举起手指道:“佛骨只会麻痹大师的本心,杀欲越来越重却还以为这是自性使然,若还不醒悟,就只有弃佛从魔了!”



        “不可能!我...”



        固翰下意识地想要否认,却如卡壳般说不出一句话,衍善正对心房的食指仿佛枪尖,把他心底最隐晦的秘密戳破。



        尸和尚并非从一开始就嗜杀的,起码在初修尸煞死气功法的时候,他还能以精纯佛法斧正自己的杀意。



        可随着资源的争夺与破了杀戒之后,他便越来越不将人命当回事了,起初他以为,这是自性使然,而眼下被衍善说破,他却惊然醒悟,自己很有可能,是堕入魔道了。



        但他怎么可能承认,一旦接受了衍善的说法,便意味着否认魔佛修成的可能性,那么他放弃禅宗证道的意义,不就被彻底推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