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五百四十七章:毒修凶猛

五百四十七章:毒修凶猛

        “不过是恰逢其会又力所能及罢了。”

        勾陈摆摆手道:“这次来找大师本是有要事相商,但就眼下的情况来看,或是得等找出瘟疫源头之后了。”

        “多谢勾陈先生体谅。”

        衍善微笑颔首,低念“功德无量”。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一看唐罗如此和气的固翰大喜过望,朝着墙上的几名杀手道:“这瘟疫毒瘴之学,其实和尚并不甚了,还是让小玲说说,该从哪儿着手查探吧!”

        被称作小玲的,便是那面露春情罗裳半透的熟妇,只见她捂着小嘴轻笑两声后,款款说道:“这瘟疫毒瘴,多是生发于死地乱区,比如大临商盟与项家东营的战场,下城区几个还在暴乱的城区。这些地方战斗激烈,又无人清理战场,加上初春万物生发,一旦尸变就会形成尸气障雾。”

        “这些障雾一旦与蛇虫鼠蚁的疠疾相合,便会成为一种剧毒,可以被蝇虫食物,甚至通过呼吸相互传染。”

        “但是...”

        解释完瘟疫形成的熟妇痴痴望着场中衍善,迟疑道:“想要引发一场波及全城的瘟疫,以朝昌目前的条件,是远远达不到的。”

        “一是动乱刚起,即便街头横尸也都是新尸,难成顽固尸煞雾障;”

        “二是气候,若是恶月中或许会有疠疾,可初春寒气能抑制瘟疫扩散,最多形成疫气(流感);”

        “三是朝昌多世家豪商,囤积了大量的灵药宝草,即便真的出现瘟疫苗头,在扩散之初便会设法镇压,哪能使其波及全城?”

        虽然很想赞同容貌俊美如天人的和尚,但以专业用毒人士角度来看,就朝昌目前的条件,是很难形成什么波及全境的瘟疫的,因为朝昌实在太大了。

        若是把瘟疫比做墨水,将受疫者看做清水,那么一瓶墨汁能将一缸水染得青黑,可要是将容器换做一方水塘,墨汁的数量或许得要数缸。

        瘟疫也是同样的道理,只说毒性不说计量的,都是在耍流氓。

        能将全村毒杀的疫气投放到朝昌这样的城市中,波及至甚不过几个街区,然后就会被世家发现镇压,如何能够波及朝昌全境嘛...

        几位天级杀手听完毒妇的分析,都将目光投向固翰,而尸和尚也是有些踌躇,又将目光转向衍善,毕竟毒妇已经是万中无一的用毒高手了,连她都这么判断的话,倒是比衍善轻飘飘一句将有大祸更有说服力。

        众人目光集中过来,可这要衍善如何解释,宿命通本就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应,通常能够照见的画面,都是未来会出现的结果,但这未来也并非不可改变的。

        或许瘟疫的源头便是校场,本来是因为固翰入魔所以不折手断,但遇见了自己后就切断了这条因果线呢。

        拥有神通的衍善并不笃信神通,听到毒妇说法,也已经开始怀疑会不会这个未来已经被改变了。

        但一旁的唐罗却不这么认为!

        并不是衍善和尚对他有过救命之恩所以无脑站边摇旗呐喊,而是他突然想起了项兰说过的项家后手,顺着毒妇的说法福灵心至,脱口而出道:“也就是说,这场瘟疫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突然出现的沙哑嗓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魔主直视毒妇问道:“如果让你现在准备一场瘟疫,能做到什么程度?”

        “开..开什么玩笑。”

        勾陈的直视给了毒妇莫大的压力,她下意识地寻找固翰的位置,看到尸护法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才稳住了心神。

        却还是不敢看魔主冰冷的双眸,而是低着头道:“用毒其实跟灵技是一样的,只不过借助的媒介不同。要准备一场覆盖如朝昌全境这样大面积的瘟疫,即便是王境级别的用毒高手也不能说来就来。”

        用毒也是要讲基本法的,所以毒妇的说法唐罗毫不意外,但还是追问道:“那么在有提前准备的情况下,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让我想想。”

        事关毒术的专业,毒妇收起了脸上轻浮的笑,黛眉紧皱陷入深深的思考。

        良久之后抬起头来说道:“要想覆盖朝昌这样大的范围,须得准备数种疫法结合。事先得准备五十万人份的毒草磨成细粉,然后分成数十份,并在每个城区准备一个特制的熔炉中闷烧,如果能够做到同时开火,那么便可同时感受数十个城区的百姓,但这只是佯攻。”

        “真正的杀手是鼠疫与犬疫,如果能事先饲养十万万只毒鼠和数千万只毒犬,配合毒雾一起放出,那么便能形成一场波及全城的大乱。”

        看着几名杀手同僚在听到毒鼠和毒犬的不屑模样,毒妇红着脸高声道:“你们可别小看这些毒鼠和毒犬,或许对你们来说这些东西不止一晒,但是它们却能将一个城市瞬间覆灭!鼠疫针对动物蝇虫,只要蝇虫叮咬它一口,再去叮人和动物,那么这些被叮咬的动物就全都会感染上鼠疫。”

        “感染上鼠疫的人只要与他人接触,便会迅速传染,只要一两个时辰,便能让人寒战发热,头疼抽搐,鼻窍出血而死!”

        “而且也别以为只要杀了毒鼠便好,死掉的毒鼠还会发出疫气,可以通过气息传播,若是没有得到及时救治,三五天的功夫就能置人于死地,成为另一个疫气原体。”

        “而且像毒鼠这样的生物,能够钻入常人无法进入的缝隙墙洞,水井地渠。传说朝昌地下有条遍通全城的给排水系统,如果这些毒鼠进入了地底,只消半日功夫,便能染污水源。”

        “人是不可以不喝水的,如此一来,只要十天,朝昌便会成为一座...”

        毒妇脸上带着某种兴奋的潮红,朝着众人一字一顿道:“只有瘟疫和尸体的,死城!”

        “荒谬。”

        随着毒妇的讲述,残阳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直立起来了:“区区鼠患,哪有这般吓人,若真有这般凶狠,毒修早就制霸天下了。你说的也就是寻常百姓,武者哪有这般脆弱,莫说是凶境强者,便是灵意合一修为的,也不会被你这疫气击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