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五百六十一章:硬气的莫离

五百六十一章:硬气的莫离

        唐罗心中慌乱,应对却是没停,脸上摆出震怒,右臂弦满拳出如龙,大威天龙虚影裹着无尽愤怒的咆哮,直冲天穹。

        面对体术宗师的全力一击王裳不敢怠慢,引落一道星神柱来震碎拳锋,洒下漫天星光碎雨,点亮夜空。

        青衫白发的雨霖斋宗师长眉一挑,觉得如今的年轻人火气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将老前辈放在眼里的意思。

        愠怒中立起两道湛蓝色华幕将唐罗与王裳同时罩住,寒声道:朝昌武禁,两位若是想要动手,往南去到外海打生打死因为无妨。但在朝昌境内若是再动手,便休怪老夫言之不预了!

        代表雨霖斋做出最后的警告,莫离将两道幽冥水阵撤去,然后扭头朝王裳道:唐罗乃是徐氏亲族,你曾是王氏圣子,该知道徐王两氏素来交好,哪怕看在天凤剑圣的面上,王天使也不该咄咄逼人,出言相辱。

        老宗师未免偏帮得太厉害了,父亲只是让他宽衣,还没等说清缘由唐罗便悍然动手,这不是心中有鬼是什么!?

        王破听着莫离的调停,不满道。

        你们两父子是把老子当成青楼妓子了么,让你娘在大庭广众下宽衣可好!?

        唐罗横眉冷对,直戳王破,辱及生母的王家道子眼睛当场就红了,神魂汹涌,灵力,将莫离的警告忘得一干二净,当场便要祭出阴阳阵图与星神柱诛杀唐罗。

        但阴阳阵图还未出手便被寒气冻结,就连太阴星降下的神光都被一面冰镜弹开,幽冥大阵再现,直接将动手的王破禁锢起来。

        仅是一瞬,天南道子便被拿下,除了自爆神魂再无反手之力,青衫白发的老宗师一出手,便将场中所有人都震慑住。

        就连王裳都忍不住侧目,扪心自问就连他这样了解王破武道的,都没有把握瞬间将其制服,这其中固然有突然出手的优势,但也说明了莫离宗师高绝的实力。

        而能看到灵力流动的唐罗自然感受更深些,也能明白刚刚的一幕还不是这位老宗师的极限,这感觉很像面对那位密宗胜尊的时候。

        同样是能够瞬间施展数种秘术强攻,极难对付,看来这莫离宗师,战力很不一般啊。

        老夫说过,朝昌武禁,但王公子好像未将这番话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便请王巡众人离开朝昌吧。

        困住王破的莫离直视王裳,冷冷地发下最后通牒,表示刚刚的话并没有开玩笑:王天使,请吧!

        在中州闯下赫赫威名横行无忌的王裳终是碰壁,在丢下一地尸体后,竟然还被别人下了逐客令。

        这种体验让王裳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初入王巡的时候,这让他有些怀念。

        莫离宗师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王裳嘴角轻扬,带着三分邪笑,明明是白如珠玉的牙床,却让人闻到血腥的味道:驱逐王巡离境,雨霖斋可能承受这后果么?

        这儿是龙洲,不是中洲。

        不知经历多少风雨的莫离自然不会被几句威胁吓住:督天王巡这些年来所行之事,已是大有逾越了。

        呵,人总是渴望自由的,却不明白只有管束内的自由才是真的自由。

        王裳笑笑:如武圣山这般关上门来自行我道的治法,只会滋生目空一切的狂妄之辈。

        是目空一切还是逼人太甚,人心自有公断。

        莫离不咸不淡的答道:天南王氏还是先管好自家之事再理其他吧。

        老家伙欺人太甚!

        被空在幽冥阵法中无法动弹的王破怒声道:十年之后,你我一战,今日所受,定当加倍奉还!还有唐罗,你辱我生母,他日定要割下你的舌头,雨霖斋,徐氏都护你不住!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王家道子觉得自己会败,主要还是吃了没有准备的亏,他还有很多手段没施展,很多底牌没用,只是被莫离抢到先手才会受制于人。

        若是拉开架势放对,他不认为自己会败,今日他们父子在朝昌受到的屈辱,他的怒只有天骄的骨和宗师的血能抚平!

        不如现在自爆神魂吧,看看能不能炸死我?

        唐罗朝着被困阵中还口出狂言的王破戏谑道:总是来日方长以后以后的,哪有这么多以后?

        幽冥阵中的王破眼睛又红了,老宗师莫离扭过头来微怒道:唐天骄请慎言,不然休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没有激得王破自爆的唐罗略有遗憾的撇撇嘴闭口不言,那头的王裳倒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看了眼莫离,又看了眼地上的唐罗,朝着幸存的几名林部精英淡淡道:带上同袍遗体,我们走!

        莫离放开禁止放王破自由,但红了眼的王氏道子刚出来就想找唐罗厮杀,却被几名王氏弟子抱住。

        横行中洲无往不利的督天王巡终是在雨霖斋身上吃了瘪,就跟斋主陆沉一样,雨霖斋上下刚得厉害,武圣山的面子不给,天南王氏与中州王巡的也是同样。

        荒原上的巡天神舟升起,王裳带着战损严重的林部离开了朝昌,向外海去了。

        舟上,依旧愤愤不平的王破不甘道:父亲,我们就这样走了?

        你待如何?

        我们死了这么多兄弟,难道就这么算了?

        王氏弟子的血,永远不会白流。

        王裳淡淡道:但何时出手能让敌人最痛,便是门重要的学问了。

        父亲的意思是?

        龙西联盟不过乌合之众,略施小计便能将其分崩离析。但雨霖斋的态度却让为父明白,为何大都督这些年要大力发展王巡自身的实力。

        站在巡天舟甲板上的王裳俯瞰龙州南境,感叹道:各行其道的自由,又难能比得上合力一处的统筹,等着吧,雨霖斋蹦跶不了多久。

        王巡要东征了?

        听出了王裳口中的波澜壮阔,王破兴奋问道。

        不是征服,而是重建秩序,让世家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什么叫做敬畏,什么叫礼数!